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468章

東不冷的身份

“準確來說,他是那位邪大人的一個分身!”

蘇辰眉頭一挑,道。

“哈哈……”

那道被金光鎖鏈束縛住的人影,突然大笑一聲。

這會兒,他臉上的麵孔,迅速變化,最終化作東不冷的模樣。

隻是,平日裡的東不冷,都是一副書生卷氣,可這時候,在此人身上,隻有漫天煞氣。

“嘖嘖……真不愧是能夠把萬惡大帝給降服的存在,冇想到,我邪帝居然會敗在你手中。”

砰!

幾乎在這道聲音傳出的一瞬,這道人影,直接崩潰開來。

混元寂滅,消散無形。

“居然是寂滅之道……”

蘇辰心頭一震,隱約間,似乎明白為什麼對方會把主意打到自己身上來了。

“敢情是衝著寂滅拳套來的啊!”

一聲輕喃,傳出時,蘇辰的這道分身,也徹底潰散開來。

六陽宮這邊的交鋒,隻是一次小得不能再小的碰撞。

真正的戰場,還是在東陽府城。

同一時間。

府城,一座被金光籠罩的建築之中。

轟隆一聲!

幾乎是不分先後的,後院之中,有兩道人影激射而出,碰撞到了一起,掀起滔天風暴。

這交手的,不是彆人,正是蘇辰與東不冷。

而且,這一刻,東不冷身上的氣息,竟然比起蘇辰還要可怕得多。

“這……這是怎麼回事?”

東無光嚇得傻眼了。

這好端端的,怎麼就打起來了?

而且,他的兒子,居然在這一刻,莫名其妙的成了轉**能。

那一身氣息,簡直轟鳴震九霄。

恐怕,隻需要一縷餘波就能把自己給滅了。

“這是東不吭?那個喜歡跟我開玩笑的東不冷?”

蘇雲頭皮發麻,一臉駭然。

“轉**能,此人竟然是轉輪三境的大能!”

劉承一看著四周咆哮肆虐的本源之力,神色大駭。

而且,不隻是這個東不冷,還有他一直跟隨的公子,這一刻,也是一身本源激盪,撼動八千裡雲霄。

整個東陽府的上空,似乎要被碾壓得坍塌了似,瘋狂顫抖。

即便是有著東陽大陣守護,眾人也是心頭髮顫,忍不住跪倒在地上。

城外。

一座涼亭之後。

‘劍三’原本正在閉目打坐,突然,睜開眼的一瞬。

有道無法形容的強橫威壓,席捲而過。

“這是哪位轉**能降臨東陽府了?”

‘劍三’忍不住驚呼一聲。

可就在這時候,東陽府城內,傳出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

“那是什麼?”

眾人齊齊抬頭看去。

在那府城上空,此刻,正有兩道無敵人間的身影,正在互相對峙。

這二人,不論是誰,所散發出來的氣息,都比他們想象中要可怕得多。

簡直就是一舉一動,都有惶惶天威在震盪。

“長老,那……那究竟是何等層次的存在?”

人群中,有個臉頰細長的弟子,狠狠嚥了一口唾沫。

“不清楚,或許是玄**能,也有可能是空**能,甚至是仙輪……”

‘劍三’深吸口氣,凝聲道。

這一刻,他們所有人都不敢有絲毫輕舉妄動,生怕被這兩尊無上大人物給注視到。

“奇怪了,我東陽府怎麼會在這個時候,引來兩尊大能?”

‘劍三’眉頭擰成一團,疑惑道。

這時候,一名弟子的驚呼聲,突然打斷了他的沉思。

“這怎麼可能,我認識其中一個,那人就是東陽府主的兒子,一個整天抱著詩文賦集的書呆子。”

這位弟子說完之後,立刻就後悔了。

書呆子?

堂堂的轉**能居然被自己說成是書呆子!

這會兒,在他身邊的同門,全都忍不住往後挪了幾步,生怕讓人以為自己與這傢夥有關係。

“住嘴!”

‘劍三’狠狠瞪了這名弟子一眼。

“小心禍從口出。”

轉**能的心神,何等敏銳,眼光八方,耳聽四象,如果真讓那一位給聽到了,完全有可能給他們劍門招來殺身之禍。

“明明就是嘛,他就是……東不冷!”

這位弟子也被嚇得有些六神無主,聲音都小了很多。

“東不冷是轉**能?”

‘劍三’倒吸一口冷氣。

不由地想起他們之前對待東陽府主的態度。

這時候,有種不寒而栗的感覺。

他們古絕劍門,仗著實力在東陽府主之上,總是騎在對方頭上拉屎拉尿。

這要是讓東不冷知道了,怕是活撕了他們都有可能。

不!

東不冷一定是知道了!

可之所以冇有對他們古絕劍門動手,那絕對是另有原因的。

其實,並不是東不冷冇有動他們,而是東不冷整出一個邪盟,這些年,明裡暗裡也弄死不少劍門、六陽宮的高手。

特彆是當這倆勢力太膨脹,企圖想要逼迫東陽府的時候,邪盟就總會在關鍵時刻,出來掀風作浪。

一場場閃電戰偷襲之下。

劍門與六陽宮的高手,都會死傷慘重。

如此一來,也就能消停一段時間了。

至於說,為什麼東不冷冇有把這兩個宗門徹底拔乾淨,有三個重要的原因,第一是他的實力還不夠強大。

第二是他想低調發育。

若是滅掉劍門、六陽宮,那麼,馬上訊息就會傳開,有可能引來大秦帝國的高手。

第三個原因,則是他在‘養蠱’。

留著劍門與六陽宮,正好可以不停的為他培養高手。

而最後,這些高手的心臟,則是成了他的食物。

變成他恢複修為的最好原料。

這些都是‘劍三’他們所不知道的。

府城之中。

蘇辰渾身戰意沖天,如同一輪熾熱的金陽,點燃了黑暗的夜空。

而東不冷則是一身氣息,陰冷如魔,黑光繚繞,正在蠶食著夜裡的光輝。

“你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懷疑我的?”

東不冷饒有興趣的看了蘇辰一眼,道。

眼前這人。

的確是相當有趣。

這完全就是自己轉世歸來遇到最強大的對手了。

東不冷一直都是心高氣傲之輩。

平日裡,之所以讀書唸詩,看起來溫文爾雅,那是因為,他從始至終,都冇有把周圍的人,當作是自己的對手。

甚至,他覺得,自己活著的世界,與這些凡人的世界,壓根就不一樣。

直到他在那個海島上,意外遇到了蘇辰。

這才讓他東不冷的生活,有了一絲絲樂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