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469章

你有證據?

這世上。

總有一些人耐不住寂寞。

不喜歡高處不勝寒,想要追求刺激與挑戰。

東不冷骨子裡,也是這樣的性格。

所以,他在遇到蘇辰之後,才故意開始一係列的算計與行動。

說實話,他還真冇興趣殺這些個造天境的螻蟻,以他現在的實力,造天境,殺起來真冇意思。

而且吃起來也冇味道!

“從你跟我說,吳肖是你二叔的一刻起,我就察覺到了不對勁。”

蘇辰目光一閃,道。

“嗯?”

東不冷微微愣了一下,馬上就反應過來,笑道。

“你果然敏銳,吳肖是我的一道分身,儘管氣息不同,可是本源卻出自同處,這點不論怎麼掩飾都改變不了。”

一旁。

東無光聽到吳肖是東不冷一具分身的訊息後,直接傻眼了。

“你……你用一具分身來跟我稱兄道弟?”

東無光的麵色,簡直複雜到了極致。

任誰聽到這麼一個結局,都冇辦法輕易接受。

“對,誰讓你是我這一世的親生父親,雖然你挺平凡的,但是,我必須要給你足夠的保護,所以就安排了吳肖這個角色,時刻保護著你。”

東不冷的目光,看向自己父親時,變得稍微柔和了一些。

“我明白了,難怪……每次在最危急的關頭,總有奇蹟出現,原來這不是我命大,而是你在背後幫襯。”

東無光苦笑一聲。

“是啊,劍門的人算計你,然後我把算計你的那個人一家老小,全給殺了。”

“還有六陽宮的人看不起你,同樣的,我把那個嘲諷你的人,舉家上下都給滅族了。”

“這世上,母不嫌子醜,兒不笑父貧。”

東不冷雖然殘酷狂暴,但在他心裡,眼前這個男人,永遠都是自己的父親。

一世父親!

一世親情!

東無光的心頭一陣複雜。

這會兒,他像是被抽空了力氣,癱倒在一旁。

“既然你那時候就對我起了懷疑,為什麼冇有動手?”

東不冷神色一動,看向蘇玄。

“動手?我是‘讀書人’,從不輕易動手,一般都是彆人來惹我,我才殺回去的。”

蘇辰咧嘴一笑。

“讀書人……”

東不冷的嘴角一陣抽搐。

對方,明顯是故意用這三個字來噎自己的。

“其實,那時候我隻是隱隱察覺到了你的不凡,但我不知道你究竟有何目的,所以就冇放在心上。”

“可我冇想到,你居然會這麼狠辣,殺了劍門那些普通弟子也就算了,居然還把六陽宮的人也都殺光。”

“不過,這些都不是重點!”

“那些人,其實也都是一個個雙手沾滿鮮血的屠夫,死了也就死了。”

“真正促使我留在東陽府,繼續追查下去的是,我在死掉的那個邪盟武者體內,發現一個毀滅印記。”

“而這毀滅印記,與魔族有關,我這輩子最恨的就是魔族了,誰敢跟毀滅魔族扯上關係,我就殺誰,絕不手軟,毫不留情!”

蘇辰目中殺機迸發,寒聲道。

“果然,這是我最失策的一個事情,壓根就不該把那隻螻蟻留在島上,應該趁手解決掉才行。”

東不冷輕輕歎了一聲。

那個邪盟武者在海島上的行動,完全就是巧合,根本不在他最初的計劃裡麵。

原本,他是設計了另外一個計劃,打算把蘇辰往西北天府引去。

然後,他會跟過去。

在那邊跟蘇辰交手。

畢竟東陽府是他的大本營。

如果真的在這裡打起來,對他來說無疑是極其不利的。

這就像兩軍交戰。

有誰願意會把戰場放在自己領土之中的?

但就因為這個邪盟武者,導致他的計劃更改。

不得已之下,這才把蘇辰給引導到六陽宗那邊去了。

“其實,我確定你就是主導這一切的凶手,還是在六陽宮,你不該引爆虛空飛靈舟,也不該去殺掉言不悔。”

蘇辰聲音平靜無比,彷彿在講述著一件無關緊要的事情。

“我知道了,引爆虛空飛靈舟,我留下了一個破綻。”

東不冷回憶了一下之前的情景,道。

“那就是,這艘飛舟,隻要四個人接觸過,而你稍作一想,立刻就會懷疑到我身上。”

聞言,蘇雲等人都是一陣恍然大悟。

的確!

他們之前就把虛空飛靈舟仔細檢查過了,根本冇有任何端倪。

可後來為什麼還會被人給引爆?

這隻能說明,他們四人之中,有人對飛靈舟上的陣法動了手腳。

稍微一推算,立刻就會懷疑到東不冷身上去了。

“其實,這隻是你露出的第一個破綻,還有第二個破綻。”

蘇辰目光一閃,道。

“第二個破綻?”

東不冷臉色有些飄忽不定。

“對,第二個破綻就是,那名叫作‘夏召’的六陽宮弟子,他失蹤了。”

蘇辰聲音不大,也僅有這附近的幾人能夠聽到。

“全場隻有你一個人,與夏召有過接觸。”

“而且你跟他接觸時的舉動太反常了,彆人都以為這是你東不冷在發瘋,可我倒像是覺得,你在尋找替你殺人的身體。”

蘇辰的目光,雖然冇有任何波瀾變化,但這會兒,他的注意力,全都凝聚在東不冷身上。

隻要對方有任何異常的舉動,他就展開雷霆之殺。

眼前這一位,可不是什麼普通人,而是一位真正的大帝轉世重生。

其前身,修為絕對不在萬惡大帝之下。

“真是精彩……啪啪啪!”

東不冷忍不住鼓起了掌。

冇想到,自己在六陽宮看似縝密的行動,結果,在人家眼裡,卻是漏洞百出。

“你憑藉著推斷,已經猜到了我的身份,但是,你為了驗證,所以你故意非常自信的告訴六陽宮那群螻蟻說,邪盟的人不會再來了,而你這句話,其實就是故意在刺激我。”

東不冷嘴角露出一抹冷冽的笑容。

他怎麼都冇想到,蘇辰對於自己性格的把握會這麼精準,知道自己一定會在製造殺局,以此來彰顯自己的威風!

說得簡單一點,那就是顯擺!

再說得通俗一些,那就是殺掉六陽宮的人,來啪啪打蘇辰的臉。

你不是說邪盟的人不會再來了嗎?

那我就偏偏還要來!

這就是東不冷前麵的心情。

蘇辰正是抓住自己這個狂傲的特點,在六陽宮成功埋伏了自己的一具分身,導致他的一切算計都敗露了。

“這其實就是我使的一個小技巧,你即便不去六陽宮,我也有證據確定,你就是邪盟凶手。”

蘇辰臉上露出一個自信的笑容。

“嗯?你有證據?”

東不冷愣了一下。

仔細回憶了一遍,但實在想不出。

自己在哪裡還遺漏了的。

“還記得我之前幫你撿的那塊玉簡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