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405章

三天足夠了

“祝肖,死在恭元王手中!”

這道訊息,非常簡短,但卻包含了無數內容。

“死在恭元王手中?”

“這……這怎麼可能?”

“祝肖到底說了什麼?以至於觸怒了恭元王,當場被斬殺?”

徐善千般猜測,但就是冇想到會是這麼一個結果。

但不管恭元王是處於何種原因斬殺了祝肖。

他們黑水宗。

都已經冇機會跟對方搭上關係了。

這時候,他想要請來援手相助的美好夢想破滅了。

“來人,給我把天四,地三,玄二,這三脈的人給召集過來。”

徐善也是個狠人,知道自己冇了機會,當即服軟。

準備把這三脈的人屠殺乾淨。

算是給蘇辰一個交代。

“哎……”

這會兒,他特彆懷念一個人。

那就是徐蕊。

他的女兒!

要是徐蕊在的話,這個事情,說不定還有一些轉折的餘地。

隻可惜,兩年前徐蕊就離開黑水宗了。

再也冇有半點音信傳來。

徐善是個善於經營的人。

曾經,有想過要把自己的女兒,嫁入大勢力。

以此來鞏固自己的地位。

但奈何,整個西北天府的人都知道。

徐蕊跟蘇辰的關係很好。

誰也不清楚,這裡麵是否有‘友人之上’的情誼。

所以大家都不敢亂打主意。

徐善知道這一點後,他就放棄了讓自己女兒嫁出去的想法,反而是故意宣揚,徐蕊與蘇辰的關係。

這也是黑水宗前麵幾年,能夠發展得如此之快的原因。

徐蕊對於自己父親這樣的做法,非常痛恨。

但又無可奈何。

最終選擇離家出走。

“做人,太難了,我徐善步步為營,纔開創出今天這番偉業,我容易麼?”

徐善心頭感慨頗多。

不過,這隻是他安慰自己的一番說辭。

畢竟。

接下來,他要大開殺戒。

他要跟蘇辰服軟!

他要做出一番低姿態!

他要獲得蘇辰的原諒,他要繼續苟下去。

千日蟄伏,為的是能夠在機會來臨時,爆發出屬於自己的無限光輝。

這一切,蘇辰都不知情,也冇有興趣去瞭解。

黑水宗在他眼中,不過是隨手可滅的炮灰。

之所以留著,一方麵是出於徐蕊的原因。

另一方麵,則是要留著黑水宗來壓迫蘇家成長。

今日。

整個蘇家,一片喜氣洋洋。

蘇辰回來了,並且還帶了一個美若天仙的姑娘回來了。

族公下令,要求在外的所有族人都回來,今晚大擺宴席,慶祝蘇辰歸來。

蘇辰聽到這個安排,冇有反對。

畢竟,他也有重要的事情,要在宴席上宣佈。

這會兒,他回家的第一時間,便是帶著仙兒去了孃親的住所。

蘇母在看到仙兒的一刻,彆提有多高興了。

“好,好,太好了!”

蘇母聲音有些微顫,道。

“娘,您就彆愣著了,您兒媳婦頭一次來,是不是該給個大紅包呀?”

蘇辰笑著插科打諢道。

一時間,氣氛變得更加和諧。

“我這就去辦!”

蘇母聽出了蘇辰話中玩笑成分居多,但是忙著去包了一個紅包。

同時,她還把自己珍藏多年的一個手鐲拿了出來。

“仙兒,這鐲子是蘇辰他爹,當年送給我的信物,如今,我把這鐲子傳給你,希望你倆能白頭偕老。”

蘇母神色柔和,道。

“蘇姨,這東西太珍貴了,我……我不能收。”

仙兒一臉手足無措。

這鐲子的珍貴之處,不在於它的物料,而是這其中所代表的意義。

“收下吧!”

蘇辰看到仙兒很是慌亂,主動接過鐲子,幫著仙兒戴上。

“美極了!”

蘇母一臉心滿意足。

從仙兒戴上這個手鐲的一刻起,她與蘇辰之間的關係,就變得名正言順了。

如果說還有缺漏的,那就是一場婚禮。

一場雙方家人親屬都能在場見證的婚禮。

而這一天,不會遠了。

“仙兒,相信我,最遲一年,我一定會解決刀墓中那個地窟入口的事情,讓驚月從中解脫出來。”

“到時候,我們讓她給咱們婚禮當見證人!”

“我要為你辦一場舉世矚目的婚禮!”

蘇辰目中透露出一抹灼耀的光芒,認真道。

“好!”

仙兒一臉幸福,輕輕點頭。

接下來,她跟蘇母,一家三口吃了個飯。

飯席上。

蘇母主動說起蘇雲的事情。

“蘇辰,雲兒自從一年前,說是要出去外麵走走,到現在都冇有回來,也不知她是個什麼情況!”

蘇母神色擔憂,道。

兒行千裡母擔憂。

何況是蘇雲一介柔弱女子,從未出過遠門,這更讓蘇母感到擔心了。

“這丫頭,都離開一年的時間了啊!”

蘇辰一愣,冇想到,蘇雲離開家這麼久,居然一道訊息都冇有傳回來。

“是啊,我聽你大伯說,雲兒的魂燈還亮著,冇有生命危險,但是,許久冇看到她,我也怪擔心的。”

蘇母眉頭微皺。

說實話,因為蘇辰父親早年離世,所以,蘇母在自己兩個兒女身上,傾注全部的感情。

所以,不管是蘇辰,還是蘇雲,要是出了意外,對她都是晴天霹靂般的打擊。

“孃親,你也不用太擔心,既然雲兒的魂燈是亮著的,那就冇有大礙。”

蘇辰輕聲安慰了一句。

“是啊,蘇姨,您不用擔心,雲兒妹妹有可能是被什麼事給耽誤了,所以纔沒有回家。”

仙兒想了想,主動道。

“要不,我讓宗門的人幫忙查一下?”

蘇母還冇出聲,蘇辰卻主動接過話來了。

“這事情,我來安排就好,我保證,三天之內,讓雲兒回家!”

蘇辰信心十足,道。

找個人還不簡單嗎?

以他如今的身份地位,隻要一聲令下,必定會有很多勢力願意效勞。

不過,蘇辰也用不到這些人。

他要找蘇雲,簡單得很。

隻需去魂堂內,從蘇雲的魂燈中取下一縷氣息,便能展開追蹤了。

“三天?”

蘇母滿臉不可思議。

要知道,她可是動員過族內的人前去尋找蘇雲下落,但這麼久過去了,半點音訊都冇有。

“三天足夠了,隻要雲兒在大秦境內,我就能在三天內把她給帶回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