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413章

能活下來就一筆勾銷

“說吧,有冇有人覺得自己是被我冤枉的?”

蘇辰臉色越發威嚴,道。

眾人一片沉默。

場上。

也是靜得可怕。

大家都很好奇,蘇辰到底會如何處置這些人。

這可是蘇家第三代,也是未來蘇家的頂梁柱,總不可能全殺了吧?

“既然冇有冤枉的,那就接受家族的懲罰吧!”

蘇辰目光掃過這跟前的一個個小輩時,所有人腦袋埋得更低了。

即便是他們的年紀,與蘇辰相差不大,但也都不敢造次,一個個都對蘇辰畏懼如虎。

他們不傻!

蘇不夜之所以能在大庭廣眾之下,把蘇禦伯父、蘇洮伯父,兩大丹境打得重傷咳血。

這必定是眼前這位家主的手段。

蘇慧等人,一個個低著頭,像是正在等待審判的罪人。

“我現在說一下懲罰,所有犯錯的蘇家子弟,全部進入斷龍山脈進行生死闖蕩,為期十五天。”

這個懲罰一出,眾人都被嚇得丟了魂。

什麼?

進入斷龍山脈十五天?

蘇慧等人,一個個神色驚恐。

要知道,他們這些人,還都隻是開脈境啊!

而斷龍山脈這等險地,又豈是區區一個開脈境能夠去闖蕩的?

“嗚嗚……這根本不是去闖蕩,而是去送命啊!”

那位悍婦又是大聲嚷嚷起來了。

原因隻有一個,他們家的兩個兒子,也都在蘇辰這份處罰名單之中。

“娘,您彆說了,我去!”

這時候,其中一個看起來比較大的孩子,連忙拉住身旁的孃親,生怕等會再鬨出大的風波。

“嗯?”

蘇辰眉頭一挑,大有深意的看了這個孩子一眼,冇有說什麼。

“斷龍山脈,十五天的生死曆練,能夠活下來,那麼之前你們做過的混賬事情,一筆勾銷。”

“但要是活不下來!”

“那就隻能怪你們自己,平日貪圖享樂,冇有好好修煉。”

蘇辰臉色冷峻,冇有半點情麵可言。

蘇家!

不養廢物!

這些人,一個個養尊處優,享受生活,因此纔有了囂張跋扈的性子。

要想改掉這樣的性格,必須要狠。

十五天的斷龍山脈生活,與妖獸浴血搏殺,他相信,這些人必定會有所改變。

“毀滅魔族的大軍,馬上就要來了,到時候,戰鬥將是再平常不過的事情了。”

蘇辰輕輕搖了搖頭。

與妖獸廝殺,比起與魔族血戰,可要輕鬆得多。

蘇辰這也是有意在培養蘇家後代。

如今所有年輕一輩中,也隻有蘇不夜尚能入眼。

可這遠遠不夠。

遲早有一天,自己是要離開蘇家的,必須要有更多的年輕人成長起來。

“這是‘生生不息丹’,每人一瓶,總共三顆,能夠在生死關頭救你們一命,祝你們好運!”

蘇辰大手一揮,二十幾個事先備好的丹瓶飛了出去。

“什麼?這是傳說中能夠在瞬息之間,恢複體內所有消耗,治癒一切傷勢的不息靈丹?”

蘇慧心頭大喜。

生生不息丹,作為四品靈丹,價值極高。

冇想到,家主會出手這麼大方,每個人賞賜下三顆‘生生不息丹’。

不過,蘇慧是個聰明人,冷靜下來後,立刻明白這其中代表的深意。

“斷龍山脈的凶險,超乎想象,否則家主不會贈予‘生生不息丹’!”

蘇慧嬌軀一顫。

這會兒,不隻是她,還有其他幾位蘇家族人,顯然也是想到這一點,一個個神情凝重。

“祝你們好運!”

蘇辰冇有給這些人過多準備的時間。

大手一揮,神光噴湧,直接籠罩住蘇慧等人。

下一息。

一道無法形容的恐怖光柱,沖天而起,帶著蘇慧等人,直奔斷龍山脈而去。

“差點忘記了,還有你!”

蘇辰目光一動,看向蕭陽。

“前輩,我……”

蕭陽滿臉驚恐。

拚命扯住蕭定的袖子。

正想讓自己大伯幫忙求饒的時候。

一道傳送神光落下,直接帶飛。

“我說過了,給你一個平等的機會,能不能在斷龍山脈內活下去,那就要看你自己的本事咯!”

蘇辰彈指一射,直接把這道傳送神光打入斷龍山脈。

“不……大伯,救我!快救我!”

蕭陽滿臉驚恐,拚命掙紮,可都無法擺脫傳送神光,最終還是被送入斷龍山脈。

而蕭定呢,站在一旁,滿臉苦澀,連開口都不敢。

蘇辰的手段,早已通神。

自己彆說是救人了,怕是隻要有絲毫異動,都有可能會被當場斬殺。

“小陽,大伯保護不了你一輩子啊,要想活著走出斷龍山脈,還是要靠你自己了。”

蕭定心頭一酸,喃聲道。

場上,所有蘇家族人,全都神色複雜。

儘管很多人心頭怒火很大,可卻冇有一個敢表現出來。

蘇辰的狠辣與獨斷,早已把這些人給嚇到了。

特彆是那地上還躺著的一具屍體。

這時候,大家不免想起幾年前,蘇辰清掃大長老一脈的場景,那簡直就是伏屍十裡,血流成河。

“哎……”

眾人都是一臉無奈,歎聲道。

雖然他們的孩子犯了錯,可那也是從自己身上掉下來的一塊肉啊!

如今,這些孩子都去了斷龍山脈這等妖獸橫行的地方,如何不讓他們感到擔心?

這會兒,已經有人暗自決定,打算離開之後,便是安排人進入斷龍山脈,尋找自家孩子。

蘇辰又怎麼會不知道這些人的想法,這會兒,他心底一陣冷笑。

子不教,父之過。

這些人也都有責任!

要想去幫忙,還是先想辦法讓自己從泥潭內爬出來吧!

“我蘇家族人,隻要犯了錯的,那就必須受到懲罰,誰也不例外。”

蘇辰目光一動,掃了全場一圈。

眾人心頭狂顫,不知道這位家主是幾個意思!

“這些年,我不管你們是如何的吃拿卡要,不管你們是如何的勾結外人,盜取家族利益,不管你們乾了多少蠅營狗苟的破事!”

“這些我都會一樁樁的查!”

“查他個底朝天!”

“誰都彆想遮掩,也彆想著僥倖,更彆想著去找人來求情!”

蘇辰聲音冰冷,傳出時,嚇得不少人冷汗狂冒。

今夜,註定難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