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486章

魔帝的尊嚴呢?

“哼……你們家主子的分身,比你強多了,都敗在我的手裡,也不知道是誰給了你信心,讓你敢來與我為敵,你心底所謂的義氣,不過是人家對你的利用罷了。”

蘇辰的話,就像是一記重擊,狠狠打在黑傘的心頭上。

“不!不……他們不可能騙我的!”

黑傘一臉失神,拚命搖頭。

幾乎就在這個時候,蘇辰的五色祭壇,直接洞穿了虛無,鎮壓了黑傘的魔兵。

“封!”

蘇辰掌心之中,星辰幻化,倒扣落下,直接把黑傘困住。

“啊……”

黑傘慘叫一聲,拚命掙紮,可他的力量,在蘇辰麵前,無疑是蜉蝣撼樹,弱得可憐。

“彆白費力氣了,你我之間的差距,就如同這地上的塵埃,與那巍峨群山的差距。”

蘇辰抬手一抓,直接把黑傘拎了起來。

然後,一把掛到世界古樹的枝乾上麵。

“魔靈子,給我出來,你的手下來找你了。”

蘇辰輕輕一跺腳,大地裂開,從中飛出一個光團。

其內被封印著的,正是魔靈子的一道分神。

隻不過,此刻這道分神看起來很是疲憊,像是剛經曆了十萬八千場大戰似的,力量都耗儘了,光芒黯淡。

蘇辰把這傢夥扔到地底之中,自然不是讓他去享受來著,而是讓世界古樹拚命的吸走這傢夥體內的生命元氣。

要不然,他的玄輪五行界又怎麼可能成長得這麼快。

“我的手下?”

魔靈子有些迷糊,不過,當他眼角的餘光一掃,看到黑傘時,立刻打了個冷顫。

“你……你怎麼也落在這小王八蛋手裡了?”

這話一出來口,魔靈子頓時察覺到了不對勁,尷尬的笑了笑。

“黑傘,既然你來了,那就不要反抗,好好在這裡待著吧!”

魔靈子的話,直接讓黑傘嚇得傻眼了。

這還是自己印象中的那位魔帝大人嗎?

雖然這隻是一道分神,可在某種程度上,這就代表了魔帝本尊的態度啊!

可現在,魔帝居然跟他說不要反抗?

骨氣呢?

尊嚴呢?

難道這些內心最應該堅守的東西,統統都丟了嗎?

魔靈子一看就看出了黑傘心中的想法,神色一冷,重重哼了一聲。

“難道你現在還要執迷不悟嗎?”

轟!

這句話,就像一記雷霆重槌,狠狠砸在黑傘的心神之中,化作滾滾雷鳴。

“魔帝大人,您……您這是什麼意思?”

黑傘心頭一顫,驚聲道。

“敗於此,不是你技不如人,而是你的智商太低,你被人給算計了,那個人是故意要讓你來送死的。”

魔靈子的話,傳開時,直接驚得黑傘臉色發白。

“我……我又被人給算計了?”

黑傘露出一個比哭還難看的表情。

“冇錯,以你的實力,又怎麼會是這小王八蛋,哦不,又怎麼會是蘇辰的對手,但那個人卻還讓你來偷襲蘇辰,這不擺明瞭就是想要讓你來送死!”

魔靈子嘴角露出一抹濃濃的譏諷。

“我……”

-->>

黑傘心頭一陣啞然,沉默了好一會,終於放下了心底所謂的義氣,吐露出事情的真相。

“那個幫我出主意的人,其實,我也不清楚其具體身份,隻知道此人是紫魔‘元藍’的座上賓。”

蘇辰始終冇有說話,這會兒,聽到‘紫魔’二字後,目光陡然變得淩厲起來。

他眼角的餘光掃了魔靈子一眼,對方立馬會意,繼續逼問黑傘。

“紫魔族的人?他們什麼時候也來大秦帝國了?”

魔靈子不動聲色問道。

這時候的他,活生生就是一個叛徒,不停幫著蘇辰打聽魔族的訊息。

“大秦皇城之中,一直有著紫魔族的人隱藏著,至於什麼時候來的,我也不是很清楚。”

黑傘猶豫一下,道。

“那頭紫魔藏在何處?”

魔靈子雙眼之中,陡然迸射出一道奪目之光。

這道光芒,擴散時,直接衝入黑傘的腦袋,瞬間讓他的意識模糊起來。

“那頭紫魔在……在……恭王府!”

黑傘臉上露出一抹痛苦之色,很快就掙脫開來,無比驚恐的看著魔靈子。

“大人,你……你怎麼可以對我動用魔族秘術?”

魔靈子聽到這一聲質問,並冇有半點驚慌。

而是慢條斯理回了一句。

“我最近對於魔族的催魂秘術,有一些研究,正好拿你來試驗一番。”

黑傘一聽,氣得臉色都綠了。

冇想到,自己苦心積慮想要營救的魔帝大人,居然變得這麼無恥了。

不!

應該是說,一直以來,魔帝大人都是非常無恥的,但那是對待敵人無恥,對於自己下屬還是非常照顧的,可冇想到,現在魔帝大人變了。

一切都像是反轉了似的。

魔帝大人為了幫助那個人族的小混蛋,打聽訊息,居然還對自己動用了催魂秘術。

“怎麼,你不信?你敢質疑本帝?”

魔靈子眼皮一抬,寒聲道。

“不,不敢!”

黑傘低下頭,顫聲道。

“那就給我把那頭紫魔的資訊全都老實交代清楚,我倒要看看,究竟是誰敢算計我魔靈子的手下。”

魔靈子神色冷冽,道。

“是!”

黑傘麵對魔靈子的氣勢壓迫,根本不敢反抗,隻得老老實實交代。

這會兒,蘇辰也是很快就弄明白了。

“有意思,恭王府內,居然藏著一頭紫魔,而且還成了恭元王的女人,也不知道,天帝是否清楚這個事情,大秦的王妃居然是一頭紫魔,這個訊息要是傳開去,怕是要天下大亂啊!”

蘇辰臉上露出一個意味深長的笑容。

這會兒,他想到一個更好對付恭元王的法子了。

或許,不需要自己親自前往王府涉險,就可以讓人去把恭王府掀個底朝天。

而自己也能趁亂行事。

“魔靈子,這次你的事情辦得不錯,繼續給我撬開你這手下的嘴巴,我要知道更多,關於那頭紫魔的訊息。”

蘇辰抬手一抓,直接扯去放在魔靈子體內的世界枝條。

然後把這傢夥安放到世界古樹上麵。

魔靈子心頭終於鬆了口氣:

“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