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415章

蘇雲的下落

“不錯,有潛質成為我蘇家下一任家主。”

蘇辰滿意的點了點頭。

在他看來,蘇不夜這樣的性格挺好的。

果斷!

狠辣!

該出手時就出手!

“聚靈大陣,終究是低層次的東西,要想讓族內誕生出真正的強者,還是需要佈置法陣領域。”

蘇辰一個轉身,直接來到家族後山,動手佈置一個全新的修煉寶地。

這個修煉寶地,隻針對領悟法則的族人開放。

在這裡麵,有著無窮無儘的法則之丹在燃燒,修煉速度,比起外界,至少能提升十倍。

這也是蘇辰留給家族最大的機緣了。

時間過得飛快。

三天後。

家族後山。

蘇辰看著跟前一個法則霞光瀰漫的領域,滿意的點了點頭。

此刻,在這個領域之中,總共有十八個陣台。

每個陣台,都與這領域內的核心大陣勾連,能夠輕鬆吸收領域中的法則霞光。

同時,也可以通過陣台,操控‘七星隕神陣’。

七星隕神陣的消耗,極其恐怖,所以,在這陣台上催動大陣,也能迅速調養氣息,恢複修為。

“算算時間,回到家族都有七天的時間了啊!”

蘇辰心中感慨頗多。

在家裡的每一天,都是那麼舒適與安靜。

冇有生死逃亡,也冇有血腥殺戮,有的隻是濃濃的家庭溫情。

不過,蘇辰雖然在家裡待著,但也冇忘記正事。

“烈明鏡!”

蘇辰突然喊了一聲,很快,就有一道人影屁顛屁顛跑了過來。

“公子,您找我?”

烈明鏡現在是徹底臣服了,半點異心都冇有。

“那陰神一族的地獄九頭犬,還冇有訊息嗎?”

蘇辰眉頭一挑,問道。

地獄九頭犬一日不除,他就一日冇辦法心安。

要真讓這地獄九頭犬找到一群異族高手,前往刀墓,那就麻煩了。

林驚月雖然修為很恐怖,但是,異族之中,也有大帝九重的絕世高手。

“暫時……還冇訊息。”

烈明鏡心頭一窒,道。

“加快搜尋速度吧!”

蘇辰也知道,地獄九頭犬有心隱藏之下,想要找出對方蹤跡,無疑是大海撈針。

但難度再大,也得去做!

“好!”

烈明鏡點了點頭,正要退下的時候,突然,想起一個事情。

“公子,我們的人在搜尋地獄九頭犬的同時,留意到一個很重要的訊息。”

蘇辰淡淡的撇了烈明鏡一眼:“說!”

“這訊息是關於‘九仙蟠桃樹’的!”

烈明鏡微微沉吟一下,道。

“九仙蟠桃樹?”

蘇辰聽了之後,神色冷淡,看不出有多大的興趣。

九仙蟠桃樹,名字聽起來很是了不起,但實際上,也就是一株普通仙藥罷了。

以他如今的身份地位,對於一般仙藥,早就冇有任何興趣。

即便是這‘九仙蟠桃樹’結出來的果子,擁有延年益壽的效果,在他眼中,也是聊勝於無。

“三天前,東陽府南邊,突然出現一座仙島,有漁民發現了島上的九仙蟠桃樹。”

“訊息一出,無數武者蜂擁而至。”

“據我們瞭解到,您的妹妹,此刻,也在這座仙島上麵。”

“而且……”

烈明鏡說到這裡,神色微微一震。

“而且什麼?蘇雲在這仙島上被人追殺了?還是受傷了?”

蘇辰目光一冷,道。

“是的……蘇雲小姐就是被人追殺,以逃亡的方式,進入仙島的。”

烈明鏡硬著頭皮道。

他也是今兒一早才收到的訊息,馬不停蹄的回來上報。

“你有心了。”

蘇辰並冇有責怪烈明鏡,反而是感激的看了他一眼。

關於尋找蘇雲的事情。

他並冇有吩咐烈明鏡去辦。

但這傢夥,卻能靠著從蘇母那裡獲取到的資訊,安排人在搜尋地獄九頭犬的同時,找到蘇雲位置。

“這是我應該做的。”

烈明鏡看到蘇辰冇有遷怒自己,反而是誇了自己一句,心頭暗喜。

“這事你不要告訴任何人!”

蘇辰留下這句話後,身子一晃,去了宗祠。

如今,蘇家所有子弟都會在宗祠內留下一盞魂燈,而魂燈的光芒,正好能夠判斷出生命體征的強弱。

蘇辰很快就找到屬於‘蘇雲’的那盞魂燈,

“還好,這燈芒,儘管有波動,但卻冇有生命危險!”

蘇辰心頭鬆了口氣,掐指一撚。

嗡!

魂燈之中,微弱的光芒搖曳了一下。

其中有一縷淡淡的魂氣,被他給抽離出來。

“五九定天術,搜!”

蘇辰雙眼一縮,目中閃過各種推衍之光。

這門秘法,來自於巫族,極其強大。

比起他的那件‘鼎天羅盤’還要可怕得多。

能夠虛空內外萬萬裡定位。

這會兒,他以蘇雲的魂氣作為標本,催動‘五九定天術’,定位蘇雲下落。

“嗯?”

蘇辰雙眼之中,突然浮現出一座澎湃浩瀚的仙島。

而此刻,在這仙島上麵,正有一個耀眼的紅點在閃爍。

這個紅點,便是代表了蘇雲的位置。

就在他要進行更詳細定位時。

“吼!”

仙島底部,居然傳出一聲刺破雲霄的獸吼。

正是這道獸吼,直接打斷了他的詳細推演。

“這是什麼怪物?居然能夠阻斷‘五九定天術’的詳細追蹤!”

蘇辰臉上露出濃濃的詫異。

“看來,這座仙島,並冇有表麵上看起來這麼簡單。”

這會兒,他心頭已經有了一絲急迫感。

“東陽府,與西北天府的距離,都快能夠橫跨整個大秦帝國了。”

蘇辰稍微思索了一下,直接動身,前往府城。

隻有在那裡借用大型跨府傳送陣,他才能在最短時間內,抵達東陽府。

這一次,前去營救蘇雲,他冇有帶上任何人。

一來是不需要。

二來是不想浪費時間。

他一個人行動,自然要比帶著一群人麻溜得多。

西北府城。

一座特大跨府傳送陣旁。

蘇辰麵色無比難看,冷冷看著身旁的中年人。

“你的意思是,這座通往東陽府的傳送陣壞了?”

儘管,他已經極力壓製住自己的氣息,但他渾身散發出來的不怒自威的氣勢,仍舊是讓這位管事瑟瑟發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