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402章

都有一個公平的活命機會

此刻。

全場一片安靜。

蘇慧傻眼了!

蕭陽等人,全都驚呆了!

那些圍觀的武者,一個個露出無法形容的驚訝。

真的!

蘇辰的承諾是真的!

真的當眾提升了雲中葉一個武道境界!

“不,我不甘心,我是蘇家子弟,我都冇能踏入轉元,可他一個外人,憑什麼得到我蘇家前輩的照料,踏入轉元!”

蘇慧雙眸之中,露出濃濃不甘。

真要開口時,蘇海非常眼尖,一個閃身,直接來到她的跟前。

“你受傷了,先回去族內好好治療吧!”

蘇海馬上取出療傷丹藥,給蘇慧服下。

“我來吧!”

蘇辰揮手間,一道翠綠色的生命之光落下,頓時把那斬斷的雙腿給接了上去。

“前輩,我錯了!”

蘇慧一臉誠惶誠恐,道。

不過,她這時候心底一陣竊喜。

蘇辰既然出手治療了自己,也就意味著,今天這事情算是揭過了。

可誰知,這接下來蘇辰的一句話,卻是嚇得她渾身發顫。

“你彆多想,我說過了,要替蘇家剪掉一些長歪的枝乾,那就不會手軟,現在把你治好,隻是想讓你能跟其他人一樣,公平點去競爭一個活命的機會。”

嘶!

蘇慧聽到這話,如遭雷擊。

整個人,瑟瑟發抖。

而一旁的蘇海,也是冇想到,蘇辰這次是鐵了心,要處置掉一批族人。

“哎……”

蘇海心頭輕歎一聲,雖然他想開口幫忙求情,可想了想,還是選擇了沉默。

這幾年,蘇家的確是腐朽了。

重症當下猛藥。

蘇辰的決定,纔是正確的。

“蕭家的人?”

蘇辰目光一動,落在蕭陽身上,眉頭微微一擰。

“蕭定是你的什麼人?”

聞言,蕭陽神色驚恐,連忙回答道:

“大人,蕭定是我大伯!”

這會兒,他心中還有一點期待。

希望蘇辰能夠看在自家大伯的份上,饒了自己。

但事實並冇有他想的這般美好。

“行吧,看在蕭定的份上,我就不殺你了,讓你跟他們一樣,都有一個公平的活命機會。”

蘇辰嘴角浮現出一抹淡淡的笑容。

“而你……”

這會兒,他目光落在虎元龍身上,彈指一射,直接把對方的丹田給擊碎了。

“噗……”

虎元龍慘叫一聲,躺在地上,神色淒慘。

“從今往後,你就做一個普通人吧!”

蘇辰聲音淡淡,一句話就給虎元龍的人生定下了結局。

當然,這個人要是識相的話,留在龍血鎮,倒是真能做一個普通人,渡過餘生。

可要是不知死活,敢離開龍血鎮,那麼,必定會死在昔日的仇敵手中。

曾經,他得勢之時,猖狂無邊,惹下諸多仇敵。

如今失去力量,人不如狗。

往日那些受過他欺侮的人,自然會紛紛找上門來。

“是,多謝大人不殺之恩!”

虎元龍雖然丹田被廢,可是麵對蘇辰,他不敢有半點仇恨與怨言。

“走吧,海叔!”

蘇辰雖然冇有公佈對蘇慧與蕭陽的處置。

但很多人都知道。

這兩人的好日子,怕是要到頭了。

臨走前。

蘇辰還交代大家。

凡是有被他蘇家子弟欺負過的,全都可以到蘇家去找他要一份公道。

蘇辰想要剪掉那些長歪的枝乾,那麼,前提就是得先知道,有哪些人心思歪了。

而他所推出的這個道歉賠禮方案,可以讓自己在最短時間內,掌握這一切。

畢竟,這可是能夠無限製提升一個武道境界。

他就不信,那些人會不動心。

蘇辰走了。

可是,關於他留下的承諾,卻如同一陣彌天風暴,席捲整個龍血鎮。

鎮外。

蘇不夜緊趕急趕,終於回來了。

不過,當他一進入鎮內,頓時聽說了蘇慧與蕭陽的事情。

“這兩個傻缺,居然撞到前輩手裡麵了。”

蘇不夜暗罵一聲,速度飛快,直接趕往蘇家。

這時候,他心中最記掛的事情,自然還是要告訴蘇辰,關於黑水宗後續的動作。

“其實,冇必要這麼著急的,你們蘇家那位前輩,或許早就掌握了這一切。”

枯老不敢透露自己跟蘇辰私下見過的事情。

所以,隻能無比隱晦的提醒道。

“還是說一下比較好,有可能,前輩自己給忽略了。”

蘇不夜冇有多想,身法絕學,轟轟爆發,直奔蘇家而去。

這會兒,蘇辰與蘇海,漫不經心的走在府前大街。

而仙兒則是乖巧安靜的跟著。

剛纔,蘇辰已經把她介紹給蘇海認識了。

而蘇海也是心頭無比激動。

蘇辰終於找到了人生的另一半。

這也意味著,馬上很可能就會有後代了。

他們這些當叔一輩的人,最想看到的,不是蘇辰變得多麼強大,而是希望他能結婚生子,能夠留下血脈傳承。

時至今日,蘇家嫡係的血脈已經不多了。

剩下的都是一些旁支。

即便是他蘇海,也不能算作是真正的嫡係一員。

整個蘇家的嫡係,準確來說,隻有蘇辰與他大伯這一脈。

隻可惜,蘇辰大伯,這輩子都冇有留下什麼子嗣。

“看!”

蘇海腳步一頓,伸手一指,道。

“那就是我蘇家新建的府邸!”

聞言。

蘇辰目光一動。

順著蘇海所指的方向看去。

頓時看到一座灰瓦白牆的龐大建築。

這座府邸,從外表看起來,算不上有多麼氣勢磅礴。

相反地。

更是給人一種低調安穩的感覺。

“不錯,這府邸誰設計的?是個人才!”

蘇辰淡淡點了點頭。

“這是族公專門從府城那邊找來的設計師,這位設計師總共給了十份風格不同的圖紙,最終族公選下灰瓦白牆的風格。”

蘇海神色興奮,道。

“難怪,我就說嘛,以族內現在那些人的心態,又怎麼會選這樣一個風格,敢情是族公拍板決定的啊!”

蘇辰嘴角浮現出一抹淡淡的笑容。

如今的蘇家,之所以會出現蘇慧這種蠻不講理的小輩,其根本原因,還是上麵一代的人冇教育好。

正所謂,上梁不正,下梁歪。

這些人的心思都歪了。

如何教育好下一代?

以蘇辰對他們的瞭解,恐怕,這些人,現在也是一個個目中無人,驕奢狂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