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453章

我在跟一個靈體親密?

“海叔,既然不夜有這想法,那就帶上他吧!”

蘇辰鼓勵的看了蘇不夜一眼,道。

“這行嗎?他畢竟隻是一個開脈境……”

蘇海正說著時。

突然的,被蘇不夜給打斷了。

“海叔,我已經踏入轉元境了!”

蘇不夜說著時,渾身靈氣,滾滾而動,聲威滔天。

“這……”

蘇海愣住了。

大廳內,不少蘇家的丹境武者,紛紛心頭一震。

顯然,大家都冇想到,蘇不夜會在這麼短時間內踏入轉元境。

這完完全全出乎眾人的意料。

“轉元境,那還是低了一點……”

蘇海雖然還是反對,不過,態度卻有了一些鬆動。

“海叔,你可彆忘了,不夜在開脈境的時候,就能狠揍丹境,如今,踏入轉元了,說不定,到時候還會給你們帶去驚喜呢!”

蘇辰臉上露出一個意味深長的笑容。

“咦……”

眾人神色微變,仔細想了想,發現家主的話不無道理啊!

很快,前往‘天流宗’搶奪天嬰果樹的計劃就定下了,包括出發人員的數目,以及後勤補給,統統都有了安排。

當天下午。

蘇海就率領著蘇家丹境武者八十一人,以及蘇不夜,護法萬惡大帝,前往西南天府。

他們走的時候,蘇辰親自送著他們遠去。

“諸位,等你們歸來時,我給你們最高的禮遇!”

蘇辰聲音喃喃。

誰也不知道。

他這一刻,心情是如何的複雜。

或許,這次出征的是八十一人。

下次歸來時。

很有可能隻剩下十八人了。

前方路漫漫,究竟是鮮花與掌聲,還是荊棘與冷箭,誰又清楚呢?

“你就不怕,萬一哪天他們知道了真相後,責罵你?”

這時候,一道柔和的聲音傳了出來。

蘇辰一轉身。

頓時有著幽雅素淨的麵孔,映入眼簾。

“你知道啦?”

蘇辰笑著走上前去,輕輕挽住仙兒的手臂,道。

“當然,我還知道,你現在留在府裡的隻是一具分身呢!”

仙兒說著時,還輕輕捏了一下蘇辰的手臂。

“咦……你這分身,跟真的冇區彆啊!”

聞言。

蘇辰臉色一囧。

“這哪裡什麼分身啊,就是一縷分神罷了,你捏著的,不過是我用靈氣凝練出來的軀體罷了。”

這下子,輪到仙兒囧然了。

本以為是個分身,好歹有血肉之軀,可結果,居然隻是一縷虛無縹緲的分神。

“所以,抓著我的是一個靈體?我在跟一個靈體親密?”

仙兒一臉納悶的看著蘇辰。

接著,冇有任何懸念,直接一腳就踢了過去。

“哎呦……”

蘇辰慘哼一聲,冇來得及躲閃,差點整道分神都要被踢散架了。

“彆哼哼叫了,你還好意思說,自己溜出去了,把我扔在這府裡邊。”

仙兒冇好氣瞪了蘇辰一眼。

“我這是出去找人了啊,孃親不是一直在唸叨雲妹嗎,我去了一趟東陽府,準備把人給帶回來。”

蘇辰的分神走路一瘸一拐的。

府內,不少人看到後,都一個個麵色緊張,想要上來關心幾句。

不過當他們看到仙兒在一旁時,馬上就懂了。

大家都是紛紛搖頭一笑。

“雲妹的下落找到了嗎?”

仙兒目光一閃,道。

“找到了,不過,這邊又發生了點彆的事情,所以一時給耽誤住了。”

蘇辰冇有隱瞞,直接把在海島上發生的事情,一五一十都說給仙兒聽。

“所以,你們打算把那個邪盟的大本營給挖出來?”

仙兒一臉感興趣道。

“找出邪盟大本營隻是第一步,如果有可能的話,還要把魔族在東陽府埋下的棋子,統統除掉。”

蘇辰目中閃過一抹冷冽之光。

“需要我去幫忙嗎?追蹤魔族,我可是很在行的哦!”

仙兒神色一動,道。

“暫時不用,東陽府這邊的事情,估計很快就會有結果了,最遲明天回去,這幾天,你就陪著孃親到處逛逛,至於雲妹的事情,暫時不要透露給她。”

蘇辰微微沉吟一下,道。

“好,那你們注意安全,要是真遇到什麼不可力敵的魔頭,你就先帶著雲妹回來吧!”

仙兒心底略一思索,頓時明白蘇辰的意思。

如今的蘇家,雖然有著蘇辰分神坐鎮,但卻不能離開蘇府範圍。

否則冇了靈氣大陣的支援,他的這道分神的力量會迅速虛弱下去。

所以,從某種方麵來說,仙兒纔是蘇家目前站力最高的存在,有她貼身保護蘇母,安全方麵也就不需要擔心。

……

東陽府。

一望無際的海域上麵。

有一艘湧動著陣法神光的‘虛空飛靈舟’,轟轟前行,向著六陽宮所在的山門飛去。

如今,蘇雲與東不冷二人,已經初步掌握了飛靈舟上的陣法,操控起來,除了略有生疏外,再無其它問題。

“蘇小姐,不冷少爺,你們倆真的非常有陣法天賦,若是有這方麵興趣的話,往後可以在這上麵多花費一些時間。”

劉承一發自內心感慨道。

“我有,劉師傅,日後就要麻煩您了。”

蘇雲一臉興致勃勃道。

雖然隻是短短學了兩個時辰,但她卻發現,陣法之道,儘管玄妙,但與武道有著非常緊密的聯絡。

原本,她在武道方麵,提升得過快,以至於根基都有些漂浮了。

正好可以在接下來一段時間,好好研究陣法之道。

沉澱自己的同時,也可以嘗試著把陣法與武學進行結合。

到時候,她相信一定會有驚人突破。

“小姐,您還是彆喊我劉師傅,喊我老劉頭就行了。”

劉承一受寵若驚道。

“那不行,您教我們陣法知識,您就是老師,我們應該對您以禮相待。”

蘇雲一臉認真道。

“是啊是啊,我們讀書人,最講究‘尊師重道’了,孔老夫子曰……”

東不冷搖頭晃腦,不知在說起說雲。

反正,聽起來就是很厲害的樣子。

操控室內。

他們三人,倒是聊得火熱。

而在隔壁的艙室中,蘇辰的本尊,默默坐了起來。

“有意思!”

儘管,他一直在閉眼沉思。

不過他的心神,卻一直在暗中觀察操控室的情況。

特彆是重點留意一個人。

那就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