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殿內,有個灰袍老者,盤膝而坐。

周身之間,散發出一道道恐怖劍芒,彷彿要毀天滅地。

“劍仙骸骨,給我出來吧!”

灰袍老者抬手之時,向前一抓,虛無中漣漪擴散,浮現出一具古老的骸骨。

這骸骨一出現,便是散發出滔天劍意,橫掃八方。

灰袍老者臉色平靜,伸手之時,按在這骸骨的胸口上,體內的靈丹,原本一片黯淡,可在這個時候,卻爆發出滔天光芒。

轟隆隆聲傳出。

這靈丹上麵釋放出磅礴吸力,瘋狂吞噬這骸骨上的劍意。

隨著煉化,這具骸骨上的劍意正在一點點消散,而灰袍老者的氣勢,也變得越發越強悍。

可誰也冇有注意到,在這骸骨上的劍意消散到一定程度時,它的體內,那些枯萎的器官上麵,赫然出現了一縷縷詭異的黑霧。

這些詭異黑霧,彷彿有生命一般,從這骸骨內枯萎的器官中飛出,不斷變幻著形狀,散發出陣陣邪惡的氣息。

可是,那灰袍老者始終冇有察覺到。

慢慢地,這些詭異黑霧開始飄散開來,融入到灰袍老者體內。

灰袍老者緊閉著的雙眸之內,開始出現了漆黑、幽冷之芒。

漸漸地,灰袍老者的氣息,變得與那傳說中的異魔一樣。

隻是,刹那一閃。

這股類似異魔的氣息又隱匿下去了。

殿外,站著兩個青年。

二人衣著相似,腰間皆掛有青藍玉佩。

玉佩上麵,刻著一個清晰的水字。

他們都是水家族人。

“老祖真是運氣逆天,一進來,就找到了劍仙骸骨。”

其中,一個高鼻梁的青年,羨慕道。

“哈哈老祖越強,對咱們水家來說越好,說不定出去以後,整個天風城都是咱們水家的了!”

另一個瘦削男子,淡聲說道。

那言語中,充滿了自信與狂傲。

也就在他們交談的時候,那個高鼻梁青年的玉佩,上麵亮起一陣光芒。

“咦二爺他們跟風煞宗長老在一起了!”

高鼻梁青年目光一閃,道。

“還有,他們抓了神陽宗的嵐蝶,想要用她來逼出蘇辰!”

“抓得好!這個嵐蝶當眾放聲要保蘇辰,一看就知道他們二人關係匪淺,抓了她,蘇辰那小畜生肯定再也坐不住了!”

瘦削男子聞言,目中露出一抹淩厲之芒。

“哼這回,咱們要讓蘇辰那小子死無葬身之地。”

高鼻梁青年臉上露出一抹陰森之芒。

可惜,他們要在這裡守著老祖,否則也要去圍殺蘇辰。

宮殿內。

轟!

灰袍老者渾身一震,雙眼猛地睜開,露出一抹淩厲劍芒。

這道劍芒,猶如大破滅之劍,貫穿星空。

那具古老的骸骨,突然一動,化作一抹血光,融入到他的身體之中去。

灰袍老者緩緩站了起來,渾身散發出一股滔天氣勢。

似要斬碎蒼穹,鎮壓諸天。

此人,赫然是水老鬼!

“劍仙骸骨已經被我煉化,哈哈我看這次還有誰能阻擋我的腳步!”

水老鬼臉上露出了張狂的笑容,頭髮飛揚,氣勢滔天。

那股恐怖的毀滅劍意,轟轟擴散,讓宮殿之外的許家武者,一個個顫抖起來,目露驚駭。

“恭喜老祖成功煉化劍仙骸骨!”

高鼻梁青年臉上露出一抹恭敬之色,道。

“哈哈,老祖,這回您修為暴漲,肯定可以輕鬆斬殺蘇辰那小畜生了。”

瘦削男子目中殺機一閃,道,

“哼是時候出去滅殺那小畜生了。”

水老鬼臉上閃過一抹寒光。

隨著他的殺機擴散,體內那些詭異黑霧,紛紛擴散開來。

開始吸收他身上散發出的怨氣、煞氣。

另外一邊,一處廣袤的平原上。

轟!

突然虛空震盪,出現一個白色漩渦。

這漩渦擴散,從中走出一道人影。

“終於出來了!”

禿毛鸚臉上露出一抹心有餘悸的表情,感慨道。

那處湖泊的氣息太壓抑了,危機四伏,讓它都不得不謹慎起來。

“小子,這次被人暗算了,我們什麼時候去報仇?”

禿毛鸚一臉怒氣。

之前,蘇辰在原始森林內的遭遇,禿毛鸚已經知道了。

“不急!林中豹,這次他絕對跑不了!”

蘇辰目中殺機一閃,被林中豹那麼一暗算,差點就死在那群妖豬手中了。

“也不知道嵐蝶怎麼樣,能不能逃脫許豐的毒手!”

蘇辰輕歎一聲。

“放心吧,那姑娘也是有大氣運的人。”

禿毛鸚撲打著翅膀,道。

下一刻,它似乎想起了什麼,目光看向蘇辰的時候,露出前所未有的火熱。

“小子,那棵世界古樹還我!”

禿毛鸚聲音激動無比,哼道。

“世界古樹?想都彆想,那是我辛辛苦苦拔出來的,還差點死在那群妖豬腹中了。”

蘇辰撇了禿毛鸚一眼,道。

“啊小子,你這是忘恩負義,你這是卸磨殺驢,你這是”

禿毛鸚氣炸了,破口大罵。

蘇辰也不迴應,反正,等這傢夥罵累了,也就消停下來了。

世界古樹,這東西自己有大用,絕對不會給這傢夥。

不過,如果冇有禿毛鸚的幫忙,蘇辰也拿不走世界古樹。

所以,蘇辰想的是,三枚世界之果,分兩枚給禿毛鸚好了!

自己一枚,足夠突破使用了!

蘇辰已經打定注意,等修為突破到合靈境,丹田擴張那會,直接服下世界之果。

“小子,你太不是東西了!”

禿毛怒氣沖沖,狠狠瞪了蘇辰一眼。

“行了,世界古樹我真有大用,那上麵有三枚世界之果,我自己留一枚,剩下兩枚給你吧!”

蘇辰說著時,取出兩枚通體散發著白色光芒的果子,遞了過去。

誰知,禿毛鸚聞了聞,臉上露出一抹不屑之色。

“哼本神鳥自身就帶著一個世界,要這玩意乾嘛?”

“真不要?”

蘇辰一愣,問道。

“不要!”

禿毛鸚一點意動之色都冇有。

“小子,你甭想用這兩枚果子就把我打發了!”

蘇辰也懶得跟這傢夥客氣,輕笑一聲,將世界之果收起來了。“哈哈不要就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