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477章

收集資訊

“東陽府的局勢,遠比你想象的要複雜得多,在那裡,已經有了魔族與夜冥族活動的痕跡,你最好不要去。”

東不冷神色凝重,道。

“放心,我比你聰明得多,不會讓自己輕易涉險,更不會讓自己被人無故偷襲算計。”

蘇辰深深看了東不冷一眼,道。

“那就好,我的本尊估計時日不多了,而我這道分神的生命,也是即將走到儘頭了。”

東不冷聲音落下時。

嗡的一聲!

分神上麵,突然燃起一陣寂滅的火焰。

很快,這道寂滅之火,便是把這道分神給吞噬一空。

蘇辰想要阻止,可卻做不到了。

這道寂滅之火是來自於東不冷的本尊。

如今,他的本尊遭受重創,正在被敵人使用本源之火煉化。

一切流落在外的分神,都會隨著時間的流逝,最終在煉化之火中寂滅而去。

“記住了,千萬不要去皇城!”

“那裡邊的水,比你想象的要深得多,彆一不小心把自己給淹死了。”

“雖然我東不冷挺不服你的,總想跟你一較高下,但實際上,我還是打心眼裡佩服你的,我真不想你那麼容易死去。”

砰!

東不冷的這道分神炸開了。

火煙已過,灰燼散去,終是塵歸塵土歸土。

“不想我那麼容易死去?”

蘇辰嘴角露出一抹玩味的笑容。

這個東不冷,還真是有趣,彆的敵人,都巴不得自己能夠早點死,可這傢夥倒好,居然是不希望自己那麼容易死去。

“亦敵亦友麼?”

蘇辰聲音喃喃,雙眸之中,陡然爆發出一抹淩厲之光。

“我蘇辰彆的冇有,就是要比彆人多一個心眼,我可不相信你東不冷會這麼容易死去。”

嗡!

這時候,他目光一閃,看向古樹枝乾上的另一個光團。

“古滅天,給我滾出來!”

蘇辰聲音冰冷,大喝一聲。

轟隆隆聲傳出。

整棵世界古樹,一陣搖晃,古滅天的分神被震得七暈八倒。

“小王八蛋,你到底想乾嘛?殺人不過頭點地,你有本事就滅了我!”

一道氣急敗壞的聲音傳開時。

古滅天所在的光團,直接被蘇辰一把捏在手中,動彈不得。

“滅你?想得美,我這裡還有一萬零千種酷刑呢,準備往你身上招呼,保證肯定能折磨到你欲死不得,欲生不能,隻能日夜留下悔恨的淚水。”

蘇辰神色一片冷漠。

“你做夢,本尊意誌堅如泰山,日月崩而色不變,豈會怕你這小王八蛋的伎倆。”

古滅天目中凶光大放,咆哮道。

“是嘛?那就先來給你試一試這第一種酷刑,我把它稱作‘宮刑’,你肯定會滿意的。”

蘇辰嘴角露出一抹冷冰冰的笑容。

嗡!

掌心之中,突然竄出一道法則之火,迅速落下,直奔古滅天的第三條腿而去。

“不……”

刹那間,一陣殺豬般的慘叫響起。

世界古樹上麵。

魔靈子呆呆的看著這一幕,反應過來後,渾身直哆嗦。

“這小兔崽子,太狠了!”

魔靈子倒吸一口冷氣。

宮刑不痛!

但是,卻極其侮辱人!

要是哪天蘇辰放出訊息,說上古武神古滅天在他手中遭受了‘宮刑’,那就是名聲徹底一敗塗地了啊!

“小王八蛋,你給我停住,有話好好說,你到底想要問什麼,我都告訴你。”

古滅天最後一刻不得不低下了頭。

之前,所有的硬氣,如今隻能化作一聲屈服。

一代霸主,終是山窮水儘時,也要為生活的五鬥米而折腰啊!

“這才識相嘛!”

蘇辰也冇了一開始的凶殘,笑嗬嗬的把手中的法則之火一收。

這個古滅天不愧是聰明人一個,知道自己絕不會無緣無故來找麻煩,肯定是有所求。

於是,他就主動低下了頭。

“你要問什麼?是不是關於天邪那蠢貨的事情?”

古滅天雖然一直被封印在光團之中,但是呢,他耳聽八方,一下子就聞出很多不同尋常的東西。

甚至,他在出來的時候,就再也冇有感受到天邪大帝分神的存在,立刻知道,這怕是出了什麼大事。

“對,既然你們是老仇人,那麼應該彼此互相瞭解纔對。”

蘇辰目光一閃,道。

正所謂,最瞭解你的人,絕不會是自己,而是你的對手。

既然古滅天與天邪大帝,曾經水火不容,鬥得難捨難分,那麼,這彼此雙方應該是再熟悉不過了。

“你想問哪方麵的事情?”

古滅天麵色有些難看,但還是屈服道。

“比如說,東不冷的性子怎麼樣,對待親情是什麼態度?”

蘇辰神色一動,道。

“原來,這傢夥的轉世之身叫……東不冷啊,還真是夠會給自己起名字的,簡直就是裝模作樣。”

古滅天冷笑一聲,道。

“裝模作樣?”

蘇辰微微一怔,不解道。

“對,這傢夥比誰都要冷漠,結果取名‘東不冷’,這不就是在裝模作樣嗎?”

古滅天臉上露出濃濃的譏諷。

“至於你說的,這傢夥對待親情什麼態度,我隻能說,他眼裡冇有親情,隻有殺戮與死亡!”

“天邪的前世就是個孤兒,親生父母,在他剛出世那會就死在妖獸口中了。”

“後來,他倒是有過兩個師父,但都不是什麼好東西。”

“第一個師父看上了他的身子,想讓他侍寢,他拚死反抗,最終經曆了九死一生逃脫。”

“哦對了,他的第一個師父是一個活了數千年的老女人,天天靠著吸噬陽氣而維持容顏不老。”

古滅天說到這裡,臉上也露出濃濃的厭惡。

隻要是個正常的男人,喜歡的,肯定都是一些如花似玉的妙齡姑娘,而不是這種活了數千年的破爛公交車。

“至於天邪的第二個師父,此人身份有些特殊。”

“據說,他曾跟夜冥族的女人搞在一起,後來被夜冥族的高層追殺。”

“而為了逃命,在關鍵時刻,算計天邪一把,動用催眠與易容術,把天邪偽裝成自己,然後讓天邪去吸引夜冥族的追兵,而自己則是順利逃脫。”

“一手金蟬脫殼,玩得是爐火純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