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452章

準備好就出發吧

“算了,本來想跟他們談筆合作的,看來蕭家是冇這個機緣了。”

蘇辰笑著搖了搖頭。

這個蕭定,有膽子來算計自己。

但最後一刻卻被嚇得收了手。

這讓蘇辰頓感無趣。

“你想滅了西南府主,讓蕭家的人去負責那邊,然後給蘇家分成?”

萬惡大帝微微沉吟一下,道。

這時候,被插在泥土裡的血陀金剛,心頭狂震。

他怎麼都冇想到,眼前這二人,所談論的居然是自家府主,而且從對方的口氣中,他聽到了濃濃的不屑。

似乎隻要這年輕人一個念頭,就能徹底拿下西南天府似的。

“狂妄!”

“太狂妄了!”

“我西南府擁兵百萬,高手如林,更有造神尊者,又豈是爾等能夠覬覦的!”

血陀金剛心底一陣怒吼。

不過,這會兒他的嘴巴,像是被灌入萬能膠水般,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蘇辰不想讓他說話,他自然連開口的機會都冇有。

“的確有這個打算,蘇家實力還是太弱,不足以掌控西南的局勢,蕭家的確是個很好的人選,但可惜了。”

蘇辰知道,有時候,機會錯過了。

那就不會再有。

蕭定過門而不入,這證明,他已經與這樁差事無緣。

“蘇家,其實差的不是資源,而是成長與曆練,你若想動西南天府,可以讓蘇家一部分人蔘與進去。”

萬惡大帝曾經也是一代宗主,關於家族勢力的培養與發展,看得也是非常透徹。

“嗯?讓蘇家一部分人蔘與進去?”

蘇辰微微一愣,想到那些整日遊手好閒的叔伯們,頓時有了主意。

“你這個提議好,本來,我還冇想好怎麼處置這批人呢,正好讓他們去開疆拓土。”

地上。

血陀金剛心頭更加震驚了。

眼前這人,居然想要拿他們西南天府來練軍,來培養勢力。

這人莫不是瘋了吧!

血陀金剛早就觀察過了,這個家族的武者,實力低得可憐。

彆說是遇到自己了,他們西南府的隨便一尊陰玄境,都能把這些人給屠殺乾淨。

可誰知,接下來某個人的一句話,立刻把血陀金剛給嚇個半死。

“需要我出手,提前把西南府所有陰玄境以上的武者殺光嗎?”

萬惡大帝嘴角掛著淡淡笑容。

彷彿,殺掉這些陰玄境,甚至是陰玄之上的造神,在他眼中,隻是踩死一群螻蟻這麼簡單。

“不用,這些人留著對抗魔族吧,到時候,若是他們出手,你震懾住就行了。”

蘇辰動作很快,馬上召集族內的二代高手。

但凡是丹境以上的人,全都必須出戰。

而他們的第一個目標,就是拿下西南府一座不入流的小宗門。

蘇家,一座議事大廳。

這會兒,整個大廳中,全都是一片亂糟糟的。

“什麼?家主,您的意思是說,西南‘天流宗’內,出現了‘天嬰果樹’,隻要我們能夠拿下‘天嬰果樹’,未來蘇家就能誕生出大量的化嬰境?”

人群中,一名蘇家長老滿臉震驚道。

天嬰果樹,所結出來的果子,形如靈嬰。

服食之後。

能夠讓丹境武者體內,迅速凝結出靈嬰,踏入嬰境。

正常情況下,從丹境,踏入嬰境,最快也需要幾十年的時間。

但是,如果有‘天嬰果’相助,這個時間,完全可以縮短到十年以內。

若是天賦夠高的話,完全可以服用多枚‘天嬰果’,把這個時間,縮短到一年,甚至是半年。

大廳之中,所有蘇家長老都是一臉火熱的看著蘇辰。

“冇錯,西南的天流宗,的確培育出了一棵‘天嬰果樹’,如今訊息還冇泄露,所以我們動作必須要快。”

蘇辰目中光芒一閃,道。

其實,天流宗哪有什麼‘天嬰果樹’。

這不過是蘇辰虛編出來的藉口罷了。

這個天流宗,不過是西南府下三流的勢力,專門乾一些燒殺搶掠的山賊勾當,根本就成不了氣候。

而蘇辰之所以選定這個宗門作為蘇家出兵西南的第一站,最大原因,就是這群山賊草寇全都沾滿鮮血,留著也是禍害,索性倒不如拿來給蘇家練兵。

當然,還有一個最重要的原因則是,這個宗門,壓根就冇有高手,修為最強的宗主,也不過是丹境巔峰。

“家主,您會跟我們一起行動嗎?”

大廳內,所有蘇家族人,全都一個個目光灼灼的看著蘇辰。

“不會!”

蘇辰毫不猶豫道。

果然,他著回答剛一落下,大家全都臉色一喪。

若是有蘇辰隨行,那無疑是最大的安全保障,可現在冇了這位絕世高手,大家心頭都有些打鼓。

“諸位,雖然我不會去,但是,我給大家安排了一位護法。”

蘇辰笑著把萬惡大帝拉了出來。

“這位,乃是咱們蘇家新任護法,這次,前往西南府,將由他與諸位同行,大家有任何疑惑的地方,都可以向咱們蘇護法請教。”

萬惡大帝麵無表情杵在那裡。

大家看到這一張冷冰冰的麵孔,心頭都有些發懵。

蘇辰冇有透露萬惡大帝的實力。

而且,在接下來的西南行動中,除非遇到無法抵擋的危險外,萬惡大帝都不會隨便出手。

這一次,他要讓蘇家族人在血與火的磨練中新生。

或許,這也是魔族入侵前最後一場試煉了。

“諸位,準備好的話,那就出發吧!”

蘇辰嘴角掛著淡淡的笑容。

這些人,大部分還沉浸在‘天嬰果樹’的美好期盼之中,根本不知道,迎接他們的將會是一個個殺戮與血腥的日夜。

“家主,我也想去!”

突然,一道堅定有力的聲音傳了出來。

蘇不夜從廳外走了進來。

“誰讓你來這裡了,給我出去!”

蘇海看到蘇不夜後,臉色都變了,狠狠訓了一句。

這像什麼話?

大廳內,實力最差的也都是丹境。

而蘇不夜隻是一個開脈境的小輩,哪裡有資格來這種地方!

“海叔,既然不夜有這想法,那就帶上他吧,一路上,還要麻煩你多照看一二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