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444章

邪盟令牌

“青瓦子死前,雙眼圓瞪,眸子之中,除了痛苦,還有濃濃的無法置信,這說明,對他下毒手的人,一定是彼此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了。”

蘇雲神色冷靜,分析道。

“對,從他死前的表情變化,我們能得出一個結論,那就是,他壓根就冇想過,自己會死在對方的手中。”

蘇辰輕輕點了點頭,蹲下身子,認真打量了一眼青瓦子的胸口。

“果然,這下手的力度與動作,一模一樣!”

此刻,青瓦子胸口上麵的血肉,被一層層切開,且還帶有一絲絲焦黑的氣味,與前麵劍門那些人的死狀一模一樣。

甚至,胸膛上麵的傷口,也都如出一轍。

這說明。

下手的是同一個人。

否則不可能做到這般一致。

“不對!”

突然,一聲驚呼傳了出來。

蘇雲走到青瓦子跟前,伸手一吸。

吞天神符的力量,轟轟運轉,刹那落下,籠罩住青瓦子的麵門。

也就幾個眨眼的功夫。

蘇雲玉手一收,掌心之中,靈氣漩渦,轟轟運轉。

但仔細觀察,這些從青瓦子體內吸收出來的殘餘靈氣,乾淨無暇。

根本冇有被毒物汙染過的痕跡。

要知道,這世上的毒物,千千萬萬,而一旦進入體內,必定會與軀體發生反應,形成各種各樣的毒效。

隻要出現毒效,那麼,一定會留下痕跡。

但是,蘇雲這時候卻冇有在青瓦子體內發現任何毒效的痕跡。

這纔是讓她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

“既然冇有毒效,那就排除了用毒,如此一來,隻剩下一個可能,那就是直接動的手。”

蘇辰也冇有多大的驚訝。

即便是同為造天大圓滿,突然出手偷襲之下。

青瓦子也未必能抵擋得住。

而且,對方甚至用上了某種法寶,瞬間震懾住青瓦子也有可能。

蘇辰這幾年在外曆練,所遇到的法寶,多了去了。

當初他意外獲得的一塊夢魘之骨,不就能把敵人給定住,直接迷暈神魂。

雖然時間不長,但卻足夠爆發必殺一擊。

“直接動的手?難道是熟人偷襲?六陽宮之中有邪盟的人?”

東不冷雙眼一縮。

這可不得了,要是六陽宮真有邪盟的人,那就是一個驚天大案啊!

“飛船上,檢查一遍吧!”

蘇辰開始往右邊的艙室走去,推開門,入眼望去,橫七豎八躺著的都是屍體。

而且,這些屍體都有一個特征。

那就是被人挖掉心臟。

“這……這些六陽宮的弟子,死狀與劍門的人,一模一樣啊!”

東不冷後背一陣發冷。

恐怖!

大恐怖!

古絕劍門與六陽宮,乃是東陽府最為頂尖的兩大勢力。

可他們的長老與弟子,全被邪盟之人挖光心臟。

這訊息一出,必定會讓劍門與六陽宮震怒。

東不冷有種強烈預感。

這東陽府,要亂了。

殺戮再起!

誰又能在這波濤駭浪的武道世界中獨善其身?

“哥,要不,我們把這裡的事情查清楚再走吧,邪盟的人,實在太喪心病狂了。”

蘇雲臉色猶豫了一下,咬牙道。

“這……”

蘇辰冇有第一時間拒絕。

>

r

/>

正在考慮的時候,遠處,突然飛來一道人影。

砰!

這道人影,落下時,化作一箇中年人,頭髮花白,穿著一身灰褐色的長袍,麵色有些緊張。

“見過公子!”

劉承一低下頭,恭聲道。

“嗯?跟人起撕殺了?”

蘇辰一眼就看出來了。

這會兒,劉承一體內血氣一陣躁動,明顯是才經曆過一場生死廝殺。

而且,敵人的實力應該很強。

最關鍵的是,這傢夥把衣袍給換了。

要不是撕殺弄壞了袍子,誰會在外麵,無緣無故的換掉衣飾。

“回來的時候,遇到劍門的人了,他們正在島上,不分青紅皂白的抓人,好像是正在追查凶手的事情!”

劉承一神色凝重,道。

“劍門的人不是都死光了嗎,這哪裡又來劍門的人?”

蘇雲愣了一下,道。

“這座海島,距離劍門總部不算遠,劍玄死之前,肯定是發出求救信號了,劍門內的其餘太上長老,肯定是過來支援了。”

東不冷眉頭一皺,道。

“公子,這個東西是我在破解了海島底下發現的。”

劉承一取出一塊黑色令牌,道。

“什麼?這是邪盟的鐵神令!”

東不冷看到這塊令牌後,嚇得臉色都白了。

“邪盟的東西?這裡麵有什麼說法嗎?”

蘇辰目光一閃,道。

“這是邪盟的一種身份象征,據說,隻有持此令牌者,才能自由進出邪盟所在的區域。”

東不冷深吸口氣,道。

“我看看!”

蘇辰伸手一抓,黑色令牌,落入手中,仔細觀察起來。

他的心神之力,何等強大,一眼就看穿了這個令牌的構造。

“原來,這裡麵是一個傳送陣啊!”

蘇辰正要開始探查這個傳送陣的時候,外麵,突然傳來轟隆隆一聲巨響。

“好啊,原來就是你們這群邪盟的雜種,殺了我劍門的人!”

轟!

蒼穹之中,一個黑髮狂飛的男子,踏空而來,渾身爆發出滾滾咆哮的雷霆之力。

“不好,這是劍門中排行第三的狂雷劍手‘簫賜’!”

劉承一神色大變,道。

“公子,都怪我一時不慎,讓這劍門的人跟蹤了,這才引來強敵!”

一旁。

蘇辰三人,全都是一臉平靜。

狂雷劍手?

劍門中的造天大圓滿?

那又如何!

今日,死在蘇辰手中的造天大圓滿已經有一個了。

此人膽敢在他蘇辰麵前耀武揚威,也隻有一個結局。

那就是——

死!

“強敵?他在我眼中,還配不上是強敵!”

蘇辰神色淡淡,道。

“好狂妄的小子!”

簫賜一聽到這話,勃然大怒,喝道。

幾乎就在他要動手的時候。

虛空一震,走出來一個身子乾枯的老人。

“的確,能夠殺掉劍玄的人,有資格說這一番話!”

這老者聲音如同鐵索摩擦般,冷得嚇人。

“你……你是傳說中的劍鬼!”

東不冷渾身一個哆嗦,顫聲道。

“你一身血氣全都在養劍,所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