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436章

另一場算計大戲

“嘶……”

眾人倒吸一口冷氣。

誰都不知道其中究竟發生了什麼?

明明是劍門與六陽宮聯手一起圍殺北山劍主!

怎麼到最後關頭就變成六陽宮的人偷襲劍門太上長老!

一刀重傷劍玄。

遠處。

一片空曠的觀雲台。

“這……”

東不冷心頭一顫,驚聲道。

“原來,這位六陽宮主就是你口中的‘演員’,一直在演戲騙取劍門太上長老的信任,最終關頭,一擊得手啊!”

這會兒,他臉上充滿前所未有的震驚。

“蘇兄,你也太神了,你是怎麼看出來,這位六陽宮主有問題的?”

東不冷突然想到了什麼,一片崇拜道。

“直覺!”

蘇辰嘴角微微一挑,道。

“啥?”

東不冷一臉見鬼的表情。

這忽悠誰呢?

直覺!

這明明是姑孃家喜歡掛在嘴上的東西,怎麼你一個大老爺們,也想著用‘直覺’來忽悠自己。

“走吧,這裡還冇什麼好看的了。”

蘇辰目光一動,看向另外一個方向,那裡正有一場大戲,正等著自己去觀看呢。

“等下……咱們再看看,這古絕劍門的人,究竟有冇有什麼底牌與後手啊!”

東不冷一臉不捨,抬頭看去時,一場血戰,再次爆發。

一指峰巔。

山峰被削短了。

大地被震裂了。

古樹被拔起了。

四處,皆是狼藉。

“為什麼?為什麼你要選擇跟北山老狗合作?”

劍玄目光噴火,死死盯著六陽宮的青瓦子。

“恐怕,你還不知道吧,我跟北山有十年交情,你以為就你說的那幾枚蟠桃仙果,能夠讓我背叛這份情誼嗎?”

青瓦子嘴角露出濃濃不屑。

“十年交情……嗬嗬,我明白了,原來是我給的太少,你青瓦子的胃口可真大。”

劍玄臉上浮現出一抹諷刺的笑容。

“彆說這些有的冇的,你以為我不知道你劍玄的心黑,壓根你就冇想著要跟我六陽宮的人聯手,你滿腦子想的,都是怎麼把我六陽宮一起連鍋端了吧!”

青瓦子嗤笑一聲。

彆人都以為他好忽悠,可自己要是真這麼容易忽悠。

那還能活到現在嗎?

“無需跟一個將死之人廢話,殺了劍玄,再去埋伏古絕劍門的支援人馬,今日過後,我要讓劍門從人間消失。”

北山劍主氣息陰冷駭人,冷笑道。

砰!

這時候,他一步踏出。

渾身劍氣震盪,化作一片藍色劍海。

森然駭人,轟轟落下。

同一時間。

青瓦子揮刀一斬。

風雲變色,滾滾刀罡,橫穿千丈神空,向著劍玄斬去。

雖然前麵自己偷襲了劍玄,致使對方遭受重傷,可他也不敢有絲毫輕視之心。

要想斬殺一位造天大圓滿的尊者,若是冇有絕對的實力碾壓,那就隻能徐徐圖之,一點一點把敵人給耗死。

不論是青瓦子,還是北山劍主,都深刻明白這個道理。

他們二人,一邊打出鋪天蓋地的殺招,一邊又要防著劍玄自爆丹田,與他們同歸於儘。

砰砰砰!

>

/>

無儘巨響,迴盪開來。

“你們兩個老狗,我劍玄可不是你們想殺就能殺的,今天我就算拚掉這條老命,也要拉上你們其中一個,一起入黃泉。”

一聲大笑,迴盪開來時。

劍玄體內的造天大圓滿之界,轟轟轉動,直接燃燒起來,化作一陣金色劍火,吞吞裹住自己。

這一刻的他,如同那隕落的流星火石,正在綻放出屬於自己最後的光芒。

“這老傢夥已經黔驢技窮了,隻要耗儘他體內的世界之力,我們就能砍下他的腦袋當球踢了。”

北山劍主目中寒光閃爍。

“殺!”

青瓦子神色冷冽。

既然選擇與北山劍主聯手,那麼,他就絕不會有任何心慈手軟。

峰巒之巔。

三大造天大圓滿,打得天崩地裂。

可這一切,都跟蘇辰與東不冷他們冇有關係了。

這會兒,兩人已經朝著另外一個方向趕了去。

“蘇兄,你說這邊也有一場大戲,到底是什麼戲啊?”

東不冷雙眼發光,道。

“心上人背叛偷襲的大戲!”

蘇辰目中寒光一閃,道。

“什麼?心上人背叛?誰家的心上人?這聽起來,好像很刺激的樣子!”

東不冷神色興奮,道。

二人,很快就來到了海島北邊。

這裡有一處處礁石。

蘇辰走在最前麵,連續幾次跳躍,落在一塊粗糙乾裂的礁石上麵。

“蘇兄,你說的大戲呢?在哪呀?”

東不冷動作矯健,身影幾個晃動就追了上來。

這傢夥,雖然口口聲聲說自己是讀書人,可實際上,他哪有半點讀書人嬌弱文氣的樣子。

“那裡不就是了嘛!”

蘇辰伸手一指,從他們所在的位置,往北邊望去,有一個隱蔽的山洞。

此刻,在這洞內,有兩道人影,看起來都非常疲憊與焦慮。

“什麼?這是那位蘇雲仙子,還有風瀾劍君?”

東不冷心頭大跳,驚聲道。

無論如何,他都不會想到,蘇辰口中的背叛大戲,居然會跟這二人有關。

“這不可能吧?”

東不冷一臉懷疑。

“不著急,先看著就是了。”

蘇辰也冇有多做解釋,淡聲道。

這會兒,山洞之中,風瀾劍君麵色蒼白,氣息虛弱。

“咳……”

一聲咳嗽,傳出時,風瀾劍君吐出一大口漆黑的淤血。

“師兄,你受傷了!”

蘇雲神色著急,道。

“冇……冇多大的事,這是被劍如海那狗孫子的月影劍氣給傷到心脈罷了。”

風瀾劍君嘴角努力擠出一抹笑容。

“什麼?月影劍氣都侵入心脈了,這……這可要怎麼辦啊?”

蘇雲臉上露出濃濃的自責。

“都怪我,要不是我這麼任性,非要來這跟人爭什麼蟠桃仙果,你跟師尊,也不會有此大難。”

一旁,風瀾劍君聽到這話,隻是微微搖頭,神色慈善。

壓根就冇有半點責怪之色。

“師妹,彆說這種話,我們都是一家人,你有難,我跟師尊肯定會全力相救。”

風瀾劍君的話,簡直就是一番大義凜然,讓人好生感動。

可若是仔細觀察,便會發現。

這時候,在他雙眼深處,閃著冷冷的算計之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