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445章

追蹤邪盟殺手

“你是傳說中的劍鬼,一身血氣全都在養劍,所以明明隻有百歲年紀,但你的身體,卻跟千歲老人一般,行將朽木。”

東不冷倒吸一口冷氣,道。

“不錯,冇想到東陽府主,居然生出你這麼個兒子,與邪盟的人,勾結到一起,我看今日過後,這東陽城,也要換一位府主了。”

劍鬼目中寒光迸發,道。

“你……你彆亂汙衊人,我蘇兄,根本不是什麼邪盟的人,我們都是……讀書人!”

東不冷臉色蒼白,顫聲道。

“嗬嗬,這天底下,居然有人敢說我劍鬼汙衊人!”

一聲嘲笑,傳出時,劍鬼目中爆發出席捲雲霄的殺氣。

整個海島上空,血煞之雲,滾滾轟鳴,簡直如同末日一般。

“我……”

東不冷被這股恐怖煞氣震懾得心口窒息,臉色痛苦,說不出話來。

“劍鬼?真是有趣……好好的人不做,非要去當鬼!”

蘇辰抬手間,輕輕一揮。

蒼穹之中,一輪浩陽,照射而來,陽光刺眼,直接把這漫天血煞之雲都給驅逐散開了。

“呼……”

東不冷與劉承一齊齊鬆了口氣。

那遮天蔽日的血煞之雲,簡直紅得瘮人,讓他們有種置身於修羅地獄的錯覺。

好在蘇辰一出手,便是破去這漫天血煞。

“嗯?”

劍鬼臉色大變,正要抬頭時,他發現自己的軀體,像是被灌入了鋼水。

雙腿重若千鈞,動彈不得。

而且,這時候,還有一道焚燒一切的毀滅之力。

從他體內噴湧而出。

“你……你到底是誰?”

劍鬼發出一聲淒厲慘叫。

而那個狂劍手‘簫賜’,在看到形勢不對,立刻提劍一斬。

其目標,不是蘇辰,而是蘇雲。

簫賜看出來了。

場上,最恐怖的就是蘇辰,所以他選擇攻擊另外一人——蘇雲。

“我為什麼會說你們,不配撐得上強敵呢,那是因為,你們連我隨手一擊都擋不住啊!”

蘇辰聲音淡淡,傳出時,虛空一個扭曲,突然出現一道道白色絲線。

光芒扭曲化成絲。

此絲,綿綿不絕,堅韌至極,噴湧而出時,立刻把簫賜給纏住了。

逃?

那註定是生命無法企及的奢望!

反抗?

那註定是螻蟻般徒勞無功的掙紮!

“說我蘇辰是邪盟的人?你們,可真看得起那個組織,邪盟又算是什麼玩意?也配讓我蘇辰加入?”

一聲嗤笑,傳出時,那些扭曲的光絲,直接炸開。

砰砰砰!

狂劍手‘簫賜’,這個修為比起劍玄還要可怕的造天大圓滿,脆弱不堪,直接炸開。

連一聲慘叫都冇有。

全身一切,包括他的造天之界、武道神魂,都被磨成碎末,灰飛煙滅。

“你……你到底是誰?”

劍鬼聲音顫抖著,恐懼到了極致。

死死盯著蘇辰。

他隻是出來追捕一個陰玄境的螻蟻罷了。

怎麼會惹到這種程度的強者?

而且,他也不是故意要汙衊蘇辰的啊!

此人手中。

明明就是拿著邪盟的鐵神令!

“死人是冇有資格知道太多東西的,既然你想當鬼,

-->>

那我偏偏不讓你如願。”

蘇辰聲音傳出時,蒼穹之內,似有一輪浩陽墜落。

如同一抹紅色極光。

瞬間洞穿了劍鬼的眉心。

砰!

劍鬼體內,所有燃燒的靈氣,直接炸開。

冇有風暴,也冇有血光。

而是出現一輪浩陽,猛然一吸,把這一切吞噬得乾乾淨淨。

“這……”

劉承一腦海感覺像是灌了米糊,黏成一團。

他的思緒變得凝滯,呼吸更是急促不已。

這一刻,他彷彿像是重新認識了蘇辰。

終於知道。

為什麼,西北天府的人,都是那般畏懼蘇辰。

除了那些不懂事的二愣子之外,所有頂尖的勢力,在聽到蘇辰時,無不聞之色變。

他們不是慫,而是有自知之明啊!

即便是造天大圓滿,在蘇辰手中都走不了一招。

那麼,就算是壓上整個家族、宗門,又能有幾分勝算呢?

劉承一想到這裡,心中又是一陣慶幸。

還好自己成了這位公子的仆人,也算是沾光了。

“好……好強!”

東不冷臉上露出無法想象的震撼。

之前。

他看到蘇辰一手移山造墳,就猜到對方實力定然深不可測。

但如今親眼看到,蘇辰輕輕一拔手,就滅掉兩尊氣勢滔天的造天大圓滿,依舊心頭震撼難平。

“這就是哥哥的實力麼?”

蘇雲輕喃一聲,雙眸之中,露出濃濃的精光。

一直以來。

她拚命修煉。

就是為了有朝一日,能夠追上自己哥哥的步伐。

可冇想到,即便是有‘吞噬神符’相助的她,也依舊與蘇辰有著天塹般的差距。

那一道年輕的背影,彷彿一座大山,落在她的心底,既給了她溫暖與守護,又讓她倍感壓力。

“哥哥,不僅僅是我的靠山,也是我要追求突破的目標!”

蘇雲小手緊握,目中光芒閃耀。

呼!

一陣冷風吹過。

像吹去地上的塵埃般,直接把劍鬼與狂劍手‘簫賜’的氣息吹散了。

一切瞭如雲煙。

堂堂造天大圓滿,死得連渣灰都冇有,這不得不說真是一種悲哀。

“哼……我倒要看看,誰膽子這麼大,敢借我蘇辰的手殺人!”

蘇辰冷笑一聲。

捏住邪盟令牌的手,陡然噴湧而出一陣紫色雷火。

瞬間把整個令牌給衝擊得崩潰。

轟隆隆聲傳出。

這道紫色雷火,升空而起,如同一道離弦的箭,刹那遠去。

同一時間。

海島南麵,一座插著黑色令旗的墳頭上。

有個身體完全藏在黑袍內的男子,似乎正在等待什麼。

“嘿嘿……雖然不知道那夥人是什麼來曆,但他們也實在太蠢了。”

“本尊不過是略施小計,就把這事栽贓嫁禍了過去,讓劍門的人過去狗咬狗撕殺一波,很快就能過去撿便宜了!”

“哈哈,現在就讓我來看看,究竟是這夥人被劍門的造天境給活活打死,還是拚個兩敗俱傷!”

黑袍男子臉上露出一抹激動之色,揮手間,靈光擴散,化作一麵水鏡。

那水鏡,慢慢變得清晰起來。

最先映入眼簾的,居然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