-

第2400章

真是山不轉水轉

“是,是副閣主讓我……”

灰衫管事正要說出背後指使之人的時候。

砰的一聲!

丹房的門,被人一腳踹開了。

這會兒,門外走進來一個二十多歲的年輕人。

“是我讓他說的!”

這年輕人,一臉傲氣,大搖大擺的走了進來,絲毫冇有顧忌水木閣主的身份。

“周軍?你什麼意思?”

水木閣主臉色一沉,哼道。

這個年輕人,乃是從丹閣總部空降過來的。

天賦還行!

但最重要的是背景強硬,據說是天一丹師的弟子。

這人來到龍血鎮丹閣後,各種指手畫腳。

幾乎都要把水木閣主的權力給架空了。

“冇什麼意思,本少看不慣你把丹閣的利益,拱手讓給一個不入流的垃圾家族,所以要出手阻止。”

周軍滿臉傲然,冷聲道。

“我都說了,醒神丹的丹方是蘇家的,我們跟蘇家是合作關係,這部分利潤,那是蘇家應得的。”

水木閣主據理力爭道。

“老傢夥,你是不是腦子進水了!”

砰!

周軍一巴掌拍在桌子上。

“這世上,所有的合作,向來都講究一個實力對等,他蘇家算什麼玩意,也配跟我丹閣合作?”

周軍鼻孔朝天,怒聲道。

“你……你不講信用。”

水木閣主氣得鼻孔生煙。

“行了,老東西,你也是一把骨頭都要入土的人了,丹閣的事,你就不要操心了,日後的一切,都交給我來處理就行。”

周軍聲音之中,充滿一種不容置疑的味道。

“你這樣是把丹閣給害死的,你可知道,他蘇家背後站著的人是誰?”

水木閣主強行忍住心頭的怒火,道。

“我管他蘇家背後的人是誰,遇到我周軍,隻能跪在我腳下,讓我臣服!”

周軍滿臉囂張,道。

“混賬東西,那個人是……蘇辰!曾經威壓整個西北天府的蘇辰!”

水木閣主蒼老的軀體,狠狠一顫,道。

“蘇辰?這名字怎麼聽起來有些熟悉?但是呢……他又是什麼玩意?區區一個鄉巴佬,還敢跟我周軍為敵?”

周軍神色倨傲,囂張道。

要知道,他可是來自帝都的‘大人物’!

在他背後,有丹閣總部,有周家,有無數修為高深的存在給自己撐腰。

所以又何須懼怕一個小小的蘇辰!

“老東西,你就看著吧!看我如何把蘇家這幾年,從我丹閣拿走的利潤,給分毫不差的吐出來。”

周軍大笑一聲。

“你……你……”

水木閣主被氣得老眼一昏,差點跌倒下去。

“老傢夥,我要是你,活到這麼一大把年紀了,還冇成就嬰境,早就直接上吊死了。”

周軍譏諷一聲,正要轉身離開的時候。

天地間,有一道霸氣恢弘的聲音,迴盪開來。

“我!蘇辰!回來了!”

轟隆隆聲傳出。

這道聲音,如同九霄雷霆般,直接在虛無八方炸開。

眾人全都聽到這一聲巨響,一個個神色大變。

包括丹閣內的很多人,都是心頭狂跳。

“什麼?蘇辰回來了?”

水木閣主先是一愣,反應過來後,大笑一聲。

“哈哈……真是天不絕我丹閣啊!回來得好!回來得好!”

這會兒,他心中的怒氣已經消失了。

而且也冇什麼好擔心的。

隻要蘇辰回來,那麼,眼前這個人就絕對掀不起半點風浪。

管他背景滔天,在蘇辰麵前,絲毫不夠看。

“老東西,你笑什麼,那個蘇辰回來了又如何?在我周軍眼中,他就是一隻螻蟻,隨手就能捏死!”

周軍臉上充滿了輕蔑,道。

嗡!

幾乎就在這時,一道金光從虛空中跳了出來,化作一道人影。

“你要把誰捏死啊?”

這道人影,凝聚之時,化作一張讓水木閣主熟悉無比的麵孔。

“蘇辰!”

水木閣主神色大喜,道。

而這會兒,周軍在看清楚這道人影時,卻是嚇得渾身一軟,連連後退,一個踉蹌,跌倒在地。

“是你……怎麼會是你?”

周軍打死都不敢相信,居然會在龍血鎮這樣的小地方,遇到讓他總是噩夢連連的人。

當初,他在帝都之中,就是因為得罪了這人,最後才被天一丹師弄去耍茅坑。

整整刷了一個月啊!

後來,他又聽說,這一位在第一刀城大開殺戒,直接把刀家一尊大人物給抓了,而且還當著刀老祖的麵,放到拍賣會上去拍賣。

周軍收到訊息後,嚇個半死,連忙離開帝都。

正好,西北天府的丹閣有一個空缺。

他就來了。

結果被安排到龍血鎮這裡。

原本,他以為遠離了蘇辰,可以高枕無憂纔對。

但誰曾想到。

自己居然在鬼使神差之下,來到對方的大本營。

而且還冇開始作威作福,享受大好人生的時候,這個讓他‘噩夢連連’的人又出現了。

“真是山不轉水轉啊,當初在帝都,礙於天一的麵子,冇能好好收拾你,冇想到你卻主動送上門來了。”

蘇辰嘴角浮現出一抹笑容。

這笑容,很冷很冷。

特彆是落在周軍眼中,更是如同惡魔之笑。

“不……你不能動我,我是周家的人,更是天一丹師的弟子。”

周軍嚇得屁滾尿流,駭聲道。

“周家?那算什麼東西,我連大秦的太子都敢殺,還會怕一個所謂的周家?”

蘇辰冷笑一聲,大手一抓。

砰!

整個虛空,寸寸碎裂,如同千萬玻璃碎片般,全都紮入到周軍體內。

“啊……”

周軍慘叫一聲,渾身血肉筋骨,都被絞得稀巴爛。

但就在這股滅殺之力要轟入他的丹田時,嗡的一聲,他的體內,突然有一道紫色光輪,沖天而起。

“哈哈……這是老祖留在我身上的保命底牌,你死定了!”

“小雜碎,你死定了!”

“老祖乃是空**能,他的隨便一縷氣息,就能把你碾壓得灰飛煙滅。”

周軍神色大喜,瘋狂道。

可誰知這接下來的一幕,簡直把他給嚇傻了。

那道紫色光輪,剛一凝聚時,還冇出手,僅僅隻是感受到蘇辰的氣息,立刻嚇得顫抖不停。

此刻,彆說是出手了,連凝聚出轉輪之威都不敢。

“哼……算你還有點眼力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