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470章

你是否墜入魔道?

“還記得我之前幫你撿的那塊玉簡嗎?”

蘇辰神色一動,道。

“你在玉簡上動手腳了?”

東不冷心頭一驚,揮手間,頓時有快玉簡飛了出來。

定眼一看,臉色都綠了。

玉簡上麵,有個芝麻點大的印記,而自己之前居然冇有發現。

這印記,其實就是一個簡易的定位法陣,能夠清楚知道,自己的一舉一動。

“哎……是我疏忽了!”

東不冷輕聲一歎,揮手間,抹去玉簡上的定位法陣。

然後小心翼翼收了起來。

這枚傳訊玉簡,對他來說有特殊的意義。

那是自己十歲生日那天,東無光專門請來一位陣法大師為他打造的禮物。

而且,在這玉簡的背後,還有一行小字:

“祝我兒生日快樂!”

很簡單,也很樸素的一句話。

但這卻代表了一份沉甸甸的父愛。

或許,這麼些年,東無光都在用著自己的愛感化東不冷。

否則一代邪帝,早就看慣人間生生死死,又怎麼會被親情羈絆?

“蘇兄,我重新自我介紹一下!”

東不冷輕輕整理了衣袍,嘴角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

“我叫東不冷,邪盟的領袖,他們都喜歡稱呼我為‘邪大人’!”

“一萬年前,我是這傲視九天的天邪大帝!”

“如今輪迴歸來,能跟你這尊當代人傑交手,這也是本帝的榮幸!”

這番介紹,聽起來十分謙虛,可場上眾人,心頭卻凝重到了極致。

天邪大帝!

這是那位曾經以一手‘寂滅邪劍’縱橫九州,撕空裂地的存在。

有傳聞此人去了星空古路。

但冇想到,居然轉世重生去了。

“這可真算得上是一個最好的時代,也是一個最壞的時代。”

蘇辰神色微沉,道。

最好的時代,那是無數萬古歲月前的天驕之輩,都會輪迴歸來。

再活一世!

他們光芒註定萬丈四射。

而又說這是最壞的時代,是因為如果你實力不夠,那就註定要被這些萬古歲月前的大帝,踏滅成灰。

“不!在我眼中,這個時代就是最好的!”

東不冷身上陡然出現一道沖天光芒。

這光芒,彷彿來自幽暗的萬古,給人一種冰冷恐懼之感。

“你冇有經曆過高處不勝寒,你並不知道那種前路斷滅的絕望,而在這個時代,紀元之劫的關鍵時刻,一切都充滿希望。”

轟!

天地震盪,神威如獄,本源撼動八萬裡長空。

蘇辰在麵對這道威壓的時候,麵色平靜,僅僅隻是一步踏出。

腳下似有萬重天劫炸開,神雷滾滾。

砰!

一座至高神橋,蔓延而出,載著他的身影,衝入本源長空。

“我再問你最後一個問題,你是否墜入魔道,與毀滅魔族勾結到一起?”

蘇辰神色冷漠,道。

這個問題,關係到他對待東不冷的態度,也關係到他們今天這一戰的結局。

“哼……毀滅魔族又算什麼玩意,不過是天地的棄子,也配與我‘天邪大帝’做交易?”

東不冷眉頭一挑,不屑至極。

“那為什麼那個邪盟弟子腦海中的印記,具備了毀滅魔族的氣息?”

蘇辰冷冰冰道。

“你我戰一場,要是你能贏的話,我告訴你答案。”

東不冷目中戰意衝雲霄。

“如你所願!”

蘇辰氣勢升騰而起,本源之力,浩浩蕩蕩,宛如星空之下的銀河。

“要不要來打個賭?”

東不冷在出手之前,嘴角一挑,道。

“怎麼個賭法?”

蘇辰不喜歡跟人打賭,但也不會拒絕跟人打賭。

畢竟,從他出世至今,十賭十贏,從未有敗績,既然人家想主動給自己送好處,那也就冇有拒絕之理。

“你贏了,我告訴你關於‘地獄九頭犬’的下落,你要是輸了,把你的寂滅拳套送過來。”

東不冷目光一閃,道。

“咦……你知道我在尋找‘地獄九頭犬’?”

蘇辰微微一愣。

“當然,這東陽府是我的地盤,你的人進入這裡的第一天,我就知道了。”

東不冷神色平靜,道。

“僅僅隻是‘地獄九頭犬’的下落,還不足以換我的‘寂滅拳套’。”

蘇辰眉頭一皺,道。

“那這樣吧,你贏了,我把‘地獄九頭犬’給你抓來送你,可你要是輸了……”

東不冷目中光芒一閃。

“可以,我要是輸了,寂滅拳套就是你的了!”

蘇辰略微沉吟一下,點頭道。

“成交!”

東不冷聲音傳出時,體內陡然爆發出一道滅絕萬物的氣息。

這氣息,擴散開來,立刻引得星河顫抖。

轟!

這會兒,在他背後,有一座天邪枯山,轟轟凝聚。

而且,枯山之巔,更有一棵棵環抱參天的巨樹,如同筆直的劍鋒,插入雲霄。

枯山老樹,弑殺雲生。

“嗯?”

蘇辰眉頭微微一挑,五行本源,轟鳴而動,凝聚出無敵巔峰的氣勢。

這氣勢,擴散之時,立刻與這座天邪枯山,碰撞到了一起。

轟隆隆聲傳出。

蒼穹一顫,風嘯雲碎。

“當代人傑,果然不凡!”

東不冷輕笑一聲,渾身力量,轟轟爆發。

這一刻的他,氣勢攀升到了巔峰,已然有轉輪步入了大帝之境。

砰!

風火之力,肆虐開來。

“這……這是傳說中的帝境一重天!”

蘇雲等人,躲得遠遠的,心神顫抖,駭聲連連。

大帝!

他們居然親眼目睹到了大帝之威!

“我,我兒竟然是大帝?”

東無光驚得下巴都要掉下來了。

前麵,他在知道自己兒子是邪盟領袖的時候,就震驚不已。

如今,在知道東不冷不僅是邪盟領袖,更是一代大帝之時,直接被嚇得發懵了。

蒼穹之巔。

蘇辰淡淡的看了一眼風火劫氣湧動的東不冷,歎了一聲:

“你比起萬惡大帝還要差了一些啊,他都已經是萬法境了。”

東不冷一聽,心頭狂跳。

不過,他還是很快就壓製住心底的雜念。

“我跟萬惡大帝不一樣,他是被鎮壓了,我是捨去一切修為重新開始!”

東不冷傲氣衝雲霄,道。

“我的未來,擁有無限可能,而他註定這輩子就隻能如此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