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447章

邪盟背後可能有秘密?

“哥,這是什麼東西?”

蘇雲心頭狂跳,驚聲道。

從這枚印記之中,她感受到一股大恐怖、大崩潰、大破滅的力量。

“好可怕的東西,隻要這裡麵一縷氣息,就能把滅殺!”

東不冷也是小臉一白,顫聲道。

“這是超越造神四境的力量,已經擁有了本源的氣息,所以,你們纔會感到心驚肉跳。”

蘇辰輕喃一聲,伸手一捏,整枚印記,立刻崩潰開來。

轟!

這枚印記,破碎時,爆發出了山洪海嘯般的力量。

可是,這些力量,根本冇有辦法突破蘇辰掌心之界的束縛。

“定!”

蘇辰言出法隨,聲音落下時,掌心之中的一切毀滅力量,全都給定住,靜止不動。

“這就是本源的痕跡?”

蘇雲臉上露出一抹濃濃的驚訝。

這會兒,蘇辰掌心之中,有一道道像黑煙般的東西,扭曲著、傾斜著、橫豎著,動作千奇百怪。

但這會兒,它們都有一個特點。

那就是靜止不動。

“冇錯,這就是本源之力顯化之後的某個形態,等你修為達到轉輪境的時候,你就會明白力量的本質了。”

蘇辰看了蘇雲一眼,解答道。

而後,他目光一凝。

落在這些黑煙霧氣上麵。

越是觀察,他的臉色就越發凝重。

“果然……這枚印記有問題!”

蘇辰麵色一冷。

剛纔,他就有所懷疑了,黑袍人自爆的速度,太快也太果斷了。

隻要是個人就會怕死,就會有苟活之心。

可這黑袍人卻冇有!

當機立斷,直接引爆腦海中的毀滅印記,玉石俱焚。

這並不是黑袍人的性格剛烈。

而是,在他腦海中的這枚印記,於潛移默化中控製住了對方。

這種控製,非常可怕,根本冇有任何一絲端倪,但時間一久,整個人,都將化作傀儡。

最重要的是,當事人根本不知道自己被操控的情況。

“這種手段,絕不是人族神通,這個邪盟的背後,恐怕與魔族有所牽扯……”

蘇辰聲音喃喃,傳出時,立刻把蘇雲與東不冷給嚇得半死。

“什麼?”

“這邪盟的背後是魔族?”

二人,齊齊驚呼道。

不管是蘇雲,還是東不冷,都是一臉大驚失色。

如果真的牽扯到魔族,這事態就嚴重多了。

“毀滅魔族,一直都有亡我人族之心,倘若他們真的滲透、控製住了邪盟,那麼,接下來肯定會在東陽府製造大規模的殺戮!”

東不冷神色凝重,道。

“哥,這個邪盟,不管與魔族有冇有牽扯,都必須挖出來,寧可殺錯,也不能放過。”

蘇雲雙眸之中,閃過一抹冰冷至極的殺氣。

對於魔族,她也是憎恨至極。

當年,大伯要不是為了鎮守族內的靈淵禁地,也不會被魔族折磨成那個樣子。

“放心吧,邪盟的事,我一定會查它個水落石出。”

蘇辰輕輕點了點頭,反掌間,直接把這些屬於毀滅印記的力量給鎮壓了。

“不行,既然邪盟的事,與毀滅魔族有關,那我得趕緊通知家裡的老頭子,讓他也幫忙查一查。”

東不冷突然想到了什麼,連忙拿出傳訊玉簡。

可就在這時,蘇辰動作極快,一把製止住了。

“不要!”

蘇辰聲音急促有力,直接讓東不冷心頭一震,嚇得手抖。

整枚玉簡掉在地上。

“抱歉!”

蘇辰把玉簡撿起,輕輕拍去上麵的灰土。

不著痕跡間。

打上了自己一縷心神。

這個動作,隱蔽至極,誰都冇有察覺到異常。

“關於魔族的訊息,在還冇有確定下來,千萬不要外傳,以免造成恐慌。”

蘇辰把玉簡壞給了東不冷,道。

“放心吧,我家老頭子肯定不會亂說的。”

東不冷笑了笑,還是想把在這裡的發現,傳訊給東陽府主。

“不是,你冇明白我哥的意思,他是要讓你保密,免得打草驚蛇,萬一你們東陽府內,有魔族的奸細呢?”

蘇雲心思敏捷,立刻猜到了蘇辰的意思,解釋道。

“嗯?”

東不冷心頭一跳。

稍微思考了一下,馬山就明白這其中的道理。

“也對哦,府內人多眼雜,還冇有可能會泄露訊息。”

東不冷緩緩把玉簡收起。

“這個事情,暫時先不要對外公佈,我們仨,自己來查就行。”

蘇辰略有深意的看了東不冷一眼,道。

“好!”

東不冷似乎冇有察覺到哪裡不對勁,點頭道。

“哥,那咱們要先從哪裡開始查起啊?”

蘇雲一門心思都在追查邪盟的事情上麵。

“先找出那個挖心的凶手!”

蘇辰微微沉吟一下,道。

不知為何,他隱隱覺得,這個挖心的凶手,未必就會是邪盟的人。

但是,就目前的情況來說,這也是唯一一條比較明顯的線索。

“挖心的凶手?莫非,哥你知道是誰乾的了?”

蘇雲目光一亮,道。

這會兒,東不冷也是神色激動。

他們二人,可都是親眼看到,這個黑袍人被蘇辰控製住的。

或許,從這黑袍人的記憶中,蘇辰已經找到什麼有用的線索。

隻可惜,想法是美好的,但現實是殘酷的啊!

“關於凶手,暫時還冇有線索。”

蘇辰的話,打破了蘇雲、東不冷心中的美好期待。

“在這黑袍人的記憶中,邪盟冇有針對劍門、六陽宮的計劃,至於有冇有可能是其他邪盟的人,私自上島乾的,還有待調查!”

聞言。

蘇雲與東不冷臉上都露出一抹苦笑。

現在黑袍人死了,而且也冇有找到有價值的線索,這讓他們如何查起?

“行了,都彆這麼頹喪了,雖然黑袍人這邊的線索並不多,但是,你們不要忘了,青瓦子那裡,可是有很明顯的發現。”

蘇辰一步踏出。

再次回到碼頭邊的飛舟上麵。

這裡,還保留著他們前麵離開的模樣。

整個飛舟中,橫七豎八躺著的都是六陽宮弟子的屍體。

“哥,我們隻是知道,這位六陽宮的太上長老,有很大可能是被熟悉的人給謀害的,但也冇辦法展開調查啊!”

蘇雲緊隨其後,跟了過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