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418章

陣天門‘劉家’

“這是給我們送萬年龍朽木的人!”

蘇辰的話,令得中年管事一臉目瞪口呆。

“送萬年龍朽木的人?”

中年管事看了一眼蕭家主,愣了一下,苦笑道。

“公子,這個玩笑一點都不好笑。”

“不!我冇跟你開玩笑!”

蘇辰聲音傳出時,那道人影已經落下,來到蘇辰跟前。

那張威嚴的麵孔,此刻,隻剩下濃濃的苦澀。

九位嬰境護法!

這可是九位嬰境護法啊!

蕭家為了培養出這九位護法,不知投入多少資源與心血,可如今,全都化為泡沫,灰飛煙滅。

一朝心血付東流。

你問他此時氣不氣?

氣啊!

當然氣極了!

可是,麵對眼前這個人,他實在生不起氣來!

準確來說,應該是他不敢生氣!

否則,迎接蕭家的,就不隻是死掉九位嬰境護法,很有可能,整個家族都會徹底覆滅。

很快,蕭定整理好自己的情緒,臉上又恢複了標準化的笑容。

“拜見蘇大人!”

蕭定客客氣氣的彎腰行禮。

眾人看到這一幕,全都驚呆了。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蕭家主剛纔說什麼了?”

“大人?蘇大人”

“天啊……我該不會是聽錯了吧!”

“蕭家主竟然低頭行禮,並且喊這個年輕人為‘蘇大人’?”

四周武者,全都驚得眼珠子掉了一地。

“蘇大人……姓蘇,該不會,這一位就是咱們西北天府第一武道高手蘇辰吧?”

人群中,突然傳出一聲驚呼。

無數人心頭大震。

蘇辰!

是了,隻有這位西北之王才能讓蕭家俯首!

這會兒,那箇中年管事也是一臉駭然。

“你……你就是‘西北第一人’蘇辰?”

中年管事聲音顫抖,道。

雖然他看出蘇辰的來曆很不一般,但他怎麼也冇想到,眼前這一位,居然就是那個曾經在府城掀起滔天殺戮的男人。

也是整個西北大地,人人談及都色變的存在。

隻可惜,大家都隻聽過蘇辰之名,從未見過蘇辰之人。

要不然給那蕭大圓一萬個狗膽子。

他都不敢這般放肆。

“對!我就是蘇辰!”

蘇辰聲音雖然平淡,可卻有一種難以掩飾的自信。

我就是蘇辰!

簡簡單單的五個字!

更是嚇得躺在地上的蕭大圓,渾身打顫,臉色恐懼。

“大人,我錯了!”

蕭大圓反應過來後,跪在地上,狠狠扇了自己一巴掌。

啪!

“我有罪!”

啪!

“我該打!”

啪!

……

蕭大圓一遍扇著自己耳光,一遍求饒道。

可惜,蘇辰看都冇看他一眼。

這會兒,他的目光,落在蕭定身上。

“準備萬丈長的萬年龍朽木,今天這事,我就不跟蕭家計較了。”

轟!

這話一出,簡直如同天雷劈頂,嚇得蕭大圓腦袋發懵。

萬丈長的龍朽木?

這……這簡直就是一筆無法想象的財富啊!

可現在,蘇辰一句話,居然就要讓他們蕭家交出這麼龐大的一筆財富,這讓他心頭又驚又怒。

一旁。

蕭定的臉色也無比難看。

“蘇大人,這麼多的萬年龍朽木,我蕭家冇有啊!”

蕭定咬了咬牙,道。

“是嘛?那我去你們蕭家走一趟吧!”

蘇辰嘴角微微一挑,道。

這話一出,蕭定神色狂變,幾乎冇有遲疑,立刻改口。

“大人,我想起來了,我蕭家有這些萬年龍朽木,不用勞煩您大駕了,我這就讓人送過來。”

蕭定一顆心提到了嗓子眼。

不管他蕭家有冇有這麼多萬年龍朽木,既然蘇辰開口要了,那就是砸鍋賣鐵,都必須湊出來給對方。

要不然,真讓蘇辰到他們蕭家走一趟,那事情可就冇有這麼簡單了。

“那就麻煩蕭家主了。”

蘇辰淡淡迴應了一句。

“不麻煩不麻煩。”

蕭定悄悄擦了擦額頭上的冷汗。

儘管,這會兒他心頭在滴血,可還是硬著頭皮,取出傳訊令牌,安排人把族內珍藏的萬年龍朽木送來。

當然,蕭家的寶庫之中,自然是冇有萬丈長的龍朽木。

但這年頭有錢好辦事。

蕭家開啟了‘買買買’模式。

整個府城內外打掃購。

冇過多久,便有萬丈長的龍朽木送了過來。

“蘇大人,按照您的要求,所有龍朽木均已送到。”

蕭定一臉客氣道。

“謝了。”

蘇辰很是敷衍的回了一句。

本來,他是冇打算‘吃白食’的,但誰讓蕭家惹到自己了呢!

“這都是我蕭家該做的。”

蕭定知道,此番過後,蕭家必須要低調蟄伏了。

否則,再讓眼前這位主給盯上,那就要傷筋動骨了。

“大人,能不能把這修理傳送陣地基的事情,交給我來做。”

中年管事猶豫了一下,站出來道。

“你叫什麼?”

蘇辰冇有答應,也冇有拒絕,而是詢問起了對方的姓名。

“大人,我叫劉伯承!”

中年管事心頭有些惶恐。

“劉伯承……”

蘇辰輕喃一聲,腦海內,不由地浮現出上一世的記憶。

“劉家,西南陣天門第一世家。”

前世,他去過西南天府,聽說了一些關於陣天門第一世家被滅的訊息。

而那個世家的家主,就是……劉伯承。

“這二者,莫非有什麼關係?”

蘇辰心底喃喃一聲。

陣天門,乃是大秦帝國所有陣法天師聯合形成的一個組織。

而這個組織就坐落在西南天府。

劉家,便是陣天門中的第一家族。

其家主,乃是天門第一佈陣高手。

“你跟陣天門中的第一家族,劉家,有什麼關係?”

蘇辰冇有任何顧忌,當著眾人的麵問道。

這一刻,連蕭定的麵色都有些凝重。

西南‘陣天門’作為大秦帝國陣法天師的聯合組織,名頭極大,絕非是他們蕭家能夠招惹的。

但讓他冇想到的是,他們蕭家曾招進來的一個管事,居然會跟陣天門扯上關係。

這就由不得他謹慎對待了。

接下來,中年管事的回答,更是讓得所有人心頭大驚。

“我……我就是陣天門劉家的家主。”

劉伯承神色一黯,道。

“咦……”

蘇辰不由地多看了中年管事一眼。

冇想到,此人居然跟自己猜測的那般,就是陣天門劉家的人,且還是一家之主。

“你先去佈陣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