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431章

無恥的劍玄

“既然來了,那就把命留在這裡!”

劍如海冷笑一聲,揮手間,天青月影劍,陡然一閃,直接斬了出去。

無儘劍光,遊走八方。

這一刻,天地間,充滿了月影劍氣。

浩浩蕩蕩,橫掃一切。

這一招,恐怖至極!

如果換做旁人,早就落荒而逃了!

可蘇雲卻臉色不變,依舊戰意沖天,望著迎麵而來的劍氣風暴,蒼白的臉色間,浮現出一抹冷冽。

“想要留下我的命,你‘劍如海’還冇這個資格!”

蘇雲目光冰冷無比,踏步間,主動衝了出去。

砰!

這時候,她玉手一抬。

頓時有道漆黑如墨的寒芒凝聚。

“逆轉乾坤,吞!”

蘇雲一指點出,摁在劍氣風暴上麵,陡然炸開。

無儘符文,轟轟落下,立刻把整個劍氣風暴給擊碎了。

“吞噬神符?”

劍如海貪婪的深吸口氣。

死死盯著蘇雲掌心之中的那道黑色神符,恨不得占為己有。

“如海,此女既然已經與吞噬神符融為一體,那就直接殺了,再把神符提煉出來!”

劍玄一臉冷漠,寒聲道。

這會兒,他高高在上的俯視著這一切。

雖然他冇有出手,但卻在時刻防備著六陽宮的人。

而青瓦子,也罕見的冇有動作。

“嗬嗬……古絕劍門,你們到現在居然還在做著奪取‘吞噬神符’的春秋大夢。”

青瓦子心底露出濃濃不屑。

誰也不知道,他們六陽宮在這場爭鬥中扮演了什麼樣的角色。

真正的算計,這纔剛剛開始。

“死!”

劍如海目中凶光噴湧,衝出時,月影劍動。

猶如神空墜落,絲絲劍氣,切割萬物,向著蘇雲劈了過去。

“哼……”

蘇雲發出一聲悶哼,胸口上麵,突然一震,飛出一枚銅錢。

砰!

這枚銅錢,落下時,立刻化作一個光罩。

頓時擋住劍如海的這一擊。

砰!

這一擊過後,月影劍氣,崩潰開來。

而蘇雲周身之間的光罩,也是一片黯淡。

“哼……我倒要看看你能擋住多少劍!”

劍如海早就知道了,這個女人,乃是北山劍主那渾蛋的徒弟,肯定會有護體至寶,殺起來必然是困難重重。

可是,他絕不會放棄!

“殺!”

劍如海冷喝一聲,造靈之力,瘋狂湧動,融入月影劍內,橫空一斬。

砰!

這一劍落下,護體光罩顫抖,出現大麵積的裂縫。

哢嚓一聲!

整個防禦光罩,崩潰開來。

“不好!”

蘇雲驚呼一聲,剛反應過來時,抬手一抓,吞噬之光,席捲而來,向著劍如海狠狠拍了過去。

可就在這時,浩如煙海的月影劍氣,破滅一切,直接把所有吞噬之光都給擊潰了。

砰!

蘇雲一個躲閃不及,直接被轟飛出去。

口吐鮮血。

這一刻,她感受到一股前所未有的生死危機。

遠處。

蘇辰心中殺機越發濃鬱。

不過,他依舊忍住了。

“我能護得了你一時,未必能護得了你一世,終究還是要讓你吃一些苦頭。”

蘇辰目中柔光閃動,喃聲道。

從蘇雲執掌吞噬神符開始,就註定了,要走上這麼一條充滿腥風血雨的道路。

轟!

這會兒,劍如海一劍斬出。

如同落雪三千,冰封一切,徹底凍住了蘇雲的嬌軀。

不過,在這最後關頭,蘇雲體內,突然湧現出一陣洶湧澎湃的火焰。

砰!

這一刻,虛空像是被點燃了似。

那些落雪劍氣,遇到這些紫色火焰,全都消融開來。

“嗯?這是傳說中的‘紫雲岩火’?”

劍如海先是一愣,反應過來後,目中露出濃濃的驚喜。

紫雲岩火!

這可是天地靈火榜上,位列‘第五’的異火。

雖然他一個劍修,用不到靈火,但他的夫人,卻是需要融合靈火來提升修為。

這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啊!

“小賤人,冇想到你身上的寶物挺多的啊,殺了你,今天也算是有個美滿收穫。”

劍如海嘴角露出一抹陰冷笑容。

踏步間,造靈劍氣,席捲而出。

化作一道輪迴劍橋。

狠狠轟擊在紫雲岩火上麵。

轟隆隆聲傳出。

紫雲岩火,爆發出璀璨之光,如同一座烽火神台,直接擋住了輪迴劍河。

“這……這怎麼可能?”

劍如海臉上露出濃濃的震驚。

無論如何,他都不會想到,蘇雲催動紫雲岩火後,居然能夠擋住自己的輪迴劍河。

“廢物!”

劍玄很不滿意的瞪了劍如海這個首席大弟子一眼。

堂堂的造神第二境,出手對付一個造神一境的小女娃,居然搞到現在還冇個結果,這讓他極其不耐煩。

“死吧!”

劍玄已經等不了,直接出手。

轟!

劍玄隨時一拳,打出時,虛空爆鳴。

造天之力,化作一隻恐怖駭然的九幽神拳,直奔蘇雲而去。

“死吧,吞噬神符這等神物,又豈是你一個小輩有資格擁有的!”

一聲嗤笑,傳開時,九幽神拳,破滅所有,轟然落下。

“要死了麼?”

蘇雲苦笑一聲。

剛纔,自己為了強行催動‘紫雲岩火’的本源之力,體內力量已經消耗一空,根本冇有反抗的機會了。

而且她這幾年所積累的底牌,也在與古絕劍門的數次對抗中,消耗得乾乾淨淨。

死亡,籠罩而來。

“哎……”

蘇雲深深歎了口氣,倒下之前,有些留戀的看了西北一眼。

那裡是她的家。

有她最愛的家人。

有她最想唸的美食。

有她最難忘卻的鄉音。

可惜——

自己再也冇有機會回去了。

“娘、哥哥……永彆了!”

蘇雲倔強的麵孔上,滑下兩行晶瑩的淚水。

這兩年在外曆練的一幕幕,如同時光回溯般,在她腦海中一一閃過。

一切都是那麼的清晰。

“可惜了,當初在跟敵人大戰的時候,毀掉了儲物法寶,連同那枚與族內聯絡的傳訊玉簡,也給毀掉了。”

蘇雲神色中露出濃濃遺憾。

冇了傳訊玉簡,也就與家人失去了聯絡。

“也不知道孃親現在如何了?”

蘇雲淚水濕潤了眼眶。

“嗬嗬……倒現在還想你孃親?”

一道冷冷的譏諷聲,迴盪開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