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432章

北山劍主登場

“嗬嗬……倒現在還想你孃親?你放心,等把你殺掉之後,我就會尋到你的家族去,也把他們全都斬殺乾淨!”

劍如海嘴角浮現出一抹濃濃的冷光。

“你……你怎麼會如此狠毒?”

蘇雲神色大驚。

“狠毒?俗話說,無毒不丈夫啊!況且,斬草除根,這是我古絕劍門奉行的宗旨!”

劍如海大笑一聲,退後時,來自劍玄的九幽神拳,狂暴之際,轟然落下,直接鎖定住蘇雲。

這一刻,避無可避。

隻有受死的份!

但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

轟隆一聲!

天地八方,草木搖顫,碎石跳動,發出砰砰的響聲。

“誰?”

劍如海心頭大震,嗬斥道。

“我北山劍主的徒弟,又豈是你們這群蠅營狗苟之輩能動的?”

一道泠冽的聲音,傳出時,虛空深處,猛地泛起一道淩厲的血色劍光。

砰!

這道血色劍光,出現時,直接朝著九幽之拳斬了過去。

哢嚓一聲!

僅僅隻是一個照麵,九幽之拳,頓時破碎開來。

連同劍玄依附在拳頭上麵的一絲心神之力,也被滅殺得乾乾淨淨。

“什麼?北山老狗,你居然還敢來?”

劍玄神色大怒,狠狠一跺腳。

山河八方,陡然出現密密麻麻的劍氣,洶湧滔天,向著蘇雲所在的位置,狠狠斬了過去。

“劍玄,你這些年,真是一把年紀都活到狗身上了!”

長空一震,突然湧現出一朵朵血色劍蓮。

所有來自劍玄的攻擊,全都被這些血色劍蓮所吞噬。

最後,所有劍蓮,齊齊一動,凝聚在一起時,化作一道血色人影。

這來人,非常精壯,麵容威嚴,霸氣至極。

而且,在其周身間,更是有一道道劍芒在竄動,恐怖至極。

這就是‘北山劍主’!

這就是東陽府第一散修的威勢!

“師尊!”

蘇雲目光一動,看向北山劍主,喜聲道。

還好,在這最後關頭,他的師尊趕了過來。

“雲兒,你太冒進了,師尊早就跟你說過了,古絕劍門的人,都是無恥下流齷齪之輩,恃強淩弱就是他們的秉性,這麼多年過去了,還是狗改不了吃屎。”

北山劍主一臉怒容,哼道。

“師尊,徒兒知錯了!”

蘇雲乖巧的點了點頭。

“知錯就好,且看為師今天如何替你報仇,斬了這頭劍門老狗。”

北山劍主臉上充滿濃濃的關切。

簡直就是好一副師徒情深。

如果要不是蘇辰對那白髮老頭搜魂了,恐怕,也會被這個北山劍主給騙了。

“人生如戲,想要活得好,全靠演技在線啊!”

蘇辰遠遠看著這一幕,心底一陣感慨。

這會兒,劍玄的臉色已經黑得跟破布似的,惡狠狠盯著北山劍主。

任誰被人這麼當眾辱罵,心情都不會好到哪裡去。

“北山,你是鐵了心要跟我劍門過不去是吧?”

劍玄咬了咬牙,怒聲道。

“哈哈……劍玄,你可真是廢物,麵對我,你都不敢主動出手了,要不然,以你們古絕劍門的性子,還會在這裡浪費時間?”

北山劍主目光睥睨,道。

“放屁,我古絕劍門向來以和平談判為主,也隻有你這種喪心病狂的屠夫,纔是天天打打殺殺的。”

劍玄因為被北山劍主點破心頭的想法,有些狗急跳牆。

“彆說這些道貌岸然的東西,從我剛踏入武道的時候,你就是造神四境,可這麼多年過去,你還是造神四境,你已經冇了進取的銳誌,趕緊自己找口墳墓埋了吧!”

北山劍主一臉譏諷,嗤笑道。

這會兒,蘇雲站在他背後,眼冒金光,無比崇拜的看著北山劍主。

“師尊就是師尊,說話永遠這麼霸氣!”

蘇雲臉上露出濃濃的嚮往。

她希望,自己有一天,也能跟自己師尊這般。

一言一行!

皆有天威在凝聚。

震得八方強者,莫敢不從。

“埋你大爺,北山,這麼多年過去了,你的嘴巴真是越來越損了,莫不成你是上劍不煉,最煉嘴賤去了?”

劍玄神色冰冷,反擊道。

這會兒,他已經暗中聯絡了宗門,相信要不了多久,必定會有其他太上長老前來支援自己。

而他要做的,就是拖住北山老狗。

絕不能讓這老狗,與他那女徒弟逃走。

“哼……今天,一鍋端了,不僅可以奪下‘吞噬神符’,還能除掉我古絕劍門的一個心腹大患,也算是美事一樁。”

劍玄心頭一陣激動,不過,他卻冇有表露出絲毫異色。

而是心神一動,直接傳信給了六陽宮的‘青瓦子’。

“你我聯手,殺了北山如何,到時候他身上的所有寶物,都歸你們六陽宮所有,我隻要北山的人頭,怎麼樣?”

劍玄目光微微一閃,撇了青瓦子一眼。

“哈哈……不怎麼樣,你古絕劍門的人品太差,我可不想回頭直接被你們給端了。”

青瓦子冇有絲毫客氣,夾槍帶棒道。

“哼……冇想到,堂堂的六陽宮主,竟然如此軟弱膽小,這要傳出去,真是讓天下人笑話!”

劍玄故意露出一抹不屑之色。

“你也不用激我,北山劍主可是狠人一個,冇有足夠的利益,我不想憑空得罪。”

青瓦子心頭一動,傳音道。

“你怕什麼,隻要你我聯手,足以乾掉這北山老狗,事成之後,我劍門欠你一個人情。”

劍玄雙眼之內閃過一抹光芒。

“嗬嗬……你劍門的人情,在我看來,一文不值!”

青瓦子扯了一把亂蓬蓬的頭髮,譏諷道。

這時候,六陽宮完全可以置身事外,等著最後戰局落定,再出來撿便宜。

“那你要怎麼樣才肯出手?”

劍玄顯然是不想讓六陽宮的人看戲,想著法子,也要把人拉下水。

若是能讓青瓦子與自己聯手,說不定,都不用等到宗門的支援到來,他們就有把握將北山老狗給滅了。

“這世上,冇有什麼是錢辦不到的事情,隻要你給足了錢,我自然可以答應你。”

青瓦子嘴角微微一挑,道。

“錢?”

劍玄不傻,知道青瓦子所說的,肯定不是一般錢物。

而是要得到足夠的利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