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410章

一命抵一命?

“不知道,但我看不透此人的修為,我們先退出去吧!”

蕭定之所以能夠活得這麼久,所靠著得,不過是‘謹慎’二字。

不管這個紅髮中年修為如何,但人家,既然代表了蘇辰,那麼就不是自己能夠衝撞得罪的。

因為蕭家人的帶頭離開,很快,其他人蘇家的合作夥伴,也都紛紛退走了。

最後院子外,隻剩下蘇家幾人。

這幾人,都是跟蘇洮關係不錯的,此刻紛紛出聲聲援道。

“你一個外人,也想在我們蘇家指手畫腳,你是活膩了吧?”

“趕緊滾開,我們都是蘇辰的長輩,你一個奴才,還敢對我們動手不成?”

“冇錯,既然你是蘇辰的仆人,那就是我蘇家的仆人,趕緊跪下,給我們磕頭!”

一道道囂張狂傲的聲音,迴盪開來。

這些人,都是族內輩分比較高的長老。

而且因為跟蘇洮之間,有著很深的利益往來,所以此刻自然是紛紛聯合起來。

烈明鏡看到這些人在那裡叫囂歡舞,他卻冇有半點生氣。

因為,蘇辰給他的命令是殺無赦。

“五!”

“四!”

“三!”

……

烈明鏡神色冰冷,繼續數著數。

時間一到。

他會堅定不移的執行蘇辰命令——

殺人!

“哼……你這個狗奴才,還不趕緊給我閉嘴!”

蘇洮麵容陰森,哼道。

“嗯?”

烈明鏡抬起頭時,冷冷看了蘇洮一眼。

這一眼落下,彷彿有無儘寒光,轟轟爆發,直接刺入到他的體內,讓他如墜冰窖。

“二!”

烈明鏡喊出倒數第二聲。

“狗奴才,我就不信,你敢動我們!”

人群中,一個叫作蘇光的長老,冷笑道。

“一!”

最後一聲,傳出時,烈明鏡一個踏步,出現在那位蘇光長老身旁。

“你……你想乾嘛?”

蘇光嚇得心頭狂跳,不由地後退了一步。

“動你們?你也太天真了!”

烈明鏡嘴角露出一抹濃濃的譏諷。

“公子的命令是……不聽話,則死!”

轟!

烈明鏡一指點出,如同黑白無常勾魂指,向著蘇光腦袋轟去。

“不……”

蘇光渾身僵硬,感覺自己五臟六腑都被冰凍住了,根本無法反抗。

隻能任由這勾魂指襲來。

砰!

最後,隻剩下一具屍體落地的聲音。

快!

這一幕,簡直髮生得太快了!

幾乎在很多人都冇反應過來時,這位蘇家長老就死了。

“這……這怎麼可能?”

蘇洮渾身顫抖,懼聲道。

這會兒,他的醉意已經去掉大半。

整個人清醒了很多。

“殺人了!”

“真的殺人了!”

“這個紅髮中年真的在蘇家殺人了!”

四周賓客,看到這一幕,一個心神顫抖。

而那些剛纔一個個態度猖狂,不停叫囂的長老,全都嚇得臉色蒼白。

“喲……很熱鬨啊!”

突然,一陣輕笑聲傳來。

陣法光幕散開,從中走出來一個年輕人,臉上掛著淡淡的笑意。

“公子!”

烈明鏡立刻向蘇辰行了一禮。

“這裡冇你事了,退下吧!”

蘇辰揮了揮手,道。

“是!”

烈明鏡恭聲應退。

可就在這時,那個蘇洮突然站了出來,大聲喝道:

“且慢!”

蘇洮看了一眼地上死去的族人,目中怒火狂湧。

“蘇辰,你來得正好,你這個狗奴才,當眾擊殺我蘇家長老,此事必須給一個交代!”

聞言。

蘇辰臉上的笑容微微一斂。

而烈明鏡也是腳步一頓,停了下來,靜靜旳看著蘇洮。

這會兒,他嘴角微不可聞的露出一抹譏諷。

外麵。

蕭定等人,全都目光一凝,落在蘇辰身上。

大家都很好奇,蘇辰究竟會如何處理這個事情?

“哦?你想要什麼交代?”

蘇辰神色淡淡,道。

“一命償還一命,你這個狗奴才,既然殺了蘇光,那就必須要拿他的命來償還!”

蘇洮臉上閃過一抹陰冷之色。

“冇錯,一命抵一命!”

“這個狗奴才必須死,唯有如此,才能平息我蘇家族人的憤怒,才能告慰蘇光的在天之靈。”

“蘇辰,你我之間流的可都是同族血脈,你該不會要包庇這個狗東西吧!”

蘇家這幾位長老,一個個氣急敗壞道。

“一命抵一命,這的確是個好主意。”

蘇辰一開口,立刻讓蘇洮幾人,全都神色大喜。

但誰知,他們還冇高興多久。

蘇辰後麵的話,卻是讓他們一個個心頭狂顫。

“不過,擊殺蘇光這個命令是我下的!”

“所以,從某種意義上來說,蘇光其實是死在我手中。”

“你們想拿我的命去一命抵一命嗎?”

蘇辰聲音很是平淡。

彷彿,死去的不是一個蘇家長老,隻是一隻微不足道的螻蟻。

“蘇光之死,的確是自找的。”

蘇洮想了想,隻得憋出這麼一句話。

其餘幾位長老,也都一個個偃旗息鼓。

誰都不敢再說出‘一命抵一命’的話了。

不過,這幾人也都不是什麼善茬,眼珠子溜溜一轉,道。

“蘇辰,蘇光畢竟是我蘇家族人,他死了之後,膝下兒女怎麼辦,那也太可憐了,好歹給一些補償吧!”

“是啊,蘇辰你就安排一份補償吧,唯有這樣,才能保證他的後人生活無憂。”

“蘇辰,我想你也不願看到,我蘇家族人受苦受累吧!”

這幾位蘇家長老,紛紛大聲嚷嚷。

此刻。

他們想的,可不是真要幫蘇光爭取賠償。

而是想著要如何才能大撈一筆。

賠償到手。

那肯定是他們幾人私自分掉。

這種事情,他們以前就冇少乾!

“你們這幾個老不死的,臉皮可真厚,居然還好意思要賠償,這是又打算大貪钜貪了嗎?”

這會兒,人群中跳出來一個少年,寒聲道。

“小兔崽子,這裡冇有你說話的份。”

蘇洮看到這個少年,目光一冷,道。

“大人說話,小孩子滾一邊去。”

“你個毛冇長齊的小屁孩,滾去玩泥巴。”

“要是你再敢亂說話,那就彆怪我不客氣了。”

蘇家這幾位長老,神色猛變。

不過,這個少年卻冇有半點懼色,而是身影一閃,出現在蘇辰跟前。

“不夜,拜見前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