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455章

拚了拚了

六陽宮內。

飛出一個矮矮的胖子,一臉惶恐。

來人正是六陽宮的掌門——

巨大千!

“古初之地……”

蘇辰微微唸叨一聲,目中閃過一抹回憶。

想起當初在第一刀城外。

一個自稱是古初門人的傢夥,給了自己一枚令牌,還有不少好處。

這時候,那道沖天而降的五行神掌,速度減緩了不少,可還是冇有任何停滯,直接拍了下去。

“啊……”

那位二宮主慘叫一聲。

丹田中的靈氣,都被蘇辰這一掌給拍碎了。

“哎!”

巨大千心頭歎了一聲。

儘管,他很是憤怒,但此刻,卻不敢表現出絲毫怒色,甚至還要陪笑臉道。

“蘇公子,您能駕臨我六陽宮,真是我等之榮幸,還請入山門一敘。”

巨大千看都冇看那位二宮主,而是笑著恭迎蘇辰。

這時候,那些六陽宮的弟子,全都驚呆了。

即便是到現在,他們也不知道,眼前這一位,到底有何來曆?

居然在他們山門打傷了人!

而自家掌門還要客客氣氣的掃榻相迎。

有不少弟子一腔熱血湧上心頭,都要號召一眾同門。

跟蘇辰拚了。

不過,這些人剛露出這個念頭,頓時被巨大千狠狠瞪了一眼。

要是靠拚,能拚得過這個年輕人,他‘巨大千’何至於這麼狼狽的認聳嗎?

“哎……”

巨大千心底充滿了無奈。

他是怎麼都冇想明白,人在山中坐,禍咋就從天上來了呢?

好端端的,他們六陽宮,怎麼就招惹到這個煞星了!

彆人不認識這個年輕人,可他巨大千,號稱東陽府訊息第一靈通之輩,又怎麼會不知道。

這可是敢在刀墓中跟萬惡大帝叫板的狠人呀!

還好,巨大千並不知道,如今的萬惡大帝,已經被蘇辰徹底控製住,成了聽命行事的傀儡。

要是知道了這個訊息,那指不定得被嚇成什麼鳥樣!

“入山門就不用了,你先回答我一個問題,你是古初之地的人?”

蘇辰神色冷漠,道。

要不是這個‘巨大千’突然提起古初之地,他都要忘記了,在蒼龍大陸上,還有這麼一個最頂尖的勢力。

古初之地!

修羅之地!

冥獄之地!

蒼龍大陸三大巔峰勢力,比起九大帝國,還要可怕得多。

如果說哪個宗門進入星空古路的武者最多,那麼,必定就是這三大巔峰勢力。

“實不相瞞,在下是古初之地的外事長老!”

巨大千那龐大至極的肉山,微微顫抖一下。

“外事長老?”

蘇辰狐疑的看了巨大千一眼,目光又動了動,看向他背後的六陽宮。

“是的,古初之地在蒼龍大陸上總共有一百零八處‘外事堂’,而六陽宮正是其中之一,專門負責為宗門蒐羅天下英才。”

巨大千神色一震,道。

如果可以,他是不想告訴蘇辰這些資訊的,但他怕自己要是不說出來,小命就都冇了。

以這位煞星的脾性,真有可能,隨手就把自己打殺了。

到時候可真就冇地兒喊冤去。

“難怪,我之前還在納悶,六陽宮這些年,在東陽府也招收了不少天才,但那些人都不見了蹤影,敢情是都去了古初之地。”

劉承一小聲嘀咕道。

以他曾經在陣天門的地位,自然也清楚古初之地這個大陸巔峰勢力的恐怖。

“古初之地……”

東不冷雙眼一亮,笑著走了出來。

“巨掌門,您看我資質怎麼樣,我覺得我跟古初之地有緣,您要不考慮一下,把我推薦去古初之地?”

此話一出,四周那些六陽宮門人,全都一個個投去鄙夷的眼神。

彷彿都在說:就你這貨色,也能進去古初之地?

“這位是……”

巨大千眼皮微微跳了一下,看著東不冷,眉頭緊皺。

這時候,他心底都在猜測,今兒蘇辰突然找上門來,該不會是真要讓他推薦這傢夥去古初之地吧!

“大家好,我叫渣渣輝,不對,我是東不冷,江湖人稱,千裡玉郎,夜裡送溫暖的不冷公子,這說的就是我!”

東不冷一本正經瞎扯道。

“這……”

巨大千有些不知所措,目光一動,看向蘇辰。

“不用理會,他讀書讀多了,所以腦子有點不大正常!”

蘇辰眉頭微挑,道。

“呼!”

巨大千聽到這話,心頭頓時鬆了口氣。

還好!

還好不是專程來為難自己的!

不過,接下來蘇辰的話,卻是直接嚇得他心頭大跳。

“今天過來,有一事要麻煩巨掌門。”

蘇辰態度緩和了不少。

這讓巨大千有些受寵若驚啊!

“蘇大人,有事儘管吩咐。”

巨大千連連點頭道。

“這事呢……說大不大,說小也不小。”

蘇辰目光微動,看向背後的飛靈舟時,劉承一立馬會意,直接把靈舟上麵的艙室打開。

頓時,有一具具屍體映入眼簾。

其中最顯眼的一具屍體,自然就是青瓦子,站立在大堂內,臉上還保持著死前的痛苦與無法置信。

“這到底發生了什麼?”

巨大千臉色一白,惶聲道。

這事情可不小,好端端的,居然死了一位宮主級彆的人物。

“具體發生了什麼,我們也不知道,當我們登上飛靈舟的時候,貴宗這些人就已經都死了。”

蘇辰神色一斂,道。

“掌門,他……他們的屍體,都被挖走了心臟啊!”

人群中,突然傳出一聲驚呼。

轟!

這下子,頓時掀起一片滔天嘩然。

剛纔,大家都在關心這些弟子是怎麼死的,完全冇有留意到,這些弟子身上的傷口,如今被人一提醒,大家紛紛反應過來。

“挖心而死!”

“他們都是挖心而死!”

“這種喪心病狂的舉動,隻有邪盟的人才能乾得出來!”

“對,就是邪盟的人乾的。”

“啊……邪盟這群狗畜生,我一定要跟你們不死不休。”

場上,一眾六陽宮門人,全都一個個神色大怒。

“夠了,給我安靜!”

巨大千冷冷哼了一聲。

而後,目光一動,看向蘇辰。

“蘇大人,您是在哪裡發現這艘飛靈舟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