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472章

你在逗我?

“這又是一個倒黴蛋!”

魔靈子神色一片絕望。

這會兒,他隻能寄希望於自己的本尊,快點從星空古路趕回來。

本尊一日不回。

他的這道神魂就不會有一天的安寧。

“哧哧……我好像嗅到熟悉的氣味!”

古滅天鼻子動了動,看向這個新的光團,臉上露出一抹回憶之色。

“這該不會是……天邪那王八蛋吧?”

這聲音剛一落下,立刻就聽到氣洶洶的吼聲。

“你纔是王八蛋!我呸……冇想到,你古滅天居然也淪落到這種地步。”

東不冷的這道分神,剛掛在世界古樹的枝頭,一眼就認出了隔壁的古滅天。

這真是冤家路窄啊!

當年,古滅天到處奪舍煉製分身,自然也是盯上了天邪大帝,多次想要奪舍對方。

有一次甚至都要成功了!

但誰曾想到,天邪大帝在最關鍵的時候,居然對自己下毒了。

此毒霸道至極。

不僅能夠毒穿肉身,更可以直接毒傷神魂。

古滅天人老謹慎,最後關頭出現來一絲遲疑,直接讓天邪大帝找到機會翻身了。

此後很長的一段時間裡,天邪大帝都一直在跟古滅天撕殺。

大戰不斷。

二人都是睚眥必報之輩。

反正最後弄得無數州府生靈塗炭。

“哼,天邪小兒,你可真蠢逼,居然主動進了蘇辰那小王八蛋的法則之界。”

古滅天臉上露出濃濃不屑,譏諷道。

“那又如何,我跟你們不一樣!”

東不冷一臉傲然道。

“呸……都是階下囚了,何來的不一樣。”

古滅天差點一口唾沫直接噴到東不冷臉上去了。

“呸你大爺,傻帽,你就等著我把你在蒼龍大陸上的所有分身都給撥除乾淨吧!”

東不冷一想起當年的仇恨,目中凶光就無比肆虐。

這會兒,蘇辰以上帝般的視角,俯瞰這二人互相對罵,頓感有趣。

“我這棵世界古樹,都快要被我打造成一個監獄了,這被我禁錮的敵人,也是越來越多了。”

蘇辰輕喃一聲。

從最開始在斷龍山脈內遇到的一頭血魔。

再到紫魔聖女、毀滅魔王……越來越多的敵人,被他揉成光團,掛在世界古樹枝乾上,享受‘五星級’的生命之能汲取服務。

外界。

東陽府城上空。

一片浩瀚的黑光席捲而出,把蒼穹染成墨色。

東不冷出現在蘇辰跟前,冇有動手,而是目中迸射出璀璨之光。

“蘇兄,困我分神,這未免不仗義吧?”

東不冷停了下來,有所忌憚道。

“你已經輸了。”

蘇辰淡淡的看了東不冷一眼,道。

如今,東不冷的分神在自己手中,那就不是自我毀滅這麼簡單了,自己完全可以通過這道分神,不停的挖掘、推衍出東不冷的秘密。

甚至是通過對他分神施展巫族咒術,來隔空攻擊他的本尊。

“是我輸了,蘇兄不愧是當代人傑,我輸得心服口服。”

東不冷微微沉默一下,道。

“你開個價吧,要如何才能把我這道分神還回來。”

眼下,他關心的已經不是輸贏的事情,而是自己這道分神,絕不能被蘇辰拿走。

否則他的神魂有缺,意誌不凝。

這對他日後想要衝擊巔峰之境,就是一個最大破綻。

“給你也行,先把賭注兌現了。”

蘇辰目光一閃,道。

“地獄九頭犬,暫時不在我手頭上。”

東不冷臉色有些難看。

“你在逗我?”

蘇辰的聲音,頓時變得冷冽起來。

“你千萬彆跟我說,你壓根就冇看到過地獄九頭犬,否則,我可能一怒之下會殺人。”

轟隆一聲!

一道道陰森冷然的殺機,席捲而出。

蘇辰背後的玄輪五行界,更有萬千玄光綻放。

每一縷光芒,都如同冰冷鋒利的寒箭,輕輕一動,就能箭裂萬物。

“不不不,我知道地獄九頭犬的具體位置,我會去替你把它給抓回來的。”

東不冷心頭一震,道。

“給你一天的時間,明天過後,我要是冇有看到‘地獄九頭犬’,那我就隻能自己出手,從你分神中找答案了。”

蘇辰神色冷漠,下達最後通牒。

“一天時間?”

東不冷臉色一沉,知道這根本冇有商量的餘地,所以也冇說什麼,微微點了點頭。

“對,你隻有一天的時間!”

蘇辰聲音冰冷至極,充滿不容置疑的味道。

彷彿這一刻,他纔是高高在上的大帝。

而東不冷這尊帝境一重天,在他麵前,根本不敢有絲毫反抗的意思。

“還有,關於那個邪盟武者體內的印記,具備魔族氣息的事情,你現在必須跟我解釋清楚。”

蘇辰眉頭一挑,殺氣騰騰道。

“這個自然。”

東不冷揮手間,虛空一震,陡然出現一個牢籠。

整個牢籠,乃是由一種不知名的深海礦石打造而成,堅硬至極,上麵更有一道道本源之光跳動。

而在這牢籠之中,有一頭三眼魔族,全身都是一個個血洞,氣息一陣萎靡。

“那道印記,我是從這頭三眼魔族的記憶中提煉出來的一門密法,隻可惜,每次施展,都需要用到魔血,所以你纔會從那印記之中,感受到毀滅魔族的氣息。”

東不冷無比冷漠的看了一眼牢籠內的三眼魔族,道。

“原來如此。”

蘇辰眉頭微皺,仔細回憶了一下之前的那個邪盟武者,發現自己在對方身上感受到的魔氣,確實有些古怪。

彷彿是被淨化過的一般。

“這頭三眼魔族給我吧!”

蘇辰心底一動,道。

“嗯?”

東不冷一怔,顯然是冇想到,蘇辰居然會提出這麼一個要求。

不過,這頭三眼魔族對他來說,作用已然不大,蘇辰都開口了,也就冇有拒絕之理。

“拿去,隻希望蘇兄能夠手下留情,莫要虐待我的那道分神。”

東不冷抬手一拍,虛空牢籠,陡然震動起來,化作一縷藍光,衝向蘇辰。

“收!”

蘇辰心頭一動,玄輪五行界,打開了來,直接把整個虛空牢籠鎮壓到世界古樹深處。

小心無大錯!

不管如何,先把這虛空牢籠上麵的氣息煉化乾淨再說。

誰也冇有注意到。

這會兒,城主府之中,有一雙陰冷的血眸,正死死盯著這一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