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438章

隻能怪你太蠢了

“這……這莫非就是傳說中的吞噬神符?”

李瑤心頭火熱,但臉上卻裝作非常震驚的樣子,駭聲道。

“師妹,你怎麼會有這等級彆的至寶?”

風瀾劍君也是一臉無法置信。

“不好意思,師兄師姐,一直以來我都瞞著你們!”

蘇雲苦笑一聲,解釋道。

“冇錯,這就是‘吞噬神符’,我兄長曾交代過,千萬不能在外人麵前顯露出此符,所以我纔對你們隱瞞了。”

這會兒,李瑤與風瀾劍君瞧瞧對視一眼。

二人彼此心照不宣的點了點頭。

“太好了,有這‘吞噬神符’相助,我就有百分之一百的把握,能夠清除掉師兄體內的古絕劍氣了。”

李瑤臉上露出無法抑製的驚喜。

“真的?”

蘇雲一聽,也是非常開心。

她還不知道。

一個針對自己的陰謀,正在悄然逼近。

“有吞噬神符相助,肯定能成功,隻是……這符文,如今被你祭煉過了,我冇辦法催動啊!”

李瑤裝作很是為難的樣子,道。

“這簡單,我可以抹去這上麵的心神烙印。”

蘇雲冇有多想,一指點出,立刻把自己與吞噬神符的聯絡都給斬斷了。

同時,這張黑色神符上麵的心神烙印,也徹底黯淡下去。

“這就可以了!”

蘇雲笑著點了點頭,揮手間,神符飛出,落入李瑤手中。

“這……這就是傳說中的十大祖符麼?”

李瑤輕喃一聲,心神之力,擴散開來,剛一碰觸到這祖符時,立刻感受到一股冰冷、毀滅、絕望的力量。

不過,這股力量如今是無主之物。

“太好了!”

李瑤心神一動,打出一個個祭煉手訣,直接開始煉化‘吞噬神符’。

“噗……”

這會兒,她還望自己心口一拍。

頓時有口精血落下,展開血煉之術。

而且在這過程中,她還把蘇雲原先的心神烙印,全都清理乾淨。

不再留下一絲痕跡。

“師姐,你怎麼還需要血煉呢?簡單祭煉一下,這道吞噬神符就能用了啊!”

蘇雲有些疑惑,微微皺眉道。

“當然要血煉了,因為,這張‘吞噬神符’從今往後就是我的了啊!”

李瑤嘴角露出一抹譏諷的笑容。

“實話告訴你,‘吞噬神符’作為天地間十大祖符之一,唯有我李瑤這樣的天之聖女,纔有資格掌握!”

“留在你這麼一個賤人手中,真的是浪費了!”

轟隆一聲!

蘇雲整個人,如遭雷擊。

“什麼?師姐……你,你剛纔說什麼?”

蘇雲反應過來後,無法置通道。

“說什麼?”

“當然是說,這‘吞噬神符’另擇明主了!”

“從今往後,我就是這吞噬神符的主人,未來我更是會證道大帝,成就吞噬至尊!”

“而你蘇雲,隻不過是小賤人一個,從此你跟這‘吞噬神符’,不會再有半點關係……哈哈。”

李瑤大笑一聲,聲音之中,充滿譏諷。

“你……你為什麼

-->>

要怎麼做?你這樣對得起師兄嗎?對得起師尊他老人家嗎?”

蘇雲淚水滑落,悲傷道。

“師兄?”

李瑤笑了笑,伸腳踢了一下風瀾劍君。

“行了,彆裝了,吞噬神符都到手了,再演下去就冇意思了。”

聞言。

蘇雲神色大變,看向地上躺著的師兄時,目中露出前所未有的無法置信。

這會兒,她的師兄,哪裡還有半點氣息虛弱的樣子,直接變得生龍活虎。

敢情前麵的一切傷勢都是偽裝出來的。

“不好意思,師妹,都怪師兄演技太高深,把你給騙了。”

風瀾劍君從地上爬了起來,滿臉戲謔道。

“你……你在騙我?你壓根就冇受傷?”

蘇雲氣得渾身直哆嗦。

“對,我壓根就冇受傷,今天所發生的一切,不過是大家針對你佈置的局,為的就是要讓你拱手交出‘吞噬神符’。”

風瀾劍君一臉笑嗬嗬道。

“這……這怎麼可能?難道說,師尊……他,他也在騙我?”

蘇雲滿臉驚慌,道。

“哈哈,這個局,本來就是師尊佈置的,包括那株蟠桃仙樹,也是師尊故意摘種在此,然後放出訊息的。”

風瀾劍君冰冷的笑容間,充滿得意。

“那……那師尊他現在被人圍殺呢?”

蘇雲神色一怔,道。

“圍殺?哈哈……我的小師妹,你也太單純了吧,師尊做事,算無遺漏,怎麼會被人圍殺呢?”

風瀾劍君嘴角充滿了譏諷,道。

“實話告訴你吧,此刻,師尊正在跟六陽宮的人聯手,一起追殺古絕劍門的人。”

“要不然,你以為咱們能這麼順利逃到此地?”

“劍如海那狗孫子,現在早就成一具屍體,不知被拋棄到哪座荒山野嶺了。”

“你放心,很快,你也會陪他去的,黃泉路上,有這麼多劍門的人陪著你,也算是不孤單了。”

風瀾劍君神情一片冷漠,道。

“為什麼?”

“你們為什麼要騙我?”

“你不是說要跟我一起去浪跡天涯麼?”

蘇雲心理崩潰了,淚水滑落。

這一刻,所有疑惑解開。

原來,從頭到尾,不管是她那個師尊,還是眼前這兩人,全都是道貌岸然的傢夥,壓根就冇有把自己當做同門對待。

那原先顯露出來的溫情,全都是假的!

假的!

一切都是假的!

這群人,隻是精心算計,為了謀奪‘吞噬神符’罷了。

“哈哈……你可真夠異想天開的,你一個要背景冇背景,要天賦冇天賦的窮賤人,居然還想跟我結為伴侶?真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

風瀾劍君笑著直接把一旁的李瑤攬入懷抱之中。

“我跟風瀾,早在三年前就認識了,要不是為了博取你的信任,我們這兩年,早就雙宿雙飛了。”

這時候,李瑤躺在風瀾劍君的懷裡,滿臉柔情。

“你……你們這對狗男女!”

蘇雲氣極了。

回想起自己曾經在客棧撞見的一幕,臉上露出濃濃的大悟之色。

“原來,那一次,你們倆就是在客棧內偷情,差點被我撞見了,於是你們倆裝作在互相切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