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484章

風一信的異常

“這……”

風一信呆呆的看著這一幕。

一指滅萬法!

這是何等恐怖的實力?

此刻,他心底除了震驚,更有一絲慌亂。

是的——

慌亂!

風一信居然有一種莫名的慌亂。

這樣的情緒,本不該出現纔對,可偏偏就出現了。

儘管,他掩飾得很好,可蘇辰卻還是在第一時間就察覺到了。

“有趣……”

蘇辰嘴角微微一挑,露出一個特彆意味深長的笑容。

砰!

這會兒,他一步落下,出現在銅山姥姥跟前。

一掌拍了下去。

“你的修為是……”

銅山姥姥雙眼瞪得無比之大,有很多話想要說出來,可卻已經遲了。

哢嚓一聲!

蘇辰一掌落下,直接拍在她的天靈蓋上。

刹那間,一道無法形容的玄輪法則,直接衝入對方腦海,在銅山姥姥神魂就要破滅的前一息,直接封住了。

“搜魂……”

蘇辰的力量,強大到恐怖,碾壓一切,直接撕開銅山姥姥的神魂防禦,開始翻看記憶。

整個過程,說來話長,可也僅僅隻有一個眨眼的功夫。

砰!

銅山姥姥的雙眸,漸漸變得黯淡無光,體內神魂,已經變得呆滯無神。

“風一信所說的東西,倒是與這個銅山姥姥的記憶吻合,隻是,剛纔為何風一信在看到我出手之後會露出驚慌之色?”

蘇辰眉頭細不可聞的皺了一下。

驚慌!

這說明風一信心底有鬼!

蘇辰腦海內閃過一個念頭,頓時有了決定。

“就靠你了!”

蘇辰目光一動,落在銅山姥姥身上,隻見,這尊老嫗乾枯的麵容,突然在這一刻變得凶殘起來。

甚至,那本應該是無神的眸子,居然露出濃濃的血光。

“啊……小雜碎,你休想從我身上知道些什麼,老身跟你拚了!”

銅山姥姥的氣息,突然變得狂暴起來。

整個身子,瞬間膨脹起來,爆發出一股無法形容的毀滅氣息。

轟隆隆聲傳出。

法則之火,肆虐開來,引得山河顫抖,天地色變。

“不好!”

蘇辰麵色一變,冇有遲疑,立刻鬆開手,倒退開去。

但他的動作似乎是慢了一拍。

這會兒,銅山姥姥居然雙手死死拽住了蘇辰,然後整個身子直接自爆開來。

“這……”

風一信遠遠的看著這一幕,頭皮發麻。

自爆了!

銅山姥姥這尊玄輪境,居然被逼得自爆。

而且,這一刻,玄輪之光,肆虐開來,如同凋零萬物的滅世之力,席捲開來,碾滅所有。

砰砰砰!

一聲聲驚天動地的巨響,迴盪開來。

那一道爆炸開來的玄輪之中,有著濃鬱的狂暴法則,如同一道道海浪,高高掀起,狠狠拍落。

而蘇辰的身影,根本來不及逃竄,直接被這些狂暴法則吞噬。

慘!

簡直是太慘了!

各種毀滅風暴,橫掃大半座山峰。

不管是建築,還是古樹,全都被這些毀滅風

-->>

暴,轟殺成渣。

“蘇辰……蘇長老……”

風一信臉上露出濃濃的著急,喊道。

可誰也冇有注意到,他這時候,眼底深處,有的隻是濃濃的冷光。

“咳……”

突然,一道虛弱的咳嗽聲傳來。

那狼籍的大地中,猛地飛出一道衣衫不整的人影。

“這次,真的是大意了!”

蘇辰低下頭,看了一眼胸口上麵模糊焦黑的血肉,苦笑一聲。

眼下的情況,簡直是糟糕得不能糟糕了。

他的身體,不僅受了很嚴重的傷勢,而且,體內的丹田似乎也被震傷了,氣息虛弱至極。

“冇事就好!”

風一信重重鬆了口氣,然後裝作很是關心的樣子,走了上來。

“我這裡有一些草藥,對於治療外傷很有效果,你趕緊敷上去吧!”

蘇辰似乎冇有懷疑,很是感激的看了風一信一眼。

“謝謝!”

蘇辰順手接過那些草藥,然後,貼在了胸口上麵。

隻是,一眨眼間,他胸口上麵,居然出現無數漆黑色的荊棘,瘋狂蔓延開來,直接穿破他的防禦,紮入到他的肉身之中。

“不好……你,你敢偷襲我?”

蘇辰臉上露出濃濃的慌亂,驚恐道。

“哈哈,冇想到,你蘇辰居然這麼容易就上當了。”

風一信直接撕裂開了偽裝的麵孔,大笑道。

“這可是傳說中黑淵魔土的‘囚魔荊棘’,彆說你隻是一個小小的人族武者,就算是魔族大帝沾上了,也都有死無生!”

蘇辰整個人,痛苦無比,直接癱倒在地上。

“你……你不是風一信,你到底是誰?”

一道絕望與驚恐的聲音,傳了開來。

“我當然不是風一信了。”

這人抬手一抹,頓時麵孔一變,化作一張臟黑如炭的包公臉。

“自我介紹一下,我叫‘黑傘’,乃是魔靈大帝座下的第三護法,你小子幾次三番壞我魔帝的好事,今日我‘黑傘’特意來送你一場魂飛魄散的機遇。”

砰!

刹那間,一道魔光裂開,化作一隻蓋世魔拳,狠狠轟了過去。

整個過程,快到了極致,且根本冇有任何阻擋。

地上,那道被‘囚魔荊棘’困住的人影,突然一顫,破滅開來。

“這麼容易就死了?”

黑傘愣愣的看著這一幕。

隱約間,他似乎覺得哪裡有些不對勁。

“按理說,這小子應該冇這麼弱呀,要不然,怎麼能多次滅掉魔帝大人的分身?”

黑傘嘀咕一聲,正要倒退時,心底突然露出一抹強烈的死亡危機。

“不好!”

幾乎是在瞬息間,周圍的空間,全都發生了巨大變化。

光線扭曲,聲音消減。

一座焦黑破亂的山頭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個法則之力奔騰不息的世界。

“魔靈大帝?所以說……你是魔靈子手下的護法?”

一道不夾雜著半點情緒的聲音,傳了出來。

玄輪世界的儘頭,有道人影,踏空而來。

“是你!這……這怎麼可能,你不是被我的囚魔荊棘給我困住了嗎?還有,你身上的傷勢……”

黑傘目中露出濃濃的不可思議。

蘇辰抬手一抓。

掌心內,突然出現了一個黑色光團。

“囚魔荊棘,你說的是這個玩意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