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421章

誰給我蕭家生路?

這個過程看似很緩慢。

可實際上,也就是十幾息的時間。

劉伯承心中,關於陰玄境的領悟就已經變得盈滿起來。

“是時候突破了!”

劉伯承目中露出一抹璀璨到極致的光芒。

周身間,突然出現一陣浩瀚無垠的氣息。

砰!

這時候,在他腳底下,靈光噴湧,凝聚出了一座玄之又玄的道台。

“嗯?極品玄台麼,也算是還行!”

蘇辰眉頭一挑。

踏入陰玄境的一個重要標誌,便是凝聚玄台。

玄台的品質,可分為普通玄台、上等玄台、極品玄台、無暇玄台、大道玄台。

其中,大部分陰玄武者所凝聚出來的隻是普通玄台,直徑不超過十丈。

隻有一些大宗門、大家族的天驕,纔有可能開辟出上等玄台。

這一類玄台,數量不多,大概是一千個陰玄武者之中會出現一個。

上等玄台,長度不會超過百丈,徹底展開,威勢極強。

至於極品玄台,隻有傳說中的妖孽才能凝聚出來,萬古無一。

如今,劉伯承能夠凝聚出‘極品玄台’,倒是有些出乎蘇辰的意料。

“玄台的品階,由一個人的武道根基與修煉天賦所決定,看來這個劉伯承的天賦不錯啊!”

蘇辰目中光芒一閃。

四周眾人,看到這方極品玄台時,也都一個個大驚失色。

“什麼?劉伯承凝聚出的是極品玄台!”

“嘶……極品玄台,這說明什麼,未來隻要不隕落,百分之一百能夠踏入陽玄三境啊!”

“陽玄三境又算得了什麼?極品玄台的誕生,說明此人天賦超群,完全有機會衝擊造神境。”

眾人看向劉伯承的目光都變了。

造神四境,在他們眼中,那就是頂天的存在。

蘇辰聽了之後,隻是莞爾一笑。

轟隆一聲!

劉伯承吸收極品玄台入體,納八方靈氣歸身,合天地偉力造化一體,終入玄境。

到最後,靈氣散去,生命本源隱去。

劉伯承的修為,穩定在陰玄境初期。

這個境界,對他來說,還相當陌生,所以不可能跟前麵一樣,肆無忌憚的去提升。

劉伯承心底很清楚。

自己是急於提升修為,但也要在保障安全的情況下去提升。

否則一旦修煉過度,走火入魔。

那就後悔莫及了。

“還行!”

蘇辰淡淡看了劉伯承一眼,道。

“謝公子誇獎!”

劉伯承滿臉激動,道。

這次,能凝聚出極品玄台,也是完全出乎自己預料。

破而後立,終是更上一層樓。

劉伯承心底非常清楚,這一切,都是眼前這位大人物所給予的。

所以,他心中對於蘇辰越發敬佩。

“東陽府,熟悉嗎?”

蘇辰隨口一問。

“咦……”

劉伯承愣了一下,反應過來後,神色大喜。

“熟悉,東陽府我熟悉,曾經在那邊生活過五年的時間,再熟悉不過了。”

這時候,劉伯承無比期待的看著蘇辰。

“那接下來就要麻煩你了,陪我走一趟東陽府。”

蘇辰的回答,也冇有讓劉伯承失望。

“啊……公子願意把我帶在身邊。”

劉伯承滿心歡喜,連忙跟了上去。

二人,一入傳送陣。

轟隆一聲!

刹那間,一道沖天光芒升空而去。

“陣天門、西南天府,怕是有很多人要倒黴了啊!”

蕭定看著傳送神光消失,心中泛起難以形容的驚濤駭浪。

“家主!”

蕭大圓眼見蘇辰走了,心頭頓時鬆了口氣,立刻屁顛屁顛跑了過來。

不過,迎接他的卻是劈天蓋地一擊。

砰!

蕭定大手一拍,冇有留情,直接把蕭大圓的修為都給廢了。

“你已經被逐出蕭家,從此,你不再是我蕭家人!”

蕭定一臉冷漠,聲音傳出時,八方天地,無數人都在顫抖。

恐慌!

簡直一片恐慌!

蕭定居然為了不得罪蘇辰,特意當著天下人的麵,把蕭大圓逐出門牆。

“嗚嗚……家主,求求您給我一條生路吧!”

蕭大圓渾身是血,淒慘至極。

“我要是給你一條生路,誰給我蕭家生路?”

蕭定冷笑一聲,揮手間,直接把蕭大圓扔到城外的荒郊去,那邊野狼密集。

至於能否活下來,就要看蕭大圓的本事了。

西北府城發生的訊息。

在某些有心人的推波助瀾之下,很快就傳到隔壁州府去了。

西南。

一座雄偉浩瀚的府城。

這裡是西南府主‘石獷’的大本營。

此刻,在一處奢華富麗的莊園之中,有個白衣男子,正抓起一把魚飼料,直接撒到池塘裡。

嘩啦啦一聲!

很快,這魚塘內的錦鯉都過來吃了。

“這樣的生活多美好啊,有人天天給你們灑吃的,都一個個肥得快遊不動了。”

白衣男子嘴角浮現出一抹淡淡的笑容。

呼!

突然,一道黑風吹過,落地間,化作一個黑衣人。

“府主,您要找的人已經查清楚下落了。”

黑衣人單膝跪地,滿臉恭敬。

眼前這一位,雖然看起來和和善善的,但認識他的人,都知道他的心狠手辣,與血酷無情。

此人,便是西南大地的‘王’!

主宰一切的西南府主——

石獷!

“在哪?”

一道聽不出任何情緒的聲音,緩緩傳了開來。

“西北天府!”

黑衣人匍匐在地,恭聲道。

“怎麼不把人帶回來?”

石獷神色冰冷,道。

“帶不回來,劉伯承修為已經恢複,並且還更上一層,踏入陰玄境!”

黑衣人深吸口氣,道。

“這怎麼可能?那傢夥是我親手廢掉的,現在你跟我說他恢複修為了?”

石獷眉頭擰成一團。

“這個訊息的確屬實,很多人親眼目睹到了。”

黑衣下屬感覺到了石獷的怒氣,頭皮一陣發麻。

“這一切,都跟西北的一位絕世強者有關。”

聽到這話。

石獷臉上露出一抹濃濃的不屑。

“西北那種武道凋零之地,能有什麼強者?”

黑衣下屬一片沉默。

不知該如何回答。

之前他收到訊息的時候,也是一臉不可思議。

“劉伯承既然重新回到陰玄境了,那的確是個麻煩,這傢夥,知道太多事情了,必須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