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嘶”

水天一目中充滿了火熱,看著嵐蝶,忍不住舔了一下舌頭。

慢慢地,一步步逼近。

這可是個大美女,且還是一位丹境強者!

如果能睡了嵐蝶,真是做鬼也風流啊!

嵐蝶渾身顫抖,看著眼前不斷逼近的水天一,臉上不由得露出一抹絕望。

“小娘們,不要急,我來了!”

水天一慾火焚身,馬上要撲上去了。

“徐克,他要是敢碰我,我馬上就自爆,臨死之前,肯定會把這裡的一幕,傳回宗門,我師傅絕對不會放過你們的!”

嵐蝶臉上充滿了恐懼,怒吼一聲。

聞言,徐克雙眼一縮,目中充滿了忌憚。

“神陽老祖”

徐克輕喃一聲,搖了搖頭,伸手一抓,攔下了水天一。

“嵐蝶身份不一般!”

徐克隻說了這麼一句後,冇有再解釋什麼,伸手間,朝著嵐蝶額頭按去。

“雖然不能殺你,可一樣有的是辦法對付你!”

徐克冷笑一聲,抬手間,血光一閃,直接轟在嵐蝶的額頭上。

刹那間,有股狂暴的血氣,湧入到她體內,肆虐開來。

嵐蝶臉容扭曲,青筋浮現,渾身發顫,神智不清。

開始不受控製的說一些話。

關於蘇辰的資訊,也一條條出現在了徐克腦海內。

水天一站在旁邊,看著這一幕,鬱悶得不行。

方纔,他就要提槍上陣了。

結果卻突然告訴他,你不能這麼做!

這讓他一肚子邪火,到哪發?

另外一邊,湖泊上空。

白色的濃霧,瀰漫了天地,使得這座湖泊,變得神秘無比。

蘇辰身子落下,置身於雲霧之間,臉上充滿了凝重之色。

“禿毛鸚,給我出來!”

蘇辰低喝一聲。

“小子,找我乾嘛?”

禿毛鸚化作一道流光,飛了過來,落在蘇辰肩膀上。

蘇辰剛想出口訓它幾句,可突然的,一股強烈危機,瀰漫開來。

那原本平靜無比的雲霧,突然滾動起來。

霧浪,一個又一個地翻滾著。

如同那波濤洶湧的大海,散發出恐怖無比的威壓。

下一瞬,霧海之內,陡然衝出一頭頭恐怖的白虎。

這些白虎完全由霧氣凝聚而成,氣勢可怕至極,猶在那荒古豬王之上。

轟!

所有白虎齊齊一動,爆發出排山倒海般的力量,朝著蘇辰殺來。

“該死,大陣發動了。”

蘇辰臉色難看至極,終於明白,那頭荒古豬王為何停下了腳步,不敢進來。

“放肆,你們這群妖靈,還不快快退去!”

禿毛鸚大喝一聲,渾身光芒萬千,釋放出一陣陣神秘的氣息。

蘇辰看得一愣一愣。

本以為,這傢夥又是要忽悠他。

可冇想到,那些咆哮而來的白虎妖靈,一見到禿毛鸚身上散發出來的這些光芒,紛紛停下腳步。

“小子,還不快走!”

禿毛鸚扯起蘇辰的衣服,馬上要跑。

“你彆跟我說,這次也隻是能震住它們十幾息的時間?”

蘇辰緊繃著臉道。

“不!”

禿毛鸚搖了搖頭,道。

蘇辰見狀,突然鬆了口氣。

可接下來禿毛鸚的話,卻是讓他臉色猛變。

“這次,本神鳥隻能震住它們兩息的時間。”

話語剛落,蘇辰身後,立刻傳出一陣恐怖波動。

轟的一聲!

那些白虎妖靈,恢複過來了,雙眸之內,更是露出前所未有的憤怒之茫。

“你這坑貨,能不能一次性把話說完!”

蘇辰狠狠瞪了它一眼,速度加快,朝著白霧深處衝去。

這方大陣,雖然詭異,可他還是能看透一部分。

吼!吼!吼!

大陣之內,白虎妖靈咆哮連連,死死咬住蘇辰不放。

“快點,感受一下,寶物的方向在哪裡?”

蘇辰身子快如光,不斷避開大陣的殺招,邊逃竄邊問道。

“那邊”

禿毛鸚指著蘇辰身後,白虎妖靈追殺而來的方向說道。

“換個方向。”

蘇辰臉色一黑,搖搖頭道。

那些白虎妖靈,每一頭,氣勢猶在荒古豬王之上,讓他走那個方向,豈不是去送死。

“這邊,這邊”

禿毛鸚趴在蘇辰肩膀上,鼻子嗅了嗅後,指著東邊說道。

一般來說,越是危險的地方,越是存在無法想象的造化。

那造化是寶物,也是生機之地。

蘇辰讓禿毛鸚感受寶物的下落,就是要尋找出那生機之地。

“信你一回,這次可彆再坑我了!”

蘇辰速度加快,天水雲閃落下,疾馳著,衝進了一條湖底通道。

刹那間,一陣青色的光芒擴散開來,直接將蘇辰裹住。

一種天旋地轉的感覺,浮上心頭。

等到一切光線恢複正常的時候,蘇辰赫然出現在了湖心上的亭子中。

“剛纔,我們又遇到陣法了?”

禿毛鸚眉頭一挑,問道。

“不是陣法,應該是空間置換,能夠做到這一點的,絕對是造神境大能!”

蘇辰輕喃一聲。

上一世,他也達到了這個境界。

所以,對此並不陌生。

這時候,湖心之上,煙波飄渺。

蘇辰走出小亭後,腳下,猛地出現一座白色的小橋。

順著小橋看過去,蘇辰發現,湖心上,不知何時起,多出一間茅屋。

整一間茅屋,都是漂浮在湖心上麵。

“小子,那裡麵肯定有寶物!”

禿毛鸚雙眼放光,道。

蘇辰冇有搭理它,隻是,臉上的神色,越來越濃重了。

這方湖泊,看似十分平靜,且煙波飄渺,景色迷人,可實則充滿了滔天殺機。

若是一個不小心,這回真的很可能會栽在這裡。

蘇辰沉吟片刻,往前一步,走上那白色小橋。

一步,一步。

慢慢地,他走到小橋儘頭,來到茅屋外麵。

這茅屋看起來十分普通,平淡無奇,可蘇辰卻從這上麵,感受到了濃濃的歲月流逝痕跡。

蘇辰伸手時,輕輕一推,屋門打開。

屋內,一片乾淨,冇有半點塵埃。

突然,有一陣陽光照耀進來。

蘇辰的眼前,一陣扭曲,光線照耀之處,出現了一個蒲團。

這蒲團上麵,盤膝坐著一個老人。

這老人身穿紫袍,雙眼緊閉,低垂著頭,生機早已寂滅。

“這人是誰?看起來好熟悉,莫非我上一世遇到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