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419章

你想做我仆人?

“你先去佈陣吧!”

蘇辰目光一閃,道。

這會兒,他也不是很著急。

根據他掌握的訊息,蘇雲現在情況挺安全的。

雖然有追殺,但她卻能應付自如。

所以,蘇辰願意在這裡耽誤一些時間,順便看看能不能拐一位陣法天師回去。

雖然自己在蘇家佈下‘七星隕神陣’,但說實話,如今的蘇家,根本冇有人能夠徹底催動這座大陣。

要是有一位陣法天師坐鎮,那情況就大不一樣了。

不過,蘇辰還要試一試眼前這人的陣法造詣。

有時候,名氣這種東西,與真正實力,並不匹配。

“好的!”

劉伯承不知道蘇辰心底的打算。

這會兒,他看著腳底下的萬年龍朽木。

神色一陣激動。

冇想到,自己這輩子還有機會能夠修複一座大型傳送陣。

場上,很多人都在驚訝於劉伯承的身份。

但也有一些人,瞭解到其中關於劉家變故的隱秘。

“原來他就是劉伯承啊!”

“我聽說,整個劉家,一夜間,遭受血洗,就是那位西南府主的手筆!”

“這件事古怪得很,陣天門,向來都是同氣連枝,但這次,劉家遭此大難,整個陣天門的其它家族,卻無一家聲援。”

“這個我知道原因,好像是陣天門如今的負責人,與劉家有大恩怨,不讓門內的家族插手。”

“那位西南府主,曾經還下達了對這位劉家主的追殺令,如今他身份泄漏,怕是活不久了。”

眾人看向劉伯承的目光,一陣複雜。

有同情,也有憐憫,但更多的是冷眼旁觀、幸災樂禍。

“西南府主血洗劉家?陣天門內部恩怨?”

蘇辰聽了之後,莞爾一笑。

不論是西南府主,還是陣天門,在他眼中,其實就跟螻蟻一般。

若是識相,乖乖避退,那他自然不會去介入這段恩怨。

可要是敢把主意打到自己身上來。

那他蘇辰也不會手軟,抬抬腳,就能把這兩隻螻蟻踩死。

冇錯!

在彆人眼中,堪稱是龐然大物的存在!

但在蘇辰這裡,依舊還是螻蟻。

砰!

突然,一道傳送陣轟鳴的巨響迴盪開來。

整個大陣,重新啟動,陣法之光,席捲開來,蔓延八方。

“這麼快?”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毫不掩飾的驚訝。

這會兒,他上前一看。

果然看到,整個陣法地基全都已經更換完畢。

而且,那新鋪設進入陣基中的萬年龍朽木,也都被打上烙印,與整座傳送陣完美契合到一起。

“大人,幸不辱命,傳送陣已經修複完畢!”

劉伯承額頭上滿是汗水,來不及擦拭,從陣中飛了出來,有些喘氣道。

“我們做個交易吧!”

蘇辰冇有跟劉伯承繞彎子,開門見山道。

“坐鎮蘇家十年,我送你一份機緣,讓你修為恢複,並且有機會更進一步。”

嘶!

這話一出,那些圍觀的武者,全都倒吸一口冷氣。

“什麼?”

“坐鎮蘇家十年,換得修為恢複,還能更上一層?”

“這……這怎麼可能,劉伯承的丹田不是被廢了嗎?難道這位蘇大人,還能修複破損的丹田?”

眾人臉上充滿了無法置信。

即便是蕭定,也是心頭一片澎湃。

眾所周知,丹田一旦破碎,此生將再無任何機會重返武道之路。

可現在,蘇辰的話中,卻是表明瞭他擁有修複丹田,再造武道攀升路的神通。

“這個劉伯承,怕是要一飛沖天了!”

蕭定聲音喃喃。

這會兒,他看向劉伯承的目光都變了。

而那個蕭大圓,更是恐懼到了極致。

要知道,他平日裡,對劉伯承不是打就是罵。

可現在人家馬上就要成為蘇家的人了。

日後若是回來報複,那自己不就隻有死路一條。

此刻,大家都目光灼灼的看著劉伯承。

任誰都知道,隻要不是傻子,肯定會接受。

但是,劉伯承卻是當著所有人的麵搖頭了。

“大人,這個交易我不接受!”

劉伯承深吸口氣,道。

“嗯?”

蘇辰眉頭微不可察的皺了一下,不過,他也冇有任何不悅。

“沒關係,做交易這種事情就應該是你情我願。”

這會兒,他也冇有興趣在這裡停留下去了,邁步間,走向傳送陣。

但就在這時候,劉伯承卻是噗通一聲,直接跪了下去。

“大人,我之所以不向跟你做交易,那是因為,我想做您的追隨者,想成為您的仆人,還請大人收下我!”

劉伯承跪在地上,重重磕了幾個響頭。

這一幕,讓得很多人一陣錯愕。

誰都冇想到,堂堂一位陣法天師,本應該是心氣比天高纔對,可現在居然當著所有人的麵給蘇辰下跪。

甚至還請求蘇辰收下自己當仆人。

這未免,也太跌份了。

即便是蕭定,也不能理解劉伯承的做法。

按理說,選擇跟蘇辰做交易多好,不僅能馬上恢複修為,還能獲得蘇家的庇護,同時也保留了顏麵。

可現在,他當眾下跪,所有尊嚴都被自己踐踏得乾乾淨淨了。

劉伯承知道,很多人都無法理解自己。

可隻有他心底清楚。

要想報仇,單單恢複修為還不夠,自己必須要變得更強。

而變強的路子有很多,但是,能夠讓自己在短時間內有所進展的,隻有眼前這個年輕人能夠做到。

“哦?你想做我仆人?”

蘇辰嘴角微微一挑,笑著道。

“恐怕,你的實力還差了一些。”

轟!

這話一出,令得無數人目瞪口呆。

一個陣法天師,若是能夠恢複修為,操控一方大陣,簡直就是恐怖至極。

彆說是陰玄境、陽玄境了,恐怕就是遇到造神尊者,都能鬥上一鬥了。

但現在,在蘇辰這裡,卻是實力還不夠格。

“這……”

劉伯承心頭一陣苦澀。

冇想到,自己堂堂一個陣法天師,居然淪落到給人當奴仆的資格都冇有。

“不是我騙你,而是我現在手底下的人,比你巔峰時期,還要強上十倍、甚至是百倍!”

蘇辰微微搖頭,道。

“你若跟他們在一起,你會很難受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