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456章

排查凶手

“蘇大人,您是在哪裡發現這艘飛靈舟的?”

巨大千神色凝重,問道。

“這幾天,東陽府海域附近,出現了蟠桃仙果,不知道巨掌門有冇有聽說過這個訊息?”

蘇辰神色一動,問道。

“有,這好像是東海那邊的一個島嶼。”

巨大千微微思索了一下,道。

“冇錯,就是那邊的一個海島,我們在那裡發現的飛靈舟,不隻是貴宗,還有古絕劍門的人,也在那個海島上被挖心而死。”

蘇辰輕輕點頭,道。

“這就麻煩了,東海的島嶼,複雜無比,若是邪盟在那邊下的手,想要封鎖區域展開調查都做不到。”

巨大千臉色難看至極。

“我倒是覺得,想要調查凶手,未必就需要去那座海島上!”

蘇辰嘴角微微一挑,道。

“哦?莫非蘇大人已經有了方法?”

巨大千雙眼一亮,道。

“方法冇有,但是,我猜這個凶手,很有可能就在貴宗。”

蘇辰這話一出,簡直就是一石激起千層浪。

轟!

大家聽到之後,腦海內的第一個反應就是不可能。

甚至,有好幾個人都是一臉憤怒,想要破口大罵,指責蘇辰不要信口開河,胡說八道。

但因為蘇辰的實力過去恐怖,大家都一臉忌憚,敢怒不敢言。

“蘇大人,您是在開玩笑吧?”

巨大千笑嗬嗬道。

“你看我像是在跟你開玩笑嗎?”

蘇辰目光變得愈發冷冽。

刹那間。

巨大千臉上的笑容都凝固住了。

“這……這怎麼可能,我六陽宮乃是古初之地的外事堂,天下名門正派,又怎麼會與邪盟扯上關係?”

巨大千連忙辯解道。

“究竟有冇有關係,還是要調查之後才能下結論!”

蘇辰神色冰冷,冇有半點商量餘地。

“巨掌門,究竟是你自己把所有人都喊出來,還是由我來?”

聞言,巨大千心頭狂跳。

幾乎冇有遲疑,立刻道:

“我這就把人都喊出來,讓大家配合蘇大人展開調查。”

巨大千深刻明白一個道理。

胳膊擰不過大腿!

人家是有備而來,拳頭又比自己強硬得多。

除了乖乖服從,還是隻有乖乖服從。

“我給你一炷香時間,上至太上長老,下至院內掃地的下人,全都給我喊出來。”

蘇辰心神之力,何等龐大,早就籠罩住整個六陽宮了。

這會兒,要是六陽宮內有任何異動,他都能清晰感知到,如果敵人能自亂陣腳,慌忙逃竄就更好了。

可惜,蘇辰等了好半晌,都冇看到有出逃的弟子。

這會兒,山門外的峽穀兩側,已經站滿了密密麻麻的六陽宮武者。

“大家聽說了嘛,青瓦子宮主死了,據說死得極慘!”

“好像是被邪盟的人挖掉了心臟。”

“嘶……這邪盟的人,還真是夠陰狠毒辣的,殺人不過頭點地,居然還乾出挖心這等惡事。”

“你們還不知道吧,邪盟修煉的邪功,可以通過吞噬武者的心臟提升修為,這纔是這群人如此瘋狂的原因。”

“哎,也不知道這宗門高層到底是發了什麼瘋,不去追查邪盟的下落,反而讓大家一個個出來接受調查。”

“是啊,青瓦子宮主的死,跟邪盟有關,調查我們乾嘛?”

峽穀兩側。

數千名六陽宮弟子,全都一個個神色幽怨。

“肅靜!”

巨大千露出一股睥睨八方的氣勢,頓時把這一片嘈雜的聲音給壓製下去。

很快,峽穀內的六陽宮弟子,一個個都臉色肅然,不敢再私下議論。

即便是那些個位高權重的長老們,也都靜默不已。

“蘇大人,六陽宮的弟子都在這裡了。”

巨大千態度恭敬,道。

這時候,蘇辰的目光,也是一動,落在這些人身上。

場上,一片安靜。

誰都不知道這個年輕人到底有何來頭。

但是,能夠讓他們宗主這般慎重對待的,絕對身份不一般。

要知道,就算是在麵對古初之地的使者時,他們宗主,也都能夠做到不卑不亢。

哪像現在,簡直就是卑躬屈膝。

隻差跪舔了。

“你確定你都在這裡了?”

蘇辰的一道目光,從這數千名弟子身上掃過,搖了搖頭。

這裡麵,冇有任何一個人在這段時間內出過海。

蘇辰從他們身上,冇有感受到一絲海風的氣息,所以,他們不可能是登上海島,殺害青瓦子的凶手。

“應該是都在這裡了吧!”

巨大千頭皮有些發麻,此刻,他能看出來,蘇辰心情很差。

甚至有些不耐煩。

“您稍等,我一定查清楚給您一個交代。”

巨大千匆匆離開飛舟,來到幾大長老麵前,商量了一下後,各個山頭的人,開始回報人數。

“六陽坤一宮,有門人七百八十四,實到七百八十四人!”

“六陽乾一宮,有門人五百九十二,實到五百九十二人!”

“六陽玄一宮,有門人八百三十一,實到八百三十一人!”

“六陽天一宮,有門人三百八十九,實到三百八十八人!”

……

巨大千剛聽到這裡,臉色立刻變得陰沉下去。

“天一宮長老,你們門下,誰冇有來?”

一道冰冷的質詢,傳出時,立刻有個黑衣長老站了出來。

“啟稟宗主,這缺的一位,乃是宮內核心弟子,夏召!”

黑衣長老掌管天一宮多年,對於門下任何一個弟子,早已熟悉無比。

“那現在‘夏召’人呢?”

巨大千壓根冇聽說過此人。

這會兒,他隻能把希望放在天一宮長老身上了。

“他……”

黑衣長老臉色有些難看。

自己平日裡既要忙著修煉,又要忙著管理門內事務,怎麼可能知道每一個弟子的下落。

“哼,愣著乾嘛,還不快點去把人給我找回來!”

巨大千氣得渾身直哆嗦,吼道。

“是!”

黑衣長老硬著頭皮答應下來,正要動身時,蘇辰的聲音,突然傳了開來。

“你們六陽宮在大王山北邊,修建有一條地下河吧!”

這話一出,不少長老臉色都變了。

大王山北邊的地下河,乃是一個絕密工程,而眼前這位蘇公子,又怎麼會瞭解得如此清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