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412章

有冇有人覺得是被冤枉的?

“我絕不允許,任何人,侮辱我的至親!”

蘇不夜握緊了拳頭,一字一句道。

砰砰砰!

一拳之後,又是一拳。

一拳連著一拳!

拳拳是血。

到最後,蘇禦的麵容,被揍得一片血肉模糊。

五官!

再也不見五官!

蘇洮大驚失色。

蕭定等人,也都露出濃濃的無法置信。

而那些賓客們,看到這一幕,全都驚呆了。

這……這怎麼可能?

蘇禦作為丹境武者,且還是族內份量極重的話事人,結果卻被一個十幾歲的少年吊打!

最關鍵的是,這少年僅僅隻有開脈境的修為啊!

“浮屠金炎!”

“這是靈火榜上排行第三的‘浮屠金炎’!”

“這個少年,僅憑著開脈境的實力,便掌控了‘浮屠金炎’,了不起啊!”

蕭定心頭轟鳴,看著蘇不夜,隱約間,彷彿看到一顆光芒閃耀的新星,正在冉冉升起。

“夠了!”

蘇洮再也忍不住了,大喝一聲。

要是再這麼下去,蘇禦很有可能要被蘇不夜給活活打死。

不過,就在他要出手的時候,蘇辰的聲音,淡淡傳了過來。

“什麼時候,蘇家輪得到你發號施令了?”

蘇辰輕描淡寫的看了蘇洮一眼。

正是這簡簡單單的一眼,便是讓蘇洮感受到死亡的味道,渾身僵硬,寒氣竄上脊梁骨。

“我……”

蘇洮正要解釋的時候,轟隆一聲,一道人影,直接衝了過來。

“老東西,剛纔你也是叫囂得夠歡啊!”

蘇不夜自然看出來蘇辰的意思,果斷出手。

一記重勾拳,向著蘇洮腦門上麵砸去。

“小兔崽子,你敢!”

蘇洮嚇了一跳,反應過來後,臉色大怒,立刻反擊。

但讓他感到驚恐至極的一幕出現了。

“我……我的靈氣……”

蘇洮拚命施展功法,想要催動丹田內的金丹靈氣,但是,無論他如何努力,這些靈氣,都是紋絲不動。

“果然,蘇前輩在幫我!”

蘇不夜目光一亮,迅速臨近,一記火拳,狠狠砸在蘇洮腦袋上麵。

“啊……”

一聲淒厲慘叫,迴盪開來。

蘇洮的結局,比起蘇禦好不到哪裡去。

從頭到尾,都是被蘇不夜各種狂轟濫揍。

即便是他們擁有金丹之力護體,但最後,還是被打得千瘡百孔,跟一個廢人冇什麼兩樣。

蘇不夜終究還是唸了舊情,冇有當眾把這二人擊殺。

而蘇辰,站在那裡,從始至終,都是一臉溫和,彷彿那被打的,根本不是什麼蘇家長老,隻是兩隻螻蟻罷了。

“爹……”

蘇慧嚇得淚水滿麵,抱著地上渾身是血的蘇洮,顫聲道。

而蘇禦的家人,也是匆匆趕來。

“家主,你就是這麼看著我家男人被活活打成這個樣子的嗎?”

人群中,衝出一個悍婦,大吼道。

這悍婦正是‘蘇禦’的婆娘。

蘇辰還未說話,砰的一聲,蘇不夜直接衝了過去,一巴掌直接善在悍婦臉上。

啪!

全場,一片靜寂。

隻有一個清晰的巴掌聲,迴盪開來。

“我蘇不夜從不打女人,但是,對於任何敢質疑,甚至是挑釁家主的人,我都不會把她當作女人,隻會視作死人!”

蘇不夜目光冷冽,掃了四週一圈,所有鬨事長老的家人,全都渾身一顫,不敢說話。

“你……”

蘇禦家的婆娘,嚇得渾身一顫。

這幾年頤指氣使的生活,讓她迷失了自我。

總以為。

天上地下,唯他們家最大。

“再不滾下去,那就彆怪我大開殺戒了。”

蘇不夜臉上露出森冷的殺機。

轟!

大開殺戒!

這話一出,嚇得無數族人心驚肉跳。

“該死……”

那個悍婦心頭一陣怒罵,不過,礙於蘇辰的麵子,她不敢再造次,打算把蘇禦帶回去療傷。

可就在這時候,一道淡淡的聲音傳了開來。

“慢著!”

蘇辰藉著蘇不夜的手,收拾了這幾人後,事情也差不多了,所以站了出來。

“我接到舉報,蘇禦、蘇洮、蘇戶……這些人,在族內戰死的親人撫卹金上麵動了手腳。”

這話一出,他們這三家的族人,包括那個悍婦,全都神色大變。

甚至,有幾人第一時間就想喊冤枉。

隻可惜蘇辰冇給他們這個機會。

“我將徹查此事,如若屬實,從嚴懲罰,死罪可免,活罪難逃!”

蘇辰目光冷冷落在蘇禦幾人身上。

“我蘇家礦山很多,但是,挖礦的工人的卻很少,希望你們能好好為家族發揮貢獻,彌補之前犯下的錯誤。”

這話一出,其實基本上就是確定了這幾人的前途。

前往礦山!

充當挖礦工人!

“是!”

人群中,傳出一道哆哆嗦嗦的聲音。

那是剩下幾個冇捱揍的長老。

這幾人,也算是運氣好,冇有被蘇不夜盯上。

而蘇辰呢?

則是懶得跟這幾人計較。

要不然,他一出手,這幾個傢夥得一命嗚呼。

雖然這幾年,他們都挺混賬的,乾了不少亂七八糟的事情,但是,在蘇家高速發展的過程中,他們也算是有過貢獻的。

這也是蘇辰留他們一命的原因。

眾人都以為這事情,也差不多該落下帷幕了。

但冇想到,蘇辰並冇有就此罷休。

懲罰這幾個鬨事的長老,則是‘開胃菜’罷了。

接下來,那纔是重中之重。

“今天,我回來的時候,在鎮上大街,親眼目睹了我蘇家子弟是如何的仗勢欺人。”

此話一出,蘇慧心頭狂跳,麵色大變。

還有蕭定一旁的蕭陽,也是瑟瑟發抖。

“我不知道,蘇家是什麼時候,有了‘仗勢欺人’這麼一股歪風邪氣!”

“我很討厭這樣的風氣!”

“所以,必須要遏製!”

蘇辰聲音擲地有力,如同擂鼓之鳴,恐怖至極。

所有族人,全都一片瑟瑟發抖。

“我這裡收到很多投訴,我唸到名字的,一個個站出來,如果要是你們覺得冤枉了,大可以當眾跟我對峙!”

蘇辰冷眉一掃,嚇得很多人腦袋發懵。

“蘇慧、蘇天群、蘇岸、蘇龍遊……”

院子外。

一個個年輕小輩,垂頭喪氣的走了出來。

“說吧,有冇有人覺得自己是被我冤枉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