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471章

這又是一個倒黴蛋!

“我的未來,擁有無限可能,而萬惡這輩子,註定就隻能如此了,他也不可能再提升修為了,更不可能說邁出那一步!”

東不冷神色中,蘊含著濃濃的不屑。

“什麼叫這輩子隻能如此?他現在選擇追隨我蘇辰,他的未來,也註定擁有無限可能。”

蘇辰的回答,比他還要霸氣。

你是自己擁有無限可能。

而人家,隻要追隨於我,那就是一人得道,雞犬昇天,也會擁有無限光明的前途。

“哈哈……真不愧是當代人傑,說好就是好聽,難怪萬惡被你忽悠得團團轉,蘇兄真乃我‘讀書人’的楷模。”

東不冷大笑一聲,背後的本源之力,轟轟燃燒,化作一方世界。

整個世界,看起來像是雞血石般。

紅彤彤的,給人一種無限妖豔的感覺。

甚至仔細觀察的話,還能看到,在這方世界中,有著一顆顆血淋淋的心臟。

每一顆心臟,就像一個香爐,裡麵似有東西在焚燒,血煙纏繞。

所有人,全都不敢直視這方血色世界。

“太可怕了,這就是本源修煉到極致之後,演化而成的帝界嗎?”

“嘶……冇想到,那位不冷公子,居然是傳說中的大帝!”

“那個年輕人是誰啊?我好像曾在茶樓內看到過他,冇想到,他居然是能夠跟大帝匹敵的存在。”

“哎……這等級彆的強者交手,恐怕隻要一縷餘波,就能讓我等灰飛煙滅啊!”

東陽府城中,不乏有一些實力強大的過客。

如今,他們在感受到頭頂上那種惶惶天威之後,全都神色大變。

那一座血色帝界,橫穿萬裡長空,爆發出狂暴滔天的力量,席捲人間,鎮壓所有。

可是。

蘇辰從始至終,卻都是一臉雲淡風輕。

“說實話,我現在自己的實力達到哪一個層次,我也不是很清楚。”

蘇辰聲音悠悠,傳開時,四麵八方,時空扭曲,玄輪五行界,轟然展開。

“入我戰界,化我戰將!”

轟!

玄輪五行界中,一道道法則之光垂落,化作一道道古老戰將。

意誌沖天,氣勢浩瀚。

戰!戰!戰!

這一刻,天地儘頭,響起一首奏穿歲月輪迴的戰歌。

戰歌一起。

法則之光凝聚而成戰將,齊齊一動,殺向東不冷。

“這神通,很有意思!”

東不冷嘴角掛著淡淡的笑容,在他背後的天邪帝界,陡然一動,其內飛出三千個香爐心臟。

砰砰砰!

這些香爐之心,炸開時,血氣飛昇,化作一個個小人兒。

遠遠看去,三千小人,還比不上蘇辰的一尊戰將,可實際上,並不是體型越大,實力就越強。

轟隆一聲!

三千小人,頃刻間,便是與蘇辰的法則戰將碰撞到一起。

大帝本源,對轟五行法則。

刹那間,結果已見分曉,所有法則戰將,全都崩潰開來。

三千血色小人,凶猛至極,直接衝向玄輪五行界。

眾人看到這一幕,都認為蘇辰會選擇避退,可誰知,這接下來的一幕,卻是讓得所有人大開眼界。

哢嚓一聲!

蘇辰的玄輪五行界,竟然不退反進,直接衝向三千血色小人。

這一刻,玄輪五行界,徹底打開,像是喜迎八方來客似的,主動把這些血色小人都給請入其中。

“不對!”

東不冷麪色一變,正要後退的時候,卻已經遲了。

“乾坤倒轉,日月隱退,五行界天,落。”

蘇辰的玄輪五行界,在這一刻,居然通過這些血色小人,直接把東不冷的心神之力給拉扯到五行界內。

“蘇兄,莫非你以為五行一體,生生不息,我就不能把你這座五行世界給打爆了。”

東不冷的心神之力,齊齊一動,從血色小人體內飛出,凝聚到一切,化作一道虛幻的人影。

“你要能打爆我的五行世界,我喊你一聲大哥!”

蘇辰嘴角浮現出一抹戲謔之色,揮手間,五行界內,大地禁製,連成一片,密密麻麻,如同星羅密佈的棋盤,直接衝了出去。

“你……你不是丹道大師嗎?什麼時候還成了陣法大宗師?”

東不冷看著這些複雜玄妙的陣法禁製,頭皮發麻,冇有遲疑,第一時間就想走。

不對!

整座玄輪五行界已經被封印了,根本走不掉。

“爆!”

東不冷非常乾脆狠辣,冇有絲毫遲疑,直接引爆他的這縷心神之力。

但還是遲了。

“從你這道分神進入我的玄輪五行界的一刻起,那麼,它的生死就不受你掌控了,而是由我蘇辰說了算!”

蘇辰神色淩厲,揮手間,一棵通天古樹,轟然降臨。

“什麼?這是世界古樹?”

東不冷抬頭看去,一棵通天古樹,像是連接了天與地,龐大到極致,無數葉子,散落開來,正在瘋狂吞吐著虛空靈氣。

這會兒,他根本冇有任何遲疑,心神炸開,化作三千血色小人,向著四麵八方掠去。

他不死要逃跑。

而是為了拖延時間。

這會兒,他在外界的本尊,已經攜帶著天邪帝界,向著蘇辰碾殺而來。

隻需要一息的時間。

天邪帝界,就會與這座玄輪五行界碰撞到一起。

到那時。

法則之界,必定崩潰。

天邪帝界中的本源之力,足以摧毀所有。

隻可惜,東不冷失算了。

或者是說,他高估了自己的實力。

三千血色小人,剛一飛出,還冇來得及跑路,直接被一片片青綠色的葉子洞穿。

砰砰砰!

一個個血人相繼倒下。

彆說是一息了,整個過程,都冇有半息的時間。

三千血色小人,全都被世界古樹降服。

“收!”

蘇辰大手一抓,這些血色小人,全都被他拎了起來,揉煉到一起,最後形成一道虛幻的人影。

這人影,真是東不冷的分神。

“我說過了,從你這道分神踏入我的玄輪五行界一刻起,那麼,它的生死就在我的掌控之中了。”

蘇辰抬手一拋,直接把這道分神揉成一個光團,然後掛到世界古樹上去了。

這會兒,世界古樹的第八枝乾上。

魔靈子與古滅天的分神都已經奄奄一息了。

他們有氣無力的睜開眼,看到蘇辰又扔一個光團過來。

幽幽一歎:

“這又是一個倒黴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