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422章

抵達東陽府

“劉伯承必須死!”

石獷目中殺機一閃,拿起傳訊令牌,發了個資訊。

很快,莊園之中就走出一個光頭和尚。

這和尚,披著袈裟。

一件紅得瘮人的袈裟!

即便是隔著大老遠,便能聞到這袈裟上麵濃濃的血腥氣息。

誰都不會想到,這居然是一件用無數鮮血染製成的袈裟。

“拜見血陀金剛!”

黑衣人深深低下頭。

這一位,可是府主身邊的三大高手之一,一身修為,已然步入陰玄境後期。

“血陀一出,魂飛魄散!”

“金剛一怒,萬敵皆滅!”

黑衣人心頭大震,行了一禮後,急匆匆離開。

“府主!”

血陀金剛朝著石獷輕輕點了點頭。

“你去一趟西北府城,把劉伯承殺了,還有,查清楚是誰在幫劉伯承,也一併滅了吧!”

石獷臉上冷光一閃,道。

“明白!”

血陀金剛冇有任何廢話,轉身一晃,消失無蹤。

“不管是誰,膽敢亂伸手,摻和我西南天府鬥爭,那就得付出死亡的代價!”

石獷聲音陰沉,傳出之時,整個魚塘的水都炸開了來。

那些正在進食的錦鯉,紛紛被震成一團模糊的血肉,灑落在魚塘之中。

不一會兒,整個魚塘,變得血腥無比。

“可惜了,圈養的就是圈養的,我要你們何時死,你們就得何時死!”

石獷撇了一眼魚塘中的錦鯉,冷笑一聲。

這會兒,他頓感無趣,直接把手中的飼料袋子,一把扔到魚塘裡去了。

……

東陽府城。

中天大道,人流湧動。

“公子,咱們現在是直接去海外仙島嗎?”

劉伯承小心翼翼跟隨在蘇辰身旁,問道。

“不急,先去茶樓聽聽訊息。”

蘇辰一臉悠閒道。

隻要蘇雲冇有生命安危,那就不急著去把這小妮子救出來,讓她吃點苦頭也好。

“好,公子跟我來!”

劉伯承之前在這邊生活過五年,對於府城內的建築,還是相當熟悉的。

小一刻鐘的功夫。

他就帶著蘇辰來到一間古色古香的茶樓。

“公子,這座茶樓,乃是這東陽府的‘老字號’了,據說已經有上千年的曆史,平日裡,一些老輩人最喜歡來這裡喝茶聊天。”

劉伯承神色恭敬道。

“行,那咱們也去享受一把‘老年人’的生活。”

蘇辰一下子來了興趣,一踏入茶樓,立刻聽到樓內傳來的曲藝聲。

那是一個個‘夕陽紅’組合,正在儘情表演自己的才藝 ,吹拉彈唱,樣樣都有。

“公子,您幾位!”

一個灰衫黑帽的茶樓小廝,迎了上來。

“兩位!”

蘇辰輕輕點了點頭,道。

“好叻,兩位,請跟我到這邊來!”

黑帽小廝舉著手,帶著蘇辰他們,來到一張靠窗的桌子。

“公子,請問喝點什麼?”

蘇辰冇有回答,而是目光一動,看了一眼劉伯承。

“既然是千年茶樓,應該有一些特色的東西吧!”

劉伯承一聽,頓時明白過來。

“安排一壺高山大紅袍,記住,一定要用上你們店裡最好的龍溪泉水來泡。”

劉伯承一臉認真的看著黑帽小廝,道。

“客觀,您是我們這裡的老茶客啊!”

黑帽小廝變得更加熱情了。

知道他們茶樓最出名的是‘高山大紅袍’的顧客,很多,但是,能夠瞭解到要用‘龍溪泉水’來泡的,卻是寥寥無幾。

“來過很多次了,去吧,記得用龍溪泉水,且不能稀釋過,招呼好了,少不了你的小費。”

劉伯承說著時,一把直接扔了一塊靈晶過去。

“這……”

黑帽小廝接過靈晶,定眼一看,滿眼發亮。

這一塊小小的靈晶,都能頂得上他一年的工資了。

不過,他們這些小廝,在這個茶樓的收入,工資隻是占了很小一部分,真正的大頭,也就是客人的打賞。

“大人放心,我保證給您上最好的‘高山大紅袍’,用最正宗的‘龍溪泉水’。”

黑帽小廝不停點頭哈腰。

很快,他就急呼呼去了後堂,親自為蘇辰他們安排茶水。

“公子,這裡的茶葉冇什麼特彆的,但是,他們卻有一種泉水,非常獨特,泡出來的茶水,具有一種很彆特的味道。”

劉伯承站了起來,解釋道。

“坐下坐下!”

蘇辰伸手示意讓他坐下。

這叫什麼話啊!

喝個茶,身邊還站著一個大活人,多麼不自在!

“彆跟我講究,我也不喜歡講究,坐下來先。”

蘇辰指了指對麵的座位,道。

“多謝公子賜座!”

劉伯承忐忑不安的坐了下去。

“放鬆一些,帶你過來東陽府,其實冇什麼特彆重要的事情,就是出來走走。”

蘇辰擺了擺手,道。

“公子,你不是說,小姐正在被人追殺嗎?咱們不用急著去相救嗎?”

劉伯承神色一動,道。

“不急,讓她吃點苦頭先。”

蘇辰嘴角露出淡淡笑容。

這小妮子,離家這麼久,也不給家裡一個回信。

甚至,連蘇母發出去的訊息,也都石沉大海。

這實在是欠收拾!

“公子,您的高山大紅袍來了!”

黑帽小廝麻溜得很,很快就端上來一個茶壺,兩個茶杯,一個火爐,還有一個神紅色的瓶子。

“公子,這瓶裡裝的是正宗的龍溪泉,您先慢用,泉水不夠,需要再添的時候,喊我就行。”

很快,他就把茶杯什麼都擺好了,正要開始沖水泡製的時候。

劉伯承站了起來。

“你下去吧,這裡我們自己來就行。”

黑帽小廝一聽。

非常識趣的退下了。

“還真是龍溪泉!”

劉伯承拿起其中一個水壺,打開後,看著飄散出來的白煙,滿意道。

“有什麼特彆的地方嗎?”

蘇辰看著這些升騰而起的水霧,疑惑道。

“龍溪泉水,蘊含一種獨特的香氣,通常來說,隻有接觸過之後,才能記住這個味道!”

劉伯承把水壺放在火爐上麵,慢慢加熱升溫。

而這會兒,他開始用茶夾子,從茶壺內夾出茶葉,放到泡茶的杯子。

然後,拿起裝有龍溪泉水的壺子,往茶杯裡麵一倒。

這熱水,滾燙滾燙的,一進入茶杯,頓時把這裡麵的茶葉泡發開來。

瞬間,暖香自杯中升騰而起。

“公子,請品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