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424章

白髮老頭的驚恐

“蟠桃仙果,就跟爛大街的大白菜一樣?”

劉伯承一臉目瞪口呆。

好在這時候茶樓很是嘈雜,也冇有人聽清楚蘇辰的話。

要不然,肯定會有要找茬的人跳出來,指著蘇辰的鼻子破口大罵。

“你算什麼玩意?”

“真是狂妄!”

“哪裡來的毛頭小子,居然敢拿爛大街的白菜來跟‘蟠桃仙果’相比!”

當然,如果真有人跳出來這般罵道。

那肯定是對方要倒黴了。

但凡是想找蘇辰茬的人,結局,往往都不會好。

“嗯?”

突然,蘇辰耳朵微微動了一下。

不遠處,正有一桌茶客,正在談論的事情,好像就涉及到了蘇雲。

“還有一個事情,你們應該聽說了吧!”

大堂北側的一張茶桌,有個白髮蒼蒼的老頭子,滿臉神秘道。

“什麼事?”

這會兒,坐在老頭旁邊的夥伴,一個個來了興趣。

“聽說,古絕劍門的人,正在大肆搜捕一個女子的下落,而那女子,此刻也在仙島上麵,據說是衝著蟠桃仙果去的!”

白髮老頭目光閃爍,道。

“哦……原來如此!”

“難怪,我說古絕劍門的人,為什麼會大動乾戈,封鎖整個仙島呢,敢情是為了抓捕那個女子啊!”

“也不知道這個女子有何特殊之處,居然能讓古絕劍門這般動心思?”

同一個茶桌上的幾人,全都一臉好奇的看著白髮老頭。

“這個事情,我悄悄跟你們說了就行,可千萬不要外傳哈!”

白髮老頭聲音變得微不可聞。

但實際上,在蘇辰耳邊依舊清晰得很。

“那個女子身上,有一道至高無上的符文,傳說隻有掌控此符者,將有機會踏入大帝之境,成為獨斷萬古的大人物。”

白髮老頭一臉神馳嚮往,道。

“什麼?這天地間,居然有這般可怕的符文?”

“這到底是什麼符文?擁有這般恐怖莫測的威能?”

“大帝?這道所謂至高無上的符文,居然跟傳說中的大帝扯上關係了?”

眾人心頭大震,談論道。

“當然了,那道符文可是蒼龍大陸九大祖符之一的‘吞噬神符’!”

白髮老頭一臉自通道。

“吞噬神符?”

茶桌上的幾人,聽到這道神符的來曆時,全都臉色狂變。

“嘶……居然是九大祖符之一的吞噬神符!”

“難怪,古絕劍門的人會如此大動乾戈,那個女子怕是在劫難逃了。”

“這個訊息要是泄漏出去,恐怕會引得天下風雲色變。”

眾人一臉凝重,目光閃爍。

誰也不知道對方心中到底在打什麼主意。

“這個訊息,你們知道就行,可絕對不能往外傳,要是壞了古絕劍門的好事,那大家都吃不了兜著走。”

白髮老頭臉色嚴厲,警告道。

“放心吧,我們知道!”

茶桌上幾人,紛紛點頭道。

“那行吧,你們繼續喝茶,老朽得回去帶孫子了。”

白髮老頭起身,施施然離開了。

待他走後。

這幾人彼此對視一眼,冇有遲疑,連忙取出傳訊玉簡,將仙島上疑似出現‘吞噬神符’的訊息傳了出去。

吞噬神符!

這可比那什麼所謂的‘蟠桃仙果’,價值要大得多。

誰也冇有注意到,這會兒,在茶樓的對麵,有一間雅房。

房間之中,正是那個剛纔透露出訊息的白髮老頭。

這會兒,白髮老頭站在窗邊,正冷冷的看著對麪茶樓。

幾位茶客取出玉簡傳訊的一幕,全都落入他的眼睛之中。

“嘿嘿……還要多謝你們,替我把‘吞噬神符’的訊息散播出去!”

白髮老頭嘴角露出一抹陰冷的笑容。

“劍主,交給我的任務,也算是完成了,終於可以回去交差了。”

這會兒,他剛要轉身離開的時候。

雅房之中。

不知何時起,突然多出兩人。

一老一少。

其中,那個年輕人一看就是主子,坐在椅子上。

而那個年紀稍大一點的,則是像仆人一般,恭敬的站在年輕人身後。

最讓白髮老頭看到驚駭的是。

他發現,這個仆人的修為居然跟他一樣,都是陰玄境初期!

而能夠讓陰玄境當仆人的,其來曆,絕對恐怖。

“你們是誰?”

白髮老頭很快就壓下心底的駭然,冷聲質問道。

“巧了,這個問題也是我想問的。”

蘇辰神色淡淡,掃了白髮老頭一眼。

正是這無比普通的一眼,讓白髮老頭如墜冰窖,通體發冷,感覺自己的神魂都要崩潰開來。

強者!

這是絕世強者!

要不然,絕不可能僅僅隻是一道目光,就讓自己神魂顫抖。

連半點反抗都做不到。

“說吧,你們那位劍主是誰?”

蘇辰聲音平靜無比。

“他……他是東山府第一散修,號稱‘一劍封天’的北山劍主!”

白髮老頭在說起自己主子的時候,還在暗中觀察蘇辰的表情變化。

可惜,讓他失望了。

蘇辰從始至終都是麵色平淡。

對於這所謂的‘北山劍主’,冇有絲毫在意。

“公子,我當年在東山府生活的時候,聽說過這個北山劍主。”

“此人冇有宗門宗派,但卻天賦極高。”

“曾憑藉一己之力,凝聚自身世界,踏入造神第一境‘造物境’!”

“後來,好像又得到什麼逆天機緣,更是突飛猛進,很快就突破到造神第二境‘造靈境’。”

“如今,好幾年過去了,這位北山劍主的修為,說不定又有了突破。”

劉伯承神色一動,道。

“劍主現在早已不是什麼‘造靈境’了,而是踏入第四境,成就造天大圓滿了!”

白髮老頭臉上露出濃濃的傲然。

但他說完後,立刻發現了不對勁。

眼前這個年輕人,在聽到‘造天大圓滿’的時候,冇有絲毫動容,依舊是一臉的古井無波。

這讓白髮老頭心中一陣打鼓。

“這個年輕人到底是誰?”

“為何他在聽到造神四境‘造天大圓滿’的修為後,仍是平靜無比?”

“這人究竟是在故弄玄虛,還是說,修為通天,壓根就不把造神四境放在眼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