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428章

島上的局勢

“不熟悉,但是,剛纔我說的這些評價,都是其他人口口相傳的啊!”

東不冷微微一怔,道。

“原來如此!”

蘇辰不置可否的點了點頭,然後,目光一閃,看了一眼不遠處的一指擎天峰。

“走吧!”

聞言,東不冷臉色變得躊躇起來。

“蘇兄,我們真要去觀那‘蟠桃仙果’之爭?我聽說,這次古絕劍門來勢洶洶,怕是要有大戰。”

東不冷目中充滿擔憂,道。

“怎麼?難道不冷兄,不想去一睹仙子之姿了?”

蘇辰輕笑一聲,問道。

“想!”

東不冷咬了咬牙,又道。

“走,不論如何,今天,我一定要看看這位蘇雲仙子,有何特彆之處。”

二人,飛奔而行。

很快就登上‘一指峰’。

這會兒,在峰巒之巔,有一奇石,長相奇特,猶如一隻‘蛤蟆’般,麵對天地,猶如是在吞吐日月精華。

而在這奇石的縫隙之中,則是有一棵通體如同九彩流玉的仙樹。

散發出柔和光芒。

“快看,九仙蟠桃樹,快要成熟了!”

人群中,也不知是誰發出一聲驚呼。

眾人齊齊看去。

隻見,那九彩仙樹的枝頭上麵,掛著的果子,慢慢的,由青澀變得熟紅。

這就是大家心心念唸的蟠桃仙果。

一指峰之巔。

這會兒,強者雲集,按照不同的勢力,劃分成不同的方位。

其中,有三個勢力堪稱最強,分彆是古絕劍門、六陽宮、東陽府。

古絕劍門一方的人,全都身穿青色長袍,目光冷傲,鼻孔朝天。

這群人,的確有傲然的資本。

他們實力最差的,都是嬰境級彆,有不少人,更是達到陰玄境,而那為首的一個老者,氣息更是浩瀚如深淵。

此人,便是古絕劍門的太上長老,劍玄!

而距離劍門不遠處,則是站著一群衣著紅袍子的武者。

這些人,來自六陽學宮。

而他們的首領,則是一個頭髮蓬鬆,看起來有些亂糟糟的老人。

儘管,這個老人看起來很是衣冠不整,但卻冇有人敢對他有絲毫的輕視。

這一位,乃是六陽宮的第三宮主,青瓦子!

古絕劍門與六陽宮是場上最強大的勢力。

除此之外,還有一群人,不容小覷。

那便是東陽府主的人。

那領頭之人,乃是一個紫衫中年,不苟言笑,站在那裡,自有一番威嚴。

“蘇兄,你看到那人了嗎?”

這會兒,有兩個年輕人,混在人群中,小聲討論道。

“哪個?”

蘇辰目光一動。

順著東不冷所指的方向看去。

發現在自己視野中,所出現的,正是那個東陽府的紫衫中年。

“怎麼?你認識啊?”

蘇辰眉頭一挑,問道。

“我怎麼可能會認識這樣的大人物,我跟你說,此人乃是東陽府主身邊的第一強者,一手‘追雲逐日箭’,橫掃同階,死在他手中的造神境,不知有多少。”

東不冷滿臉敬佩,道。

“的確挺厲害的。”

蘇辰聽了

-->>

之後,點點頭。

造神四境,一境一天地,而此人既然能夠擁有橫掃同階的實力,說明其武道根基非常紮實。

而且,他也看出了,這個紫衣中年,不過是造神第三境‘造命境’的修為,但他卻敢留在這裡,與古絕劍門、六陽宮的人抗衡,的確不凡。

要知道,不論是古絕劍門的‘劍玄’,還是六陽宮的‘青瓦子’,可都是造神第四境‘造天境’的實力。

“嘿嘿……蘇兄,我跟你說個秘密,你可不要告訴彆人。”

東不冷目光閃爍,道。

“那還是彆說了,既然是秘密,你就自己藏著好了。”

蘇辰一臉不感興趣。

“彆啊,這裡咱們關係最鐵了,等會要是大戰爆發,我得保護你啊!”

東不冷擠眉弄眼道。

“什麼?你保護我?那這又跟你口中的秘密有啥關係?”

蘇辰翻了個白眼,道。

這時候,他是第一次聽說,一個實力隻有丹境的年輕人,居然要保護自己。

冇錯!

東不冷的修為,隻有丹境!

這看起來境界非常低!

可實際上,在很多人眼中,東不冷也是個修煉奇才了。

畢竟,他的年紀,跟蘇家那些三代弟子差不多。

比起蘇不夜,也是大個三四歲。

但他的修為,卻已經踏入丹境,而蘇家那些年輕人,最厲害的還是開脈境。

這與之一比,便知道差距有多大了。

“當然有關係了!”

東不冷小心翼翼湊了過來,微聲道。

“我跟你說,那個紫衣中年,乃是我二叔,等會咱們有危險的話,可以讓二叔保護咱!”

聞言,蘇辰神色一陣古怪。

他的目光,看了一眼紫杉中年,又看了看東不冷。

“不像啊……”

蘇辰嘀咕一聲。

“哈哈,蘇兄好眼力,他是我乾叔叔!”

東不冷尷尬的笑了笑,解釋道。

“咦……我就聽說過乾爹、乾孃、乾兒子,這會,第一次聽說,還有乾叔叔的。”

蘇辰大有深意的看了東不冷一眼。

“咳,蘇兄,你可彆想歪啊,我是讀書人,可不懂那些個亂七八糟的事情。”

東不冷連忙撇清楚道。

雖然他嘴上說著是不懂,可實際上,他的表情已經出賣自己了。

他絕對知道蘇辰話中的深意。

這世上,總有一些人,比較特殊,喜歡行那龍陽之好,而兩個男人,若是年紀相差得有些大,那麼,其中一個人,就會喊另外一個人‘乾叔叔’。

彆問蘇辰是怎麼知道的!

問就是……亂猜的!

“我們真不是你想的那種關係!”

東不冷被蘇辰的目光盯得有些發毛,又給自己強行辯解了一句。

“那你們是什麼關係呢?”

蘇辰興致盎然,問道。

“他跟我爹是結拜兄弟,我喊他一聲二叔,冇錯吧!”

東不冷翻了個白眼,道。

“這倒冇錯,不過,他跟你爹是結拜兄弟,而他又是東陽府主的人,那你爹,該不會就是……”

蘇辰裝作很是驚訝的樣子,還冇說出來,立刻被東不冷阻止了。

“噓!”

東不冷連忙做了個禁聲的動作。

“彆說了,這裡人多眼雜,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