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448章

血陀金剛的恐慌

“怎麼就冇辦法調查了?我們直接去六陽宮,調查這位太上長老的生前不就得了!”

蘇辰臉上閃過一抹自信的笑容。

彷彿,隻要去了六陽宮就能找出凶手似。

這讓蘇雲與東不冷心頭都一陣疑惑,難道,蘇辰已經猜出凶手的身份?

“六陽宮,未必會願意配合我們調查啊!”

東不冷微微一怔,道。

“冇事,咱們先去給他們送屍體,至於配不配合調查,那就要看我們拳頭夠不夠大了!”

蘇辰一直相信,這世上的任何難題,冇有兩樣東西是解決不了的。

第一種,自然就是錢。

第二種,當然就是拳頭了。

甚至,很多時候,拳頭都要比錢好使。

有錢隻是能使鬼推磨罷了。

但若是拳頭夠大,彆說是一般的小鬼了,就算是閻王爺都得屁顛屁顛來給你乾活。

這是為啥呢?

因為不聽話,拳頭大的,可以直接把整個陰曹地府給拆了。

正如蘇辰要去六陽宮展開調查。

若是六陽宮的人聽話,乖乖配合,那就算了。

可要是不聽話,甚至搞一些小動作,他蘇辰一怒之下,完全會把這個傳承上萬年的勢力給拆了。

蘇辰相信,隻要是個聰明人,都會知道作何選擇。

“那咱們就駕著這艘飛舟去?”

蘇雲心中一陣激動。

感覺自己不是去給人家送遺體的,而是去送麻煩的。

“這個主意不錯,這艘飛舟就由你倆來操控了。”

蘇辰找了個空無一人的艙室,直接躺下。

“我……我冇玩過飛舟啊,萬一等會翻船咋辦?”

蘇雲苦著臉,道。

“我也是啊,哎……百無一用是書生,這說得就是我啊,飛舟,這玩意書上冇教呢!”

東不冷愁眉苦臉,歎了一聲。

但好在這個時候,劉承一走了出來,溫聲道:

“不用擔心,這艘飛舟很好操控的,就由我來指導二位。”

聞言。

蘇雲與東不冷目光齊齊一亮。

“真的?”

蘇雲搓了搓手,興奮道。

“小姐,請跟我來!”

劉承一態度無比恭敬,道。

“劉叔,您喊我名字就行了。”

蘇雲神色柔和,道。

“這不合適,我是公子的仆人,又怎麼敢逾越。”

劉承一搖了搖頭,道。

“這沒關係的。”

蘇雲愣了一下,道。

她知道,眼前這箇中年大叔,曾是陣天門的第一家族掌門人,也是整個大秦帝國聲名遠播的陣法天師。

但蘇雲怎麼想也不明白,為什麼這位陣法天師會對自家哥哥那般尊敬。

“小姐,如果要是冇有蘇公子出手相助,我劉承一也就不會有未來與希望了。”

劉承一似乎看出了蘇雲眼中的疑惑,道。

“我哥……給了你希望?”

蘇雲輕喃一聲,心神轟鳴,更加覺得自家哥哥是那麼的深不可測。

連一位鼎鼎大名的陣法天師,都是這般發自內心的尊敬。

“小姐,咱們來學習一下這艘飛舟的陣法先吧……”

劉承一進入操控室後。

開始為蘇雲做起詳細講解。

蘇辰說是讓他們學習操控飛舟,可劉承一心如明鏡,清楚得很。

蘇辰的另一個意思。

那是要讓自己教導她們一些基礎的陣法知識。

而跟這艘飛舟相關的陣法,全都是涉及到了空間與速度。

倘若真能學會。

必定可以讓自己多出不少保命底牌。

“我們先來看第一個陣法,這是‘聲動陣’,以靈氣化聲源,以聲波催動飛舟,最快可達到音速!”

“聲動陣的構造,隻有兩個部分,其一為陣基,也就是吸收、儲存、轉換靈氣的地方。”

“其二,則是聲基,也就是把靈氣轉化為聲波的地方。”

……

劉承一從基礎開始講起,麵麵俱到,冇有任何藏拙。

而蘇雲與東不冷,也都學得非常認真。

儘管,這些陣法都相當複雜,甚至還有一絲絲玄妙,但以他們二人的理解能力,學起來並不難。

時間流逝。

一個時辰過去了。

這艘飛舟,勉強搖搖晃晃,能夠開始動起來了。

但是,要讓這艘飛舟前進,卻還差得遠。

而蘇辰絲毫不著急,乾脆閉上眼睛,彷彿是真的給睡過去了。

操控室中。

劉承一還在教導著蘇小沐與東不冷,如何在用最小的力量,去操控最複雜的法陣。

同一時間。

西北府城,一座鏤空的龐大建築外。

有一個光頭和尚,披著一件用鮮血染成的袈裟,緩緩走了進去。

“嗯?這裡是西北府城的傳送陣,劉承一那傢夥最後出現的氣息,就是在這個地方?”

光頭和尚目中迸射出一抹陰森駭然的冷光。

此人,就是被那位西南府主派過來的殺手,血陀金剛。

他得到的命令,就是擊殺劉承一,剷除一切幫助過劉承一的勢力。

“哼……聽說這處傳送陣,乃是西北蕭家的轄地,那這麼說來,就是蕭家幫了‘劉承一’?”

血陀金剛嘴角露出一抹嗜血的笑容,右手扯起血色袈裟,直接一卷。

頓時化作漫天血海,滾滾而落。

“啊……這是什麼鬼東西?”

傳送陣附近,有不少正在等待傳送的商人,此刻全都一個個露出前所未有的驚恐。

“不好!”

“敵襲敵襲!”

“快……通知家主!”

駐守傳送陣的武者,一個個神情駭然。

從這片翻滾而來的血海中,他們感受到了漫天殺戮,可怕至極,根本不是他們能抵擋的。

“哈哈,西北這等落後之地,居然連一個陰玄境都冇有,殺起來就是爽!”

血陀金剛大笑一聲,狂傲無雙,捲起的血色袈裟。

轟轟轉動,爆發出更加澎湃的殺光。

“死死死!”

一道道猙獰的吼聲,傳出時,殺戮血海,橫行無忌。

落下的刹那。

收割走十幾個蕭家武者的性命。

但就在血陀金剛要爆發出第二擊的時候。

哢嚓一聲!

大地裂開,突然有一隻漆黑如墨的巨手直接從了出來。

“嗯?”

血陀金剛雙眼一縮。

從這隻黑色巨手中,他感受到一股連綿不絕的山河之力。

而且,這股力量,比起他的修為還要強上不少。

“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