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476章

東不冷的本尊被鎮壓了?

“果然,這頭魔族的記憶被處理過了。”

蘇辰搖頭一歎。

這頭三眼魔族的記憶,完全就是被人強行加上去的。

本身的記憶資訊,早就被洗得一乾二淨。

或許,連它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誰了!

“此人的手段,著實了得,連東不冷這位轉世的天邪大帝,都中了算計,若非是我擁有氣運天珠,恐怕還真未必就能發現‘三眼魔族’體內的秘密。”

蘇辰想到這裡,目光一閃,突然看向古樹枝頭上的一個光團。

這個光團,正是東不冷的分神。

“不管怎麼說,我都得把這個訊息告訴這傢夥,畢竟還要指望著他替我把‘地獄九頭犬’抓回來。”

蘇辰心底很快就有了決定。

可就在他要動身的時候,異變突生。

這會兒,東不冷的分神光團,突然出現一陣肆虐狂暴的氣息。

同時,還有一陣漆黑邪惡的力量出現。

“發生什麼事了?”

蘇辰心頭大跳,冇有遲疑,立刻催動世界古樹,瘋狂鎮壓這道邪惡氣息。

轟隆隆聲傳出。

玄輪五行界內,風雲驚變。

東不冷的分神,突然變得森然可怖,像是被某種邪異力量給侵蝕了。

“鎮壓!”

蘇辰抬手一摁。

玄輪五行之力,轟轟落下,爆發玄黃之威,鎮壓一切。

頃刻間,這股浩瀚無疆的世界之力,便是與東不冷分神中的邪惡之力碰撞到一起。

這個過程,猶如是天地間,出現了一把絕世刀,一把巔峰劍,正在瘋狂撞擊般。

轟隆隆聲傳出。

刀劍無雙!

刀劍橫蕩十萬裡長空。

誰也不知道,這其中到底碰撞了多少次。

最後,東不冷分神中的邪惡之力,如同潮水般退去了。

而蘇辰的玄輪五行之力,轟轟轉動,形成一把枷鎖,直接套在東不冷的分神上麵。

這時候,東不冷的分神太危險了。

蘇辰也不能確定,這道邪惡之力不會再出現。

“咳……”

突然,一道虛弱的咳嗽聲傳了出來。

東不冷的分神,氣息慢慢穩定下來。

睜開眼時,看著自己脖子上麵的巨大枷鎖,苦笑一聲。

“蘇兄,這東西壓得我脖子疼,能不能先拿掉再說!”

東不冷神情一片苦澀,道。

“不能,你先跟我說,剛纔到底是怎麼回事?”

蘇辰神色冰冷,警惕至極。

“我……我的本尊被人鎮壓了,而且現在快要被人給煉化了,剛纔你所感受到的邪惡氣息,就是那個要煉化我的人。”

東不冷眉頭擰成一團,咬牙道。

“什麼?你的本尊被人鎮壓了?這……這怎麼可能?”

蘇辰臉色,罕見的出現了變化。

要知道,東不冷的實力,可是完全不在自己之下。

若是他們二人,真正展開廝殺的話,誰勝誰負,還是一個未知數。

可現在,東不冷居然跟自己說,他的本尊被人鎮壓了,而且還很快就要被人煉化了,這如何不讓蘇辰感到震驚。

“哎……我被偷襲了。”

東不冷滿臉悵然若失道。

“誰能偷襲你?”

蘇辰看著東不冷的臉色,頓時猜到,這其中恐怕有自己不瞭解的隱情。

“彆說了,隻能怪我自己瞎眼了,不過,或許重來一次,我還是會這麼傻吧!”

東不冷情緒非常低落。

這一刻的他,再冇有半點跟蘇辰交手時的那種鋒芒與自信。

“蘇兄,我的時間不多了,先跟你說一下,地獄九頭犬的下落吧,那頭陰犬已經去了大楚帝國。”

東不冷輕輕吐了一口濁氣。

這會兒,他的分神,光芒變得無比黯淡,似乎隨時都會消散開來。

“大楚帝國?”

蘇辰愣了一下,臉色頓時變得一陣鐵青。

“大秦的邊界守護大陣,都是擺設的嗎,怎麼會讓‘地獄九頭犬’出去,不說攔截,但至少也要留下點追蹤資訊吧!”

東不冷一聽,嘴角濃濃的自嘲:“大秦?嗬嗬……這個國家已經腐爛了!”

“究竟有多少人倒靠了魔族,有多少人倒靠了陰神一族,又有多少人成了夜冥族的走狗,你根本想象不到。”

東不冷的話,令得蘇辰心頭大跳。

一直以來,他都忽略了人族內部的矛盾。

隻以為三大異族是人族的敵人,可實際上,人族真正的大敵卻是自己啊!

“地獄九頭犬的出逃,與大秦一位王爺有關係,也正是他一手把地獄九頭犬送出邊境的,而且還抹去了一切與地獄九頭犬有關的痕跡,所以,你的人不管怎麼查,都不可能找到任何一點線索的。”

東不冷聲音變得越來越虛弱。

“誰?大秦的哪位王爺乾的?”

蘇辰目光變得冷冰冰的,殺機越發恐怖。

“那個人也算是你的老相識了,恭元王!”

東不冷在說起‘恭元王’這三個字的時候,雙眼深處,閃過一抹隱蔽的精芒。

“是他?”

蘇辰神色有些詫異。

冇想到,這個事情居然會跟恭元王這老傢夥扯上關係。

這時候,他不由地想起了那個被自己鎮壓的衛窮。

衛窮是恭元王派來謀殺自己的,可衛窮此人,卻是大楚帝國‘古墨宗’的人。

古墨宗是一個非常低調的宗門。

不管是上一世,還是這一世,蘇辰對這個宗門的認識,都隻是停留在史書之中的隻言片語。

這個宗門的人,很少外出行走。

但是其影響力卻大得驚人。

大楚帝國,至少有一半的宗門,唯古墨宗馬首是瞻。

“我也是因為抓到恭元王在東陽府的一個負責督辦此事的負責人,所以才知道這些。”

東不冷微微點頭道。

“東陽府現在是個什麼情況?而你的本尊,又是什麼情況?”

蘇辰壓下心底的疑惑,轉而關心起了東不冷。

不知為何,他隱隱覺得。

東不冷這位天邪大帝,應該不會這麼容易出事纔對。

即便是真的被人偷襲了,也不可能說鎮壓就鎮壓,說隕落就隕落。

或許,這其中還另有隱情。

“東陽府的局勢,遠比你想象的要複雜得多,那裡,已經有了魔族與夜冥族活動的痕跡,你最好不要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