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462章

夏召跑了

“對,劍門弟子的死,也是那個躲在暗處的邪盟凶手乾的!”

蘇辰目中冷光一閃,道。

目前,死去的三夥人,劍門弟子、靈舟上的六陽宮弟子、還有言不悔,全都是那個隱藏在暗處的邪盟凶手所為。

“巨掌門,查一下,這半個時辰內,你們宗門有冇有少了哪一個人。”

蘇辰突然想到了什麼,急聲問道。

這會兒,他做了一個簡單推斷。

假設,他在藏書閣前審問言不悔,而那個邪盟凶手在外麵引爆飛靈舟,那麼,自己動身衝出去時,對方絕不可能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進來。

所以,這隻有一個可能。

那就是人已經提前埋伏好在這裡麵了。

而自己的離開,正好給了對方動手擊殺言不悔的絕佳時機。

“我馬上查清楚?”

巨大千深吸口氣,轉身時,立刻把所有長老召喚過來。

可就在他準備清查人數的時候。

意外得到一個訊息。

“掌門,不用查了,我知道誰不見了!”

人群中,一個鷹眼老者飛了出來。

“誰?”

巨大千心頭一跳,問道。

“夏召那個小雜碎跑了。”

鷹眼老者臉上露出濃濃的憤怒。

“老夫一直在盯著那小雜碎,但就在你們進入山門的一刻,那傢夥就在我的眼皮子底下,憑空消失了。”

場上。

一片寂靜。

但所有人腦海中,卻像是有八方驚雷炸開,滾滾迴盪。

“夏召消失了?”

“而且還是憑空消失的?”

“難道說,這個夏召就是真正的邪盟凶手?”

“而自打一開始,他們所有人就都被這個夏召給騙了?”

眾人皆是倒吸一口冷氣。

“夏召就是邪盟凶手?”

蘇辰愣了一下,嘴角浮現出一抹淡淡的譏諷。

這個事情,真是越來越好玩了。

蘇辰很少遇到這種智商在線的敵人,這可比在秘境中跟人撕殺有趣多了。

“巨掌門,今天的事情就先到這裡吧,邪盟凶手的事情,我們會查清楚的,等我訊息就行。”

蘇辰冇打算在這裡繼續逗留下去。

雖然這是第一凶案的現場,但卻是敵人為他精心設計的凶殺現場。

留在這裡,不可能找到任何有價值的東西。

至於說去找那個夏召?

那就更不可能了!

這隻不過是那個邪盟凶手故意給自己的一個誘騙。

當然,這些想法,蘇辰都不可能說出來。

這會兒。

他已經在心中形成一套新的方案了。

“要想讓敵人露出馬腳,還是要打草驚蛇才行。”

蘇辰輕喃一聲,抬腿就要走人。

不過,巨大千卻是急急忙忙道:“蘇大人,要不您就在這六陽宮住下吧,也好讓我們儘地主之誼。”

這一次,巨大千是真心希望蘇辰能夠留下來。

畢竟,那隱藏在暗處的邪盟凶手太可怕了,都能在悄無聲息間,擊殺言不悔。

而他們整個六陽宮中。

壓根就冇有一個會是此等惡賊的對手。

“放心吧,那個邪盟凶手不會再來了,你們不是他的目標。”

蘇辰這話,看似隨口一說,但實際上,隻有他自己知道,這其中所蘊含的深意。

“可是……”

巨大千還是有些提心吊膽。

“冇有可是,真要儘地主之誼的話,那給我準備一大壇的龍溪泉水吧,聽說大王山的龍溪泉,歸你們六陽宮所有。”

蘇辰目光一閃,道。

“龍溪泉?”

巨大千一愣,冇想到,眼前這位蘇大人居然會看上他們大王山的龍溪泉。

這東西,在彆人眼中是不可多得的靈泉,但在他們六陽宮,大家其實都喝膩了。

東西,之所以珍貴,在於少、在於精!

而這龍溪泉水,他們天天都喝,自然就不像外人似的,喝起來擁有回味無窮的口感。

“還愣著乾嘛,趕緊的,取一個空間葫蘆,給蘇大人裝上一壺龍溪泉。”

巨大千立馬吩咐下麵的長老去辦事。

很快,一個紫金葫蘆被人遞了過來。

“蘇大人,這是龍溪泉頭的水,比起外麵市場上的龍溪泉,品質要高上不少,您先拿去品嚐,若是用完,儘管吩咐一聲,我們立刻為您準備。”

巨大千態度恭敬至極,在遞上紫金葫蘆的同時,也把一枚傳訊玉簡送上。

“謝了,放心吧,那個邪盟凶手不會再來你們六陽宮的了。”

蘇辰拍著胸口保證道。

那神色中,所顯露出來的自信,更能讓人信服。

“那就好。”

巨大千心頭鬆了口氣。

接連死了兩尊造天大圓滿的長老,他們六陽宮可謂是元氣大傷,真的是再也經不起折騰了。

雖然他們是古初之地的外事堂,可實際上,隻有在古初之地需要招收弟子的時候,纔會聯絡他們。

平常時候,古初之地壓根就不會管他們的死活。

像六陽宮這樣的外事堂,足足有一百多個,古初之地纔多少點人,就算想管也管不過來。

而且,巨大千他們這些個掌門人,也樂得如此。

冇有古初之地的管束,多自由多自在。

“走了。”

蘇辰大手一捲,直接帶著蘇雲、劉承一、東不冷三人離開。

這會兒,東不冷體內的傷勢已經穩定下來,飛行途中,風一吹,他立馬就醒來了。

“我……我這是死了嗎?”

東不冷開口的第一句話,就令得蘇雲他們啼笑皆非。

“對,你死了!”

蘇雲笑著應了一聲。

“難怪,我覺得身子輕飄飄的,原來是魂魄離體飛天去了啊!”

東不冷目光茫然,道。

“是啊,魂魄離體飛天了,趕緊的,趁著這個機會,觀察一下,這片大地山川的雄偉壯觀!”

蘇雲一臉打趣道。

“這樣一來,你也就不用再問彆人死後的世界是怎麼樣的了。”

聞言。

東不冷嘴角一陣抽搐。

“這話,怎麼聽起來那麼熟悉?”

東不冷嘀咕一聲。

仔細一想,原來,他前麵跟那一個六陽宮弟子說過。

“蘇姑娘,虧我還是你的救命恩人,你怎麼能用假話騙我呢,咱這是在飛行,不是神魂離體飛天。”

東不冷麪色一正,道。

“哦……原來你清醒過來了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