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哼蘇辰那小畜生,這次必死無疑!”

水天一臉上閃過寒光閃爍,冷聲道。

“這次,不僅要滅掉蘇辰,還要想方設法圍殺金蟬子,尋龍天盤,一定要拿到!”

水康目中殺機一閃,道。

二人,正交談著的什麼。

那傳送陣內,猛地出現一陣耀眼白光。

這白光擴散之時,從中走出一箇中年男子。

這中年男子隻有六尺之高,目光陰沉,頭髮一半漆黑,一半花白,看起來有種格格不入之感。

“歡迎長老到來!”

水康臉上露出一抹笑容,走了上去,客氣道。

“二爺,不用客氣!”

徐克淡笑一聲。

說完後,他目光一閃,看向水天一,露出和善的笑容。

“這位,想必就是無敵大哥的兒子吧!”

“冇錯!”

水康神色一動,伸手拍了一下水天一。

“臭小子,還愣著乾嘛,叫徐叔!”

“哦徐叔,好!”

水天一連忙反應過來,親切叫道。

“不錯,這小玩意送給你!”

徐克輕笑一聲,抬手間,取出一塊巴掌大小的玉佩,遞給了水天一。

“這玉佩可以釋放出守護光幕,足以抵擋住丹境後期的三道攻擊。”

“長老,這這太貴重了!”

水康臉色一驚,道。

像這種能夠抵禦丹境武者攻擊的寶物,何等珍貴。

“無妨,天一是無敵大哥的孩子,安全最重要嘛!”

徐克擺了擺手,將玉佩送出去後,目光一閃,又道。

“我聽說,尋龍天盤的事讓人給攪黃了?”

“冇錯,金蟬子被人給救走了!出手的那個人,叫蘇辰!”

水康臉色一沉,咬牙道。

“徐叔,這次你一定要將蘇辰給碎屍萬段,那傢夥,太可惡了,不僅打了我,還把二叔給羞辱了一頓!”

水天一臉上露出一抹憤怒,狠聲道。

“真是在找死,老夫定要將蘇辰千刀萬剮。”

徐克雙眼之內閃過一抹寒芒,冷聲道。

就在他們幾人談論的時候。

遠處,虛無一震,出現層層漣漪。

那漣漪擴散開來,從中飛出一個虛空氣泡。

“嗯這是小挪移符的力量?”

徐克眉毛一挑,凝聲道。

話音一落,他邁步走出,朝著虛空氣泡趕去。

水康與水天一見狀,立刻一晃,跟了上去。

“嵐蝶?”

剛一臨近,水康立刻看清楚了氣泡內的身影,驚呼道。

“你認識這人?”

徐克臉上露出一抹疑惑之色。

“徐叔,抓住她,她跟蘇辰那個小畜生是一夥的。”

水康還冇有說話,水天一忍不住叫囂起來了。

之前,九潭秘境外,水天一親眼看到,嵐蝶放話要保蘇辰。

雖然不知道他們二人具體關係,可既然嵐蝶能當眾說出這樣的話,那就證明,她跟蘇辰絕對有一腿!

“哦這樣啊!”

徐克眉頭一挑,臉上陡然閃過一抹寒光,氣勢轟轟爆發,恐怖至極。

虛空氣泡之內,嵐蝶剛睜開眼,立刻見到了一臉不善的水天一。

“水家的人?”

嵐蝶眉頭緊皺,開始還冇有多大的擔心,可是,當她目光一閃。

注意到徐克的時候,臉色一下子白了。

“風煞宗的人!”

嵐蝶忍不住驚呼一聲。

“哈哈嵐蝶,今日你就給我留下來吧,抓了你,我就不信蘇辰那小畜生還敢跑!”

水天一完全被仇恨衝昏了頭腦,不顧一切,殺了出去,揮手一拳,朝著嵐蝶轟落。

嵐蝶雖然受了重傷,可好歹也是丹境強者,又豈是水天一這種爛貨能對付的?

轟!

嵐蝶臉色冰冷,揮手間,冰刀之芒凝聚,向著前方虛無,陡然一斬。

這一擊落下,天地轟鳴,山河變色。

水天一腳步頓住,臉上露出滔天的恐懼,瘋狂倒退。

“啊徐叔,快救我!”

水天一駭聲驚呼。

“哼”

徐克冷哼一聲,頓時有股濃鬱煞氣,轟轟擴散,化作一隻黑色血手,輕輕一拍。

砰!

冰刃之芒,刹那破碎。

血手落下,輕而易舉的抓住了嵐蝶,讓她無法動彈。

“鐵血手徐克!”

嵐蝶臉上露出一抹驚駭,咬牙道。

“我說是誰呢原來是神陽老祖的弟子啊!”

徐克腦海內念頭一閃,頓時認出了嵐蝶的身份,也不在意,揮手間,封住了對方的丹海,讓她無法動用修為。

“徐克,你堂堂一個丹境強者,趁人之危,傳出去,不怕天下人笑話嗎?”

嵐蝶臉色微沉,哼道。

如果,要不是在原始森林內,被林中豹打得重傷。

後來又被荒古妖豬追殺,她又何至於如此狼狽。

若是巔峰時期的她,自然不懼這徐克絲毫,可現在,卻根本打不過,直接落對方手裡了。

“雖然趁人之危不好,可是,我這也是為了對付仇敵!”

徐克絲毫不為所動,淡聲道。

“嵐蝶,你就不要費口舌了,當初你敢在九潭秘境外,放話保蘇辰那小畜生的時候,就應該想到今日這一幕了。”

水天一臉色陰沉,哼道。

“水家,還有風煞宗,你們都是無恥之徒!”

嵐蝶大罵一聲。

“嵐蝶,你要是識相的話,好好配合我們,可以免受皮肉之苦,否則我不介意讓你嚐嚐我水天一的手段。”

水天一說著時,目光不停的在嵐蝶身上打量著。

越看越覺得這娘們漂亮啊!

水天一心底嘀咕一聲,感覺自己小腹下麵,正有一股邪火亂竄。

“讓我配合你們,門都冇有!”

嵐蝶目中充滿了憤怒,道。

“嘿嘿,這可由不得你”

水天一臉上露出一抹淫笑,搓了搓手,就要摸上去。

“水天一,你要敢碰我,我保證神陽宗一定會將你們水家血洗個遍,彆以為水無敵能保得了你!”

嵐蝶臉上露出一抹決絕之色,吼道。

“哼我水天一可不是嚇大的!”

水天一依舊一臉笑眯眯,對於嵐蝶的話,不置可否。

反正,他已經囂張跋扈慣了!

這麼些年,被他糟蹋掉的姑娘,冇有上千也有數百了。

結果,自己還不是活得好好的!倒是那些威脅自己的人,結果一個個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