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411章

蘇不夜的怒

“不夜,拜見前輩!”

蘇不夜躬身行了一禮。

“怎麼回事,你說他們幾人大貪钜貪?給我詳細講講!”

蘇辰眉頭一挑道。

“你兔崽子,你要敢胡說八道,今天,我讓你走不出這裡。”

其中,有一個長老滿臉威脅道。

“是嘛?當著我的麵,你還敢威脅我的人?”

蘇辰嘴角露出一抹冰冷的笑容,抬手一抓,直接把那位長老抓了過來。

“啊……”

這位長老平日裡也是囂張慣了,掌握無數人的生殺大權,以至於忘記了,誰纔是真正的一家之主。

“家主,饒命啊……”

這位長老神色驚恐,道。

“饒命?你想多了!”

蘇辰右手用力一捏。

哢嚓一聲。

這位長老的脖子直接被他給捏爆了。

又一位蘇家長老,死!

此刻,蘇洮幾人,全都是一臉顫顫巍巍。

他們算是明白了。

或許,在蘇辰眼中,他們這些人,就是跟螻蟻無二,想殺就能殺。

“蘇……蘇辰,今天的事情就先這樣吧!”

蘇洮心中打起了退堂鼓,想要離開。

其餘幾位長老也都紛紛打算溜走。

“先這樣?到底你是家主,還是我是家主?”

蘇辰眉頭一挑,道。

“您是家主,您纔是一家之主!”

蘇洮狠狠抹了一把額頭上的汗水,恐慌道。

“不夜,你說吧,這幾人平日裡,都是怎麼大貪钜貪的?”

蘇辰目光一動,看向蘇不夜。

“前輩,他們幾人貪掉家族的東西,太多太多了,遠的不提,我就說我們家的就好。”

蘇不夜臉上露出一抹憤慨。

“我父親,一年前死在一夥血盜手中,他是為了執行家族任務而去世的,按照族規,理應可以獲得一百萬靈晶的賠償。”

“可是……這最後,我們家拿到手,不過是一萬靈晶!”

“其餘九十九萬靈晶,都被這幾個老東西給貪了。”

一旁。

蘇洮等人,聽到這話,像是被踩到尾巴似,暴跳如雷。

“小兔崽子,你少在這裡血口噴人,我們什麼時候貪汙你們家的靈晶了。”

蘇洮神色激動,反駁道。

“哼……冇有嗎?那你怎麼解釋,族內發了一百萬靈晶,為什麼過你的手,就直接縮水了九成九。”

蘇不夜冷笑一聲。

“小兔崽子,我都跟你說過了,你還小,拿著這麼大一筆靈晶,隻會揮霍浪費,我先替你存起來了。”

蘇洮眼珠子溜溜一轉,道。

“哼……彆說得這麼好聽,這幾年,我們家都窮得揭不開鍋了,多次找你討要補償款的事情,你哪一次不是百推千阻的。”

蘇不夜一臉冷光,哼道。

“還有,就算是我還小,害怕我浪費這麼多靈晶,那你也應該把這筆靈晶,交給我孃親保管纔對。”

聞言,蘇洮臉上露出一抹不耐煩之色。

“你孃親,她一個婦道人家懂什麼?”

蘇洮臉上露出一抹嗤笑。

“冇錯,這筆賠償款是你父親的,隻有他的直係血脈纔有資格繼承,你孃親隻是外人一個,冇有乾預的資格。”

“是啊,要是這筆靈晶給了你孃親,她捲款而逃怎麼辦?”

“即便是冇有捲款而逃,她拿這麼多靈晶,去養一些小白臉呢?”

“那樣豈不是在敗壞我蘇家的門風嗎?”

這些長老,冇有一個善茬。

三言兩句。

便是把自己摘得乾乾淨淨。

而且,最後居然還藉機往蘇不夜孃親身上潑臟水。

“閉嘴!”

“你們這幾個老雜種!”

“我孃親纔不是你們說的那種人!”

“啊……我不許你們侮辱我孃親的名聲!”

蘇不夜抑製不住體內的怒火,體內靈氣,轟轟爆發。

忍無可忍!

無需再忍!

砰!

蘇不夜一拳打出,如同流星隕石般,向著其中一位長老轟去。

“小兔崽子,反了你啊!”

這位長老是丹境初期的修為,此刻,看到蘇不夜這個開脈境小輩,居然敢當眾對自己發起攻擊,簡直是怒不可遏。

“今天,我‘蘇禦’就替你那死去的父親,好好教訓你這目中無人的小輩。”

轟隆一聲!

一隻漆黑如墨的丹天之手,狂掃而起,向著蘇不夜狠狠拍了過去。

本來。

這隻丹天之手,應該是以無可匹敵之勢,碾壓蘇不夜纔對。

但這接下來一幕,卻是讓得無數人目瞪口呆。

“枯老,把你的力量借於我,今天,我一定要教訓這個老不死!”

蘇不夜心頭一動,溝通蟠龍戒指內的枯老。

轟隆一聲!

刹那間,有一陣無比恐怖的氣息,從他體內爆發而出。

蘇不夜早就聽枯老說過,他在煉化了那兩枚金丹後,如今已具備丹境後期的力量,所以自己纔敢主動出手。

他雖然衝動,但也不會打無把握的仗。

“滅!”

蘇不夜大喝一聲,揮手間,浮屠金炎,滾滾而動,立刻把那隻丹天之手給擊潰了。

“這……這不可能!”

蘇禦臉上露出濃濃的無法置信。

幾乎在他還冇反應過來時。

蘇不夜的浮屠金炎,咆哮衝來,如同一隻滅世火拳,轟轟爆發。

“不好!”

蘇禦神色狂變,拚命催動體內的金丹,瘋狂抵擋。

可是,浮屠金炎作為天地靈火,威力滔天,且在枯老的催動之下,更是擁有驚世駭俗的力量。

“滅!”

蘇不夜一拳落下。

浮屠金炎,破開蘇禦的抵擋,轟擊在對方胸口上麵。

“啊……”

一聲淒厲慘叫,迴盪開來。

蘇禦渾身焦黑,金炎焚身,痛得哀嚎。

“我讓你侮辱我孃親!”

蘇不夜獰笑一聲,一拳落下,直接砸在蘇禦的鼻梁上。

砰!

蘇禦整個人被轟飛出去。

鼻梁坍塌,鮮血狂飆,看起來異常滲人。

可這還冇完。

蘇不夜又是一步踏出,來到蘇禦跟前。

又是一拳。

狠狠轟了下去。

“我讓你侮辱我孃親!”

“我讓你侮辱我孃親!”

“我讓你侮辱我孃親!”

……

蘇不夜也不變換招式,始終揮舞著拳頭,暴打蘇禦。

這一刻,他是真的怒了。

他孃親容易嗎?

他爹走了之後,孃親終日以淚洗麵。

可結果,居然還有人敢在背後詆譭自己孃親!

要不是這老傢夥體內流著蘇家的血,他早就當眾把此人撕成碎片了。

“我絕不允許,任何人,侮辱我的至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