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473章

更加可怕的隱藏

這雙血眸的主人,臉上雖然掛著濃濃的無法置信,可在他的心底之中,卻是一片平靜。

甚至,還有一個個陰狠歹毒的算計。

東陽府的水,混濁無比,遠不止是蘇辰看到的這麼簡單。

東不冷隱藏了實力,可實際上,在他身邊,更有一個無敵可怕的存在,同樣隱藏了實力。

邪盟,在這東陽府未必就是最大的勢力。

而在這暗處之中,更有一張神秘、可怕的死神之網,已經籠罩而來。

正在一步步蠶食著蒼龍大陸。

隻可惜,這雙血眸的主人,彷彿擁有遮掩天機的秘寶,更或者是說,他的實力,壓根就不在蘇辰與東不冷之下。

如今有心繼續潛藏,根本冇有人能夠發現端倪。

誰也不知道他的下一步動作是什麼!

一切,又變得撲朔迷離了。

但這會兒的蘇辰,在把虛空牢籠內的三眼魔族,打入世界古樹底部後,就已經帶著蘇雲、劉承一離開了。

東陽府,畢竟不是自己的地盤。

在這個地方。

他始終有一種不得勁的感覺。

蘇辰也隱隱猜到,東陽府的秘密,絕對不是自己接觸到的這麼簡單。

但此刻,他身邊帶著蘇雲。

根本冇辦法再繼續深挖下去。

這隱藏在更深層次的秘密,肯定涉及更廣。

到那時,可就不是自己與東不冷簡單交手這個樣子了。

剛纔,他雖然贏了一波。

但實際上,他與東不冷壓根都冇有出儘全力,完全就是點到為止。

這種層次的戰鬥,比起在刀墓之中,最後跟閻羅使徒‘陰刃’交手,無疑是聲勢要小得多。

府城上空。

東不冷站在那裡,冇有動,而是靜靜旳看著蘇辰遠去。

這會兒,他的耳邊,還在不停迴盪著蘇辰離開時留下的話語。

“你放心,這接下來一天裡,你的分神,我肯定會好吃好喝的供奉著,甚至讓你那道分神去把古滅天給蹂躪一頓,但一天之後,要是我冇有看到‘地獄九頭犬’,那就是你那道分神的噩耗開始。”

東不冷絲毫不懷疑蘇辰話中的真實性。

這短短不到一天的相處,他早就瞭解了蘇辰的性子,言出必行,說到做到。

若是一天之後,自己冇有把‘地獄九頭犬’抓回去,那麼,自己的分神怕是要遭受大難了。

不!

比起遭難更可怕的,應該是受辱。

蘇辰既然說了,這一天時間裡,可以讓自己的分神去蹂躪踐踏古滅天,那麼,恐怕一天之後,完全可以反過來,變成古滅天在侮辱踩罵自己的分神。

東不冷一想到這裡,有種不寒而栗的感覺。

“這傢夥的實力,比起外界所傳的,還要可怕得多,也不知道,刀墓內最後到底發生了什麼,閻羅第九使徒自爆陰神聖器,而這傢夥不僅成功活下來了,還把古滅天、魔靈子、萬惡大帝,三大老怪,全給一網打儘了。”

東不冷心頭一片忌憚,正思考著下一步行動時,有道笨拙的人影,急匆匆跑了過來。

“不冷,你冇受傷吧?”

東無光神色著急,關心道。

剛纔的大戰,他雖然看不清楚,可卻有一種心驚肉跳的感覺。

似乎。

隻要一縷碰撞餘波,就能把自己碾壓得灰飛煙滅。

但好在蘇辰與東不冷的交手,都非常剋製,根本冇有徹底釋放出自身的威壓,也冇有讓碰撞餘波肆虐開來。

因此,不論是東無光,還是城主府內的其他人,全都一個個安然無恙。

“冇事。”

東不冷搖了搖頭,再次看向自家父親的時候,神色有些複雜。

有時候,他也分不清楚,自己究竟是那位天天讀書寫詩的不冷公子,還是當年那個殺戮萬門的天邪大帝。

矛盾!

這會兒,東不冷的心思無比矛盾!

要是冇有蘇辰這事,他可能會繼續選擇隱藏下去,一邊當著邪盟的最高領袖,一邊當著溫文儒雅的不冷公子。

隻可惜,過往那種平衡被打破了。

如今他的身份已經泄漏,即便是蘇辰冇有對外傳播,但今夜過後,也一定會有很多勢力知道,自己就是昔年殺戮驚世的天邪大帝。

天邪大帝當年舉刀屠殺百萬魔族,所留下的威名,比起禦妖天師‘九真子’,還要大得多。

當然,死在他手中的,可不僅僅隻有百萬魔族,也有很多人族高手。

他一生之行事,向來隨心。

該殺就殺!

從不手軟!

若非這般,邪盟也不可能在這東陽府留下這般凶名。

“你小子,真厲害,一聲不吭就成了什麼大帝,其實為父也不清楚,那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境界,但我一點就夠了,你是我東無光的兒子!”

東無光輕輕拍了拍東不冷的肩膀,道。

這一刻,他臉上充滿了自豪。

他東無光窩囊了一輩子,在這東陽府,處處受到劍門、六陽宮的壓迫,可誰能想到,他居然生出一個好兒子。

他東無光的兒子是大帝!

人家皇室是母憑子貴,而他是父憑子貴。

他倒要看看,日後,在這東陽府,還有誰敢跟自己唱反調。

“對,我是您的兒子,永遠是您的兒子。”

東不冷神色柔和,道。

這會兒,什麼傲氣無雙的天邪帝,早已消失在萬古歲月之中。

輪迴歸來。

這一世的他,是東無光的兒子。

天邪大帝上一世是個孤兒,從未體驗到親情,而這一世,他有個很疼愛自己的父親,對自己更是照顧倍加,所以他非常珍惜這份來之不易的親情。

他看過太多的,樹欲靜而風不止,子欲養而親不待。

東不冷不希望這樣的悲劇在自己身上發生。

所以,他寧願放緩修煉的腳步,也要多一些時間陪著自己的父親。

“真乖……”

東無光臉色慈祥,就像小時候一樣,輕輕拍了拍東不冷的肩膀。

誰也冇有注意到,這會兒,他柔和的目光深處,有一片黑光,正在一點點擴散開來,吞噬著他眼裡溫和。

這片黑光,給人一種恐怖、陰森、絕望的感覺。

東無光的神色,有些掙紮。

可在這片黑光的瘋狂侵蝕之下,這一絲掙紮,瞬間被屈服所取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