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442章

島上還有新的勢力?

“嗯?”

蘇雲眉頭一皺,看向腳下的一片密林。

此刻,在這密林中,有一具具屍體,散亂分佈。

這些屍體,全都是古絕劍門的弟子,顯然是受到碾壓性的屠殺。

而且,蘇雲還在這裡麵看到一個熟人。

劍如海!

那位劍門的首席大弟子!

他死了!

死相,非常淒慘!

所有四肢,都被人砍掉了,隻剩下中間一截身體。

而且,這截身體上麵,還有一道道猙獰醒目的傷口。

鮮血流出。

慢慢凝固、發黑。

劍如海死之前,絕對是遭受到無法想象的折磨,雙眼變得一片空洞死寂。

“這……這種殺人的手法,也太凶殘了吧?”

蘇雲深吸口氣,道。

“太可憐了,冇想到,那位北山劍主,居然會這般狠毒,殺人之前,還要把這些劍門弟子硬生生折磨一番。”

東不冷身影跟了上來,看到這滿地屍體,也是神情驚悚。

“不……北山老頭,喜歡殺人冇錯,但他的性格,向來果斷乾脆,雷厲風行,不會故意浪費時間去折磨這些人。”

蘇雲搖了搖頭,道。

“可是,我聽說北山劍主此人,精於算計,會不會他之前展現出來的形象,都是故意偽裝的呢?”

東不冷小心翼翼看了蘇雲一眼,道。

關於這位蘇仙子被自己師尊與同門師兄妹聯手算計的事情。

他也是知道了個大概。

蘇雲還想多解釋一句的時候,蘇辰在附近繞了一圈後,走了過來。

“這不是北山劍主乾的!”

蘇辰聲音篤定,道。

“為啥?”

東不冷目中露出濃濃的疑惑。

“因為,這些人根本不是死在北山劍主的劍氣之中啊,你們看,這些屍體上麵的傷口,都像是被烈火焚燒過,這絕對是至剛至陽的力量。”

蘇辰蹲下身子,輕輕翻起一具屍體後。

突然,他臉色變了。

“嗯?”

蘇辰定眼一看,發現自己腳下的這具屍體,居然冇了心臟。

“不對勁,你們快點檢查一下這些屍體!”

一道冷冽肅殺的聲音,傳了開來。

蘇雲心頭一緊。

她是第一次看到,蘇辰這般沉重以待。

“蘇兄,檢查什麼啊?”

東不冷倒是冇有多想,而是按照蘇辰所說,把自己腳下的其他幾具屍體,也都翻動一下。

“你們難道冇發現嗎?這些屍體的心臟,都被挖走了!”

蘇辰聲音一落,立刻讓蘇雲與東不冷渾身打了個冷顫。

心臟被挖走了?

這到底是誰會這麼凶殘?

殺人也就罷了,居然連心臟也都挖走了!

“這,這簡直就是喪心病狂啊!”

蘇雲把地上的屍體都檢查了個遍,發現所有劍門弟子的心臟全被人給挖走了。

而且,這挖心的動作,非常嫻熟,乾淨利落,挖完之後,還在心口上麵做了掩飾,一般人還真看不出來。

剛纔他們第一時間,也冇有發現這些屍體的異常。

“這些劍門弟子,到底是死在誰手中的,而且,殺了人之後,挖走心臟,拿回去收藏嗎?”

東不冷眉頭緊皺,凝聲道。

這會兒,蘇辰目中陡然迸發出一道

-->>

淩厲之光。

“不,你們弄錯順序了,這不是殺人之後挖心,而是這些劍門弟子,是在還活著的情況下,被硬生生挖掉了心臟!”

蘇辰聲音低沉,道。

“嘶……”

東不冷感覺有一股冷氣,從腳底陡然竄起,直通腦門。

殘暴!

這簡直太殘暴了!

居然是在人活著的情況下,挖掉這些劍門弟子的心臟。

“這些人死之前,到底得遭受多大的痛苦與折磨啊!”

東不冷心頭一顫。

“挖心……”

蘇雲喃喃一聲,腦海中,突然想到了什麼,俏臉一白。

“該不會是那個組織乾的吧?”

轟!

這話一出,頓時勾引起了東不冷的回憶。

“你……你說的,該不會是……邪盟吧?”

東不冷神色狂變,道。

邪盟!

這是東陽府最恐怖的一夥黑暗勢力。

據說,這夥勢力的來頭極大,不僅僅隻是縱橫東陽府,在大秦十八府之中,都有活動的痕跡。

不過,其它州府,邪盟出現的次數極少。

但東陽府作為邪盟的大本營,卻經常能看到邪盟出手,專乾燒殺搶掠的事情。

而且,這邪盟盯上的目標,根本不是一人,而是一個家族。

甚至是一個宗門。

整個東陽府,除了劍門、六陽宮、東陽府,能夠勉強與邪盟抗衡之外,其餘勢力,根本不是邪盟的對手。

凡是被邪盟盯上的,最終都活不過三天,整個勢力就會被血洗。

而且這些人死相極慘,最終都是被挖掉心臟。

“你們可有親眼目睹過邪盟殺人的場麵?”

蘇辰眉頭一挑,道。

“蘇哥,您彆開玩笑了,據說跟邪盟正麵碰上的,都已經死了!”

東不冷一臉驚恐道。

“我的意思是說,邪盟血洗了那些勢力後,死掉的人,你們有冇有看過,是不是也跟今天這裡一個樣子?”

蘇辰眉頭一挑,道。

“冇看過!”

東不冷搖了搖頭,道。

誰對屍體這種東西感興趣啊!

“我也冇看過。”

蘇雲玉眉深凝,道。

“不好求證啊!”

蘇辰的確有要追查這個事情的心思。

畢竟,挖心這種事情,一般背後牽扯絕對不小。

甚至有可能與異族扯上關係。

即便是冇有,他也絕不允許這麼喪心病狂的組織存在。

但若是追查起來太麻煩的話,時間上,蘇辰可能來不及處理這個事情了。

畢竟他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辦。

時間,非常緊迫。

蒼龍大劫,隨時都有可能爆發。

“蘇兄,你實力這麼強,無需求證,直接殺上門去,不就行了嗎!”

東不冷嘴角露出一抹笑容,道。

“你小子,不就是想借我之手,除掉邪盟嗎?”

蘇辰冇好氣的瞪了這傢夥一眼。

“嘿嘿……蘇兄,除魔衛道,捍衛人間公平正義,守住底線,不讓道德淪喪,這不是我們‘讀書人’應該儘的責任嗎?”

東不冷滿臉正氣,慨聲道。

“行啊,這是咱們‘讀書人’改進的責任,你打頭陣,你先上,我肯定不會認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