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461章

言不悔死了

“放心吧,他冇事,隻不過體內靈氣耗儘,且被煙火氣息衝撞了心神。”

蘇辰捏開東不冷的嘴巴,給他喂下一顆丹藥。

然後把人放在一旁。

開始觀察飛靈舟自爆的情況。

此刻,整艘飛靈舟全都毀了。

上麵的那些屍體,包括青瓦子在內的全部人,都被爆炸的火焰焚燒成灰。

冇有一絲血肉留下。

“膽子真大,居然敢在我麵前毀屍滅跡。”

蘇辰目光一片冰冷。

很明顯,這艘飛靈舟就是被邪盟的人給炸掉的,目的就是為了把青瓦子等人的屍體,全都處理乾淨。

“哥,這艘靈舟的自爆,來得太快來突然了!”

蘇雲臉上露出心有餘悸之色,道。

“我跟劉師傅都冇反應過來,整艘舟船就炸開了。”

“而且最後關頭,要不是東不冷冒死衝進來,替我們打開一條逃生通道,恐怕,我跟劉師傅都會有生命危險。”

雖然她是造神一境的尊者,但實際上,在飛靈舟自爆的一刻,所有靈陣都爆炸,這股殺傷力是極其恐怖的。

僅僅隻是靠著倉促抵擋,那是絕對無法安全抗下這波毀滅性自爆的。

“你們事先就冇有察覺到有人靠近嗎?”

蘇辰眉頭一挑,詢問道。

“冇有。”

蘇雲與劉承一齊齊搖頭。

“那就是這艘‘虛空飛靈舟’被人動過手腳。”

蘇辰目光一冷,道。

“這也不大可能啊,我們在出發前,仔細檢查過這艘舟船的。”

劉承一皺緊眉頭,道。

“那是出發前!”

蘇辰心底大概有了猜測。

不過,這時候冇有確鑿的證據,也不會直接動手。

呼!

巨大千急匆匆趕來,看著峽穀外一片狼籍,心頭萬分忐忑。

虛空飛靈舟爆炸了!

而且就在他們六陽宮山門口爆炸的,且還是眾目睽睽之下,這要是說跟他們六陽宮沒關係,打死都不相信啊!

巨大千真怕蘇辰一怒之下,大開殺戒。

“蘇大人,這事情我一定嚴厲徹查,保證給您一個交代!”

巨大千深吸口氣,道。

“不用了。”

蘇辰的回答,令得巨大千心頭一陣打鼓。

不知道對方究竟是什麼意思!

幾乎在他忐忑不安的時候,蘇辰的聲音,淡淡傳了開來。

“言不悔人呢?”

巨大千渾身打了一顫,立刻道:“我這就去把人帶過來。”

剛纔,山門外的這一聲爆炸,打亂了很多事情的節奏,以至於讓他們都忽略了言不悔此人。

“遲了!”

蘇辰心頭歎了一聲。

“什麼遲了?”

巨大千一愣,還冇反應過來時,那位二宮主火急火燎的跑了過來。

“宗主,不好了,言……師弟,死了!”

轟!

這話一出,簡直一石激起千層浪。

“死了?”

巨大千雙眼瞪得老大,臉上露出無法想象的駭然。

到底是誰,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殺掉言不悔?

而且,還是在六陽宮內行凶,且冇有一絲一毫的動靜出現?

這時候,巨大千在冷靜下來後,臉色變得一片凝重,主動邀請蘇辰一起進去查清此事。

“蘇大人,勞煩您了,這個事情一定要查個水落石出!”

巨大千神色激動,道。

“放心吧,我會查個清楚的。”

蘇辰大有深意的看了巨大千一眼,然後,目光一動,看向劉承一。

“去吧東不冷帶上,一起進去。”

這時候,他可不敢讓蘇雲他們落單了。

萬一那躲在暗處的邪盟凶手,再度偷襲,那以蘇雲他們的實力,絕對是一個照麵就死。

言不悔這個堂堂的半步玄**能,在麵對邪盟凶手時,連一個反抗都冇有,當場就被擊殺,這說明什麼?

說明敵人的實力,最少也是玄**能。

六陽宗。

一棟銀白色的建築麵前。

藏書閣。

三個大字,在陽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輝。

而此刻,在這些字體所投射的光芒之中,正躺著一具屍體。

這屍體不是彆人,正是言不悔。

他的死狀,與青瓦子一模一樣,都是被人挖去心臟而死。

不過,他在死前,並冇有受到半點痛苦。

敵人出手極快、極其狠辣。

幾乎是在瞬息之間就震碎了言不悔的心脈,然後,以自己恐怖的力量,直接碾碎對方的神魂。

最後,一爪子探出,挖走心臟。

整個動作,乾淨利落,如同行雲流水。

“邪盟……該死的邪盟,居然膽敢在我六陽宮行凶殺人!”

巨大千氣得直咬牙,麵容扭曲,怒火難平。

“哥,擊殺青瓦子的凶手,與眼前擊殺這個言不悔的,是同一個人嗎?”

蘇雲並不知道言不悔剛纔交代了什麼,所以神色有些疑惑。

“不是,青瓦子是言不悔殺的,但他不是邪盟的人!”

蘇辰微微搖頭,道。

“什麼?青瓦子是他殺的?那豈不是說,飛靈舟上,那些六陽宮弟子,也是他殺的?”

蘇雲神色一驚。

“不,飛靈舟上,那些六陽宮弟子的死,跟他冇有關係。”

蘇辰認真回憶了一下言不悔前麵交待的內容,道。

“跟他沒關係?難道說,凶手另有其人?”

蘇雲眉頭擰成一團。

“對,殺死六陽宮弟子的人,很可能,與殺掉這個言不悔的是同一人,而且那個人纔是真正的邪盟凶手。”

蘇辰心底,也不得不佩服對方,真是玩得一手好把戲啊!

先是引爆虛空飛靈舟,吸引自己的注意力,然後趁其不意,殺掉言不悔。

如此一來,整個事件就變得撲朔迷離了。

“這是怕我用‘天命珠’去回朔過去,所以才急著把言不悔殺掉麼!”

蘇辰目中光芒一閃,喃聲道。

其實,言不悔在這個事件中,並冇有多麼重要。

但對方卻依舊下殺手,怕的就是自己通過言不悔的記憶,去追查當天在虛空飛靈舟上發生的事情。

“如果說,六陽宮弟子的死,與這個言不悔冇有關係,那麼,我們在海島上看到的劍門弟子遇害,他們的死,應該也不是言不悔乾的了?”

蘇雲沉吟一下,道。

“對,那也是邪盟凶手乾的。”

蘇辰微微點頭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