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474章

你絕不是東無光!

東陽府的大戰。

很快就平息下去了。

大家隻是看到了開頭,卻冇有看到結尾。

蘇辰與東不冷的交手,看起來普普通通,甚至冇有半點天威擴散。

而且很多人的境界也太低了,看不透大帝層次的交手,所以大家也不清楚,最後究竟是是誰贏了。

但是,他們卻知道一個無法改變的事實。

那就是城主府的不冷公子,乃是傳說中的大帝。

日後誰都不敢再去招惹城主府了。

即便是之前張狂霸道的劍門、低調內斂的六陽宮,也都不敢必須退避三舍,甚至是低頭服軟。

更甚者,他們還要擔心來自城主府的報複。

東陽城外。

一座涼亭之中。

‘劍三’等人,臉上露出無法形容的驚駭。

這讓他們萬萬想不到的是,東不冷居然是傳說中的大帝!

之前,他們還都誤以為,東不冷是轉輪三境的大能。

結果就都是一片提心吊膽。

可直到此刻,他們徹底認識到,東不冷實力後,直接被嚇得傻眼了。

“這可怎麼辦纔好?”

“我們居然敢說要去找城主府的麻煩,這不是老壽星上吊,自尋死路嘛!”

“看來,劍玄、劍鬼他們的死,很有可能是死在東不冷手中了。”

這些個劍門弟子,一個個神色驚恐,絕望道。

“長老,要不我們趕緊逃命去吧!”

人群中,有個額骨突出的弟子,臉色蒼白。

“遲了!”

劍三輕輕搖了搖頭,目光一閃,看向頭上時,有一根破碎雲穹的手指,直接碾壓下來。

“不……”

所有劍門弟子,全都麵容恐懼,發出絕望的慘叫。

但僅僅隻是一刹那。

這些淒厲的慘叫立刻消失無蹤。

全部劍門弟子都被碾壓而死。

即便是‘劍三’,也冇有任何抵擋,周身炸開,如同血花綻放般。

不過,他在臨死的一刻看到,虛無之中,走出一道黑色人影,正無比冷漠的與自己對視了一眼。

“這……這怎麼可能?”

‘劍三’臨死之際,目中露出無法想象的驚駭。

他原以為,出手擊殺他們的人是那個東不冷。

可實際上不是。

這出手的,竟然是……

東無光!

什麼叫無法置信?

這就是無法置信!

誰能想到,一個平日裡在他們劍門麵前卑躬屈膝的人,居然一朝之間,顯露獠牙,成為一尊絕世存在。

而且,這尊絕世存在身上所展現出來的力量,充滿與這個世界格格不入的氣息。

“不!你絕不是東無光!你到底是誰?”

‘劍三’神魂崩潰的刹那,發出生命最後一道嘶吼。

東陽府要變天了。

隻可惜,他已經無力去阻止,甚至,連傳遞出訊息的機會都冇有了。

砰!

最後一抹血光炸開。

‘劍三’的氣息,徹底被抹去。

黑夜之中,大地裂開,飛出一隻隻黑色甲蟲,立刻把這些屍體啃了個乾乾淨淨,連地上的染血的泥沙,也被吞光。

“我是誰?”

這道黑色人影聲音喃喃,目中的光芒變得越來越森冷。

最後,他嘴角一咧。

“我當然就是東無光了!”

……

西北府城。

蘇辰帶著蘇雲、劉承一他們,通過跨府傳送陣趕了回來。

好在是夜裡。

他們一行人,冇有引起多大的震動,也隻有蕭定收到訊息。

不過,他之前在蘇家門口被嚇了一次。

現在已經不敢冒然去打擾蘇辰。

“孃親估計已經是睡下,等明天一早,你再去拜訪。”

蘇辰交代一句後,就帶著劉承一去了後院。

接下來,他要把家族的部分陣法控製,交到對方手裡麵。

後院。

劉承一剛入門,立刻看到被當作一根蔥栽在泥土裡的血陀金剛。

“什麼?是你這凶徒!”

劉承一看到血陀金剛的瞬間,目中立刻露出濃鬱的凶光。

要知道,他們陣天門‘劉家’可是有一大半人,就是被這個心狠手辣的佛門惡徒所滅殺的。

“啊……劉承一,你居然跑到西北天府來,你以為你能苟活下去嗎,府主已經收到訊息,馬上就會派遣高手過來把你抓回去。”

血陀金剛臉上殺氣騰騰,威脅道。

“公子,這個事情……”

劉承一心頭大跳,連忙打算跟蘇辰彙報。

不過,蘇辰隻是笑著擺了擺手:

“你覺得我會在乎一個西南府主嗎?如果他要敢再來惹我,我不介意出手把他給抹去。”

蘇辰聲音淡淡。

彷彿在他眼中,西南大地的一府之主,簡直渺小得不能再渺小了。

“你……”

血陀金剛滿臉驚恐的看著蘇辰。

雖然他不知道蘇辰到底是什麼境界,可他卻知道,對方身邊有一個仆人,簡直恐怖到了極致。

僅僅隻是一個眼神就能壓迫得自己無法動彈。

“這個人就當作是我送給你的禮物了,要殺要剮隨你!”

蘇辰抬手一抓,被栽到地裡的血陀金剛,像是被拔蘿蔔似的,直接被他抓了起來。

然後,他一指點出,直接破去血陀金剛體內玄台。

“噗……”

血陀金剛大驚失色,無法想象,這到底得是什麼樣的境界,竟一指廢掉自己的玄台,太可怕了。

“多謝公子。”

劉承一麵色大喜,道。

自從劉家遭受大難,他就日日夜夜想的是要如何手刃大敵,如今機會就在眼前,這如何不讓他感到激動。

“好好修煉,好好熟悉一下這家族內的陣法佈置,日後就要靠你了。”

蘇辰目光鼓勵,道。

“公子放心,我一定不會辜負你的期望。”

劉承一心頭無比澎湃,激動道。

“我相信你!”

蘇辰身影一閃,消失不見。

漫長的夜,終於要過去了。

東方大地,漸漸地,有了黎明的曙光出現。

這抹光芒,雖然還很是微弱,但似乎已經照入劉承一的心田,讓他變得充滿希望。

“哼哼……”

劉承一壓下心頭的激動,看向地上氣息萎靡的血陀金剛時,目中殺機翻滾。

“你……你要乾嘛?”

血陀金剛臉色一白,顫聲道。

“你放心,我不會殺你的,我已經給你準備好了一百零八種地獄酷刑,一定會好好折磨到讓你欲生欲死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