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406章

處理屍毒

“三天足夠了,隻要雲兒在大秦境內,我就能在三天內把她給帶回來。”

蘇辰打包票,道。

他清楚,之所以為什麼蘇家的人,都冇找到蘇雲下落,那隻有一個可能。

這小妮子,現在人不在西北天府。

整個大秦帝國,遼闊得很。

畢竟占據了蒼龍大陸九分之一的領土。

而西北天府,僅僅隻是大秦帝國最為毫不起眼的一府。

其疆域麵積,都冇有北陽天府的一半。

“蘇姨,您就放寬心吧,蘇辰說了,三天之內,要把雲兒妹妹帶回來,那就一定會做到的。”

仙兒也在一旁幫襯道。

“那就好……”

蘇母看到仙兒與蘇辰如此齊心,臉上笑容越發燦爛了。

這個兒媳婦,她雖然不知道性子如何,但是,能讓蘇辰如此在意,並且帶回家裡來,那肯定是冇得挑的。

飯後,蘇辰把仙兒留了下來,讓她陪著孃親解解悶。

而蘇母也正好可以借這個機會,瞭解一下仙兒。

蘇辰一人去了趟藏書閣。

果然,族公早就在那裡擺放棋盤,等著自己。

“來一盤?”

族公指了指身前一盤棋子,道。

“您老人家,什麼時候也喜興玩這個了?”

蘇辰看了一眼棋局,發現族公居然是一人執‘黑白二子’在下著。

“人老了,日子過得比較無趣,所以就隻能鑽研鑽研棋譜。”

族公的氣色,雖然比起前麵幾年要好得多。

但麵容,卻是顯得更加蒼老了。

“既然您喜歡下棋,那我找個時間,把這天底下的棋道名師都給請過來,讓他們陪您過招。”

蘇辰笑著坐了下來。

“算了吧,天底下的棋道名師,就我這三腳貓功夫,去自取其辱啊!”

族公連連擺手道。

“冇事,他們不敢贏你。”

蘇辰輕描淡寫道。

“額……那樣多冇意思啊!”

族公愣了一下,反應過來後,苦笑一聲。

說實話,儘管才幾年冇見,但他能清晰感覺到,如今的蘇辰,已經與自己不是一個世界的人。

這二者間的層次差距,太大太大了。

“你跟我說一句實話,如今的你,達到什麼境界了?”

族公沉默一下,問道。

“距離大帝,還有一段差距吧,不過,尋常帝境,不敢在我麵前放肆。”

蘇辰的話,很是雲淡風輕。

但落在族公腦海中,卻如同風雷滾滾,讓他心頭狂跳。

大帝?

那是一個什麼樣的境界,他不懂!

但他知道,大帝是這人間的頂端,是能夠活上數千年,甚至上萬年不朽,俯視人間滄海化桑田的存在。

無論如何,他都冇有想到,蘇辰居然會在短短幾年的時間裡,便成長到這一個地步。

族公心中隱隱有一種感覺。

或許,蘇辰這一次回來之後,下次若想再相見,便是遙遙無期了。

“想啥呢?武道世界,修為雖然是唯一,但這世上,總有一些人,除了修為,更願意去追求一些其它的東西。”

蘇辰的話,雖然說得雲裡霧裡,但族公隱隱明白了。

或許,在蘇辰心中,比起追求永不止境的武道。

他更願意陪伴在親人身邊。

更願意度過一段平靜溫和的歲月。

“聽說你這次帶了個姑娘回來?”

族公很快就換了個話題。

“是啊,我找到了願意陪我一生的人。”

蘇辰目中充滿了柔和的光芒。

“挺好的。”

族公的神色,有些莫名,似乎想起了什麼,輕輕歎一口氣。

“歎啥氣呢,在想那位‘古疆族’聖女嗎?與其想,不如行動起來啊!”

蘇辰鼓舞道。

“她死了!”

族公這話,雖然說得輕飄飄的,但實際上,隻有他自己知道,那女子的死,對自己打擊到底有多大。

“不好意思!”

蘇辰臉上露出濃濃的歉意。

“一年前,我去過古疆族,見到的不是她的人,而是一座冷冰冰的墳墓。”

族公神色之中,流露出無法掩飾的悲傷。

情之一字,玄之又玄。

誰都無法表達清楚。

千萬個人,心中有千萬般情。

“珍惜眼前人吧!”

族公起身,背影很是蒼老,搖搖晃晃的走入房間了。

他不想讓蘇辰看到自己失態的一麵。

“對,珍惜眼前人!”

蘇辰輕輕點了點頭,目光堅定,起身後,去了大伯所在的莊園。

這會兒,大伯正在園子中,與一箇中年人切磋。

“咦……”

蘇辰遠遠看到這箇中年人,臉上浮現出一抹濃濃的驚訝。

此人,正是當初求自己幫忙煉丹的古陽刀王。

“好像,我答應人家的事,還冇給辦好!”

蘇辰突然想起了什麼,心神一動,沉入荒古空間。

很快就找到一具寒陽冰棺。

這會兒,他伸手輕輕一推。

哢!

寒陽冰棺,暖暖打開,露出其內一張蒼白且虛弱的麵孔。

這是一個小女孩。

大概也就十四五歲的樣子,擁有著漆黑的密發。

淡淡的柳葉眉,嬌小的外形,優雅的姿態,讓人看了不由得生出幾分憐愛。

這分明是一朵美麗的茉莉花,潔白無暇,清新淡雅,芬芳撲鼻。

可是,如今這朵初開的茉莉花,卻被屍毒給汙濁了。

那兩道柳葉眉之間。

隱隱地。

有黑氣凝聚。

如同一個漩渦般,正在不停擴大,吞噬這女孩體內的生機。

不過,好在這女孩的眉心之中,有一輪龐大浩瀚的元陽守護,正在一點點的化去小女孩體內的屍毒。

這輪元陽,正是蘇辰留在對方體內的龍象之力。

當初,古陽刀王把自己的小女兒交給蘇辰,便是希望他能把這女娃救回來。

不過那時候自己實力太弱,隻能勉強鎮壓住對方體內的這道屍毒,後麵他又一直在忙著秘境內的事情,也給遺忘了。

直到今天,再次看到古陽刀王,纔想起這麼一檔子事。

“幸好,冇有出現大的問題。”

蘇辰輕喃一聲,揮手間,一道無比純粹的淨化之光,進入小女孩體內。

砰!

刹那間,一道道無比恐怖的屍毒,席捲而來。

爆發出寂滅生機,隕落萬物的力量。

“區區一點屍毒,也敢在我蘇辰麵前逞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