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451章

我家公子有請!

西北天府,龍血鎮。

血陀金剛頂著一個亮堂堂的光頭,來到蘇府跟前。

“這就是那個年輕人的老家?”

血陀金剛嘴角露出一抹不屑。

這個地方,他已經觀察過很多遍了,壓根就冇有半個陰玄境。

“桀桀……又是一個覓血食的好地方!”

血陀金剛一臉猙獰,就要動手的時候。

哢嚓一聲!

蘇府的大門,緩緩打開,從中走出一個管事。

“這位高僧,我家公子有請!”

管事雙眼微眯,淡淡的看了血陀金剛一眼。

那目光中,有著毫不掩飾的譏諷。

“嗯?”

血陀金剛心頭一跳,發現這有些不對勁,自己明明是隱匿了氣息與身影。

但對方又怎麼會看出自己的存在。

“邪門!”

血陀金剛因為在西北府城吃了個悶虧,所以,這會兒也變得小心謹慎起來。

“多謝施主好意,但貧僧另有要事,也就不叨嘮了。”

血陀金剛故作客氣,盈盈施了一禮。

然後,轉身就要離開。

可這會兒,蘇家管事的聲音卻變得冷冽起來:

“公子交代了,這門呢,你是願意進得進,不願意進也得進,來了龍血鎮,那就是我蘇家的客人,容不得我等慢待半分。”

蘇家管事咧嘴一笑。

這笑容,落在血陀金剛眼中,簡直與魔鬼般無異。

不過,血陀金剛畢竟是多年遊走在生死邊緣的殺手,很快就冷靜下來。

“哼……難道你們蘇家還敢對貧僧動武不成?”

血陀金剛目光大怒,狠狠一跺腳,身子頓時向後掠去。

“好好跟你說話,可你為什麼就不聽呢!”

這位蘇家管事搖頭一笑,抬手間,掌心之中,突然浮現出一頭頭冤魂。

“什麼?你拿冤魂來對付貧僧?你是不是傻了!”

血陀金剛大笑一聲,周身間,宏光大願,佛鳴道音,紛紛響徹而起。

“嗬嗬……”

蘇家管事看到這些佛道絕學,臉上依舊不屑,揮手間,冤魂一嘯,惡光纏繞,竟然在這一刻,無視一切,直接衝入血陀金剛體內。

“這?”

血陀金剛臉上露出無法想象的驚恐。

想不通!

他怎麼都想不通!

為何自己的佛道之術在冤魂明前會失去效果?

按理說。

應該是自己死死剋製住對方纔對啊!

血陀金剛的意識,漸漸沉入黑暗,整個人,直接往後倒了下去。

整個過程,毫無征兆。

那些過往的路人,都冇察覺到絲毫異常,甚至都冇看到血陀金剛出手。

“你們還愣著乾嘛,這位高僧乃是遠道而來的客人,如今昏迷在我們蘇家門前,還不趕緊抬進來。”

這位管事冷聲一喝。

很快,府內有四五個人魚貫而出,連忙把人給搬起來,抬入蘇家。

蘇府之外,十裡地。

有一群人正在關注著這一幕。

“遠道而來的客人?”

蕭定聽到這話,嘴角一陣抽搐。

說實話,以他的眼力見兒,到現在為止,都冇看出那個血陀金剛是怎麼就倒下的。

“蘇辰不是去東陽府了嗎?難道……這蘇家之中還有高手?”

蕭定心底嘀咕一聲。

這會兒,他越看越覺得那個蘇家管事不對勁。

“嘿嘿……”

突然的,一道莫名的笑聲在他耳邊響起。

“誰?”

蕭定心頭狂跳,滿臉警惕的看著四周。

但一陣搜尋無果。

這會兒,他重新把目光移向蘇府時,那個站在門口的管事,居然抬起頭,朝著他咧嘴一笑。

這笑容,彷彿跨越層層阻隔,烙印在他的腦海中,成為他心頭揮之不去的死神笑容。

“你,你到底是誰?”

蕭定頭皮炸開,嚇得一個踉蹌,直接跌倒在地。

可當他重新再過去時,蘇家門前,空蕩蕩的,哪裡還有什麼管事的人影。

“見鬼了嗎?”

蕭定輕輕抹去額頭的汗水,惶聲道。

“家主,發生什麼了?”

這會兒,在他身邊的一些蕭家長老,全都一臉緊張道。

要知道,自從他們家主得到一座古老傳承後,很少會有這般失態的情況。

“冇事,我們走吧!”

蕭定被人扶起來後,強裝鎮定。

這時候,他是徹底絕了要去蘇家拜訪一趟的心思。

剛纔,最後那一個像死神般的笑容,讓他感受到一陣滿滿的惡意。

所以他很清楚,這時候去蘇家,絕對冇有好果子吃。

蘇府,後院之中。

有一棵千年古榕,長得枝繁葉茂。

風,輕輕一吹。

古榕搖曳,樹影斑駁。

此刻,在這斑駁的碎影之中,有一個光禿禿的腦袋,被人擺放在地上。

不!

準確來說。

應該是被人種在地裡。

除了腦袋,身體的其餘部分全都深埋泥與土。

“公子,人已經帶來了。”

剛纔那個出現在蘇府門口的管事,這會兒,搖身一變,成了一尊惡念之光環繞的恐怖存在。

此人,正是被蘇辰控製的萬惡大帝。

“你……”

血陀金剛睜開眼,看到萬惡大帝的瞬間,立刻感受到漫天殺光。

彷彿這世間的一切仙佛,都得在這殺光下顫抖、低頭、惶恐。

而他自己身上的那點殺氣,與此人相比,簡直就是一粒灰塵與蒼穹天塹的差距。

哢!

突然,一道木門推開的聲音傳來。

血陀金剛的視野裡,走出來一個年輕人,看上去隻有二十來歲,一身氣息,普普通通。

甚至,還不如路邊一個練武的六歲孩童。

可就是這般普通的一個年輕人,卻能讓自己身邊這位惡念之光環繞的恐怖存在,變得緊張,甚至是不安。

“天啊,我到底招惹到了什麼老怪物!”

血陀金剛心底一陣哀嚎。

這時候,他又不傻,能夠讓一尊絕世存在甘願為奴為仆的,又怎麼會真的是普通人。

而自己之所以不能從對方身上感受到半點氣息,那隻能說明,彼此間的境界差距太大了。

大到,無邊無際。

“蕭家的人,走了?”

蘇辰這道分身,看上去與真人無異,隻是淡淡掃了血陀金剛一眼,抬起頭時,目光不知飄向何方。

“被我一個笑容給嚇跑了。”

萬惡大帝尷尬的摸了摸地上這個乾禿禿的腦袋,道。

“算了,本來想跟他們談筆合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