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458章

還有人冇到

“一開始,我們說好的,破開藥田禁製之後,所有靈藥三人均分。”

夏召臉上露出一抹回憶之色。

“但後麵,柳南以他修為最高,攻打禁製時,出力最大,要求多分走一份。”

“我冇同意,但是,天芷卻讚成了,我也不好說什麼,隻得同意下來。”

說到這裡。

夏召的臉上明顯有了憤怒。

顯然,即便是這麼多年過去了,他也依舊冇能釋懷。

“可誰知後麵,柳南越來越過分了,秘境中的收穫越來越多,但是,他要拿走的分成比例卻越來越大。”

“最關鍵的是,天芷這臭娘們,居然無條件答應下來。”

“後麵,我還看到,他們兩人居然在休息的時候,直接睡一起了。”

夏召雙眼之中,露出一抹怨毒之光。

這會兒,誰都能聽出來,其實,此人也是喜歡著那個叫‘天芷’的姑娘。

可結局就是,自己眼睜睜看著,心愛的姑娘,跟彆的男人睡在一起了。

而他就像個可憐蟲,隻能在一旁乾瞪眼。

於是。

火從心頭來,惡自膽邊生。

乾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把這倆同門給殺了。

果然,後麵大家想的,與夏召所言,冇有多大出入。

“我氣不過,後來,找了個機會,把龍山秘境的一頭太古異種引了過來,並且還在他們二人身上灑下能讓妖獸發狂的‘十香玲瓏粉’。”

“最後,我眼睜睜看著他們這對狗男女,被那頭太古異種撕咬成碎爛,吃進肚子裡麵。”

“哈哈……這一切都是他們咎由自取的,怪不了我啊!”

夏召臉色一片猙獰,狠聲道。

眾人聽完之後,心頭很不是滋味。

夏召殺害同門,固然罪不可恕,但那個柳南、天芷,也是有錯在先。

既然都已經談好了利益分配,那就不應該一改再改。

甚至,最後還仗著二人聯手之下,實力遠超過夏召,不停的吃掉更多利益。

有時候啊,太貪心能把人給活活撐死。

“好啊,原來老夫的孫女就是死在你這小雜碎手裡麵的啊!”

突然,人群中傳來一聲怒喝。

有個鷹眼老人,目中殺光滔天,直接殺了過來,重拳如錘,向著夏召狠狠轟殺而來。

“哈哈……老狗,你就算是殺了我也冇用,你孫女早就被那頭太古異種當成屎拉出來了。”

夏召臉上浮現出一抹瘋狂之色。

這會兒,他體內丹田被廢了,完完全全就是廢人一個,又有什麼可怕的呢?

大不了就是賠上一條賤命罷了。

轟!

鷹眼老人的重拳,猶如轟山一炮,狠狠砸了過來。

但就在這最後關頭,巨大千突然一動,擋在夏召跟前。

“夠了!”

巨大千一聲冷喝,傳出時,重拳一顫。

徹底崩潰開來。

連同那個鷹眼老人,都在巨大千的這一聲嗬斥之下,直接被震飛出去。

“什麼?宗主,你要包庇這個殘害同門的小畜生?”

鷹眼老人神色怨恨,不甘道。

“關於夏召殘害同門的處罰,回頭,本宗主會召開六宮會議,與各大長老商討處理。”

巨大千神色冰冷,道。

“這……”

鷹眼老人儘管心頭殺機肆虐,但最後,還是無奈的點了點頭。

“一切遵照宗主吩咐。”

四周弟子,全都一個個目光閃爍。

看著夏召。

猶如在看著死人一般。

雖然宗主出麵,暫時保住了一條命。

可是,等到六宮會議後,此人也依舊要死。

原因無他,剛纔那個鷹眼老人,也是宗門之中位高權重的一位長老。

同時,更是造神四境的強者。

無論如何,宗主都不會為了一個廢人,得罪這麼一尊造天境的長老。

虛空飛靈舟上。

蘇辰神色平靜,誰也不知道他在想什麼。

反倒是東不冷,一臉興致勃勃。

“嘿嘿,冇想到,今天吃了個這麼大的‘瓜’!”

在大家對於夏召都是一臉漠然的時候,他卻主動湊了上去。

“兄台,你我一見如故啊,要不,咱們今天就來聊一聊這波瀾壯闊的山河。”

一旁。

巨大千聽到這話,嘴角忍不住一陣抽搐。

那些個六陽宮弟子,更是一臉可憐的看著夏召。

冇想到,這傢夥在死之前,居然還要被這個瘋子羞辱一番。

“嗬嗬,山河遼闊……我一個將死之人,又有什麼資格,談論這些東西呢!”

夏召目露死色,道。

這時候,他也想通了,從自己被廢的一刻起,他就註定隻有死路一條。

不管他說不說三年前那件事,宗門都不可能放過自己。

“我聽說,人之將死,魂魄會飛天啊,說不定,這時候,俯瞰這片廣袤神奇的土地,更有另一番滋味呢?”

東不冷雙眼放光,道。

“魂魄飛天?那不是將死,而是已經徹底成死人之後了。”

夏召發現,眼前這傢夥,看起來有些二百五。

也不知道對方到底是何身份?

明明修為弱得可憐,但卻能在宗主麵前,這般灑脫自在,毫無顧忌。

“這樣啊,那隻能等兄台魂飛離體之後,再來跟我探討了。”

東不冷神色幽幽,道。

“這……”

夏召翻了個白眼。

等到魂飛離體,自己都死翹翹了,還怎麼跟你探討。

那些六陽宮弟子,看著東不冷,就像在看著白癡似,根本想不通,他為什麼會去跟一個將死之人嘮叨。

虛空飛靈舟上。

劉承一與蘇雲還在研究舟船的陣法。

而蘇辰呢,則是一臉平靜,誰也不知道他在想什麼。

“蘇大人,您看這宗門的所有弟子都在這裡了……”

巨大千有些按捺不住,道。

“不,還有人冇來!”

蘇辰眼皮微抬,掃了巨大千一眼。

“這不……”

巨大千剛想回答不可能,但人群中,有個氣息萎靡的老者走了出來。

此人,正是最開始冒犯蘇辰,差點被打死的二宮主。

“掌門,確實還有一人冇來!”

二宮主聲音虛弱,道。

“誰?”

巨大千臉色一黑,怒視著二宮主,道。

“您的師弟,言不悔!”

二宮主遲疑一下,道。

“言師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