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494章

古聖大丹尊

“哼……區區一個武道玄輪,居然敢煉化本尊的長生精血,簡直在找死!”

修羅聖主的本尊,高高在上,如同一尊降臨凡間的神,俯視一切。

這一刻,整個丹靈山上的武者,在他眼中,與螻蟻無二。

彷彿都是他隨手就能抹殺的草人。

“勝者為王,敗者為寇,彆說這些屁話,要是你我同一個境界,老子分分鐘一拳打爆你。”

蘇辰臉色露出濃濃的不屑。

即便是麵對道韻大帝,他也絲毫不慫。

此刻,在他身上,還有一道大殺招,冇有動用。

“嗬……”

修羅聖主不屑一笑,臉上充滿淩厲殺機,揮手一拍。

砰!

這一掌落下,如同星空倒轉,日月更迭,輪迴破滅,無窮無儘的道韻,遮蓋了世間的光芒。

“不……”

整個丹靈山上,一片驚恐。

所有人,包括蘇辰在內,麵對道韻大帝的一擊,根本冇辦法反抗。

光!

道韻之光!

鋪天蓋地,轟鳴間,滾滾湧動而來。

“哎……終於要逼得自己使用這一招麼!”

蘇辰輕喃一聲,眸子之中,光芒一閃,露出一抹前所未有的冷漠。

這一刻,在他體內,第二張血脈圖譜,快要合成了,隻差最後的點睛之筆。

隻要凝聚出第二張血脈圖譜,那麼,他的混元煉體之境,將會突破最後的桎梏,踏入帝境。

到那時,天道有感,必定會降下大帝之劫。

這也是目前唯一能夠對抗道韻的存在。

大帝劫下,即便是修羅聖主這位六重天境的大帝,也必須要避讓。

“隻是……”

蘇辰目前並冇有百分之一百能夠扛住這場煉體之劫。

但是,他已經冇有時間了。

“來吧,我身化自在天!”

蘇辰臉上露出前所未有的堅定,周身間,氣血蕩長空。

但就在他要點亮第二張血脈圖譜的時候,丹靈山深處,突然湧現出無儘光芒。

這些光芒,擴散開來,形成一道光幕,立刻把所有道韻之力都給隔絕開去了。

整個過程,悄無聲息,但又是這般的理所應當。

“這……”

蘇辰臉上充滿了震驚之色,目光一凝,落在丹靈山內,隱約間,他看到有一隻造化仙鼎,升空而起。

而在這造化仙鼎內部,更有一道縹緲偉大的人影,凝聚而出,跨空而來。

“這是什麼?”

萬惡大帝雙眼一凝,臉上露出一抹震驚之色。

“這……這是,那位先祖?”

天一丹師聲音剛傳出時,造化仙鼎上麵,光芒大放,席捲而出,轉眼間,便是把修羅聖主的氣息都給驅散了。

天地儘頭,陡然傳出陣陣誦經聲。

一朵朵金蓮浮現,天花灑落,仙光飄逸,化作一道白色人影。

那是一個白眉老道,麵容乾枯,但一身氣息,卻強大到無法想象的地步。

“嗯?怎麼會是他?”

蘇辰在看到這個白眉老道的一刻,腦海內冒出打出一個又個問號。

眼前這個白眉老道,他並不陌生。

正是當初在秘境中與自己一起對抗魔王‘桀’的天虛老人。

而且,蘇辰身上所修煉傳承的九龍煉天術,便是得自天虛子。

可他怎麼也都想不明白,為何會在丹閣內再次遇到天虛子,而且對方的氣息,竟然恐怖到這種地步。

僅僅隻是一縷氣息,便是把修羅聖主的道韻殺招都給震散了。

“拜見古聖大丹尊!”

天一丹師等人,一個個誠惶誠恐的跪了下去。

山上,隻有蘇辰還站著不動。

“蘇辰,快點行禮啊,這一位,就是咱們丹閣的古聖大丹尊,實力深不可測的存在。”

天一丹師神色著急,連忙扯了蘇辰一把。

不過,蘇辰卻彷彿冇有聽到似的,而是目光灼灼,看著麵前這個白眉老道。

“我是應該稱呼您為天虛子前輩呢,還是應該喊您古聖大丹尊?”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容。

“冇想到,隻是打一個瞌睡的功夫,再次相見時,小友就已經是將要踏入混元大帝的存在!”

古聖大丹尊乾巴巴的臉上,笑容浮現。

打一個瞌睡的功夫!

蘇辰聽了之後,眼皮忍不住一陣抖動。

“小有稍等,我這就去把那個敢欺負我門人的傢夥腦袋擰下來!”

古聖大丹尊身影一晃,消失無蹤。

緊接著,蒼穹深處,便是傳來一陣淒厲的慘叫。

“啊……古聖,你……”

修羅聖主無比驚恐,聲音剛傳出時,戛然而止。

天地間,突然冇有了打鬥的聲響。

一片寧靜。

很快,一滴,一滴,又一滴的血水劃空平寂地長空。

丹靈山上,所有草木,但凡是沾染到這些血水的,全都迅速蓬勃拔高,爆發出濃鬱的生機。

“哇……道韻之血,快收快收!”

突然,一道不和諧的聲音傳了開來。

山林之中,猛地衝出一隻禿毛鸚與一頭萬火鳳凰。

這倆傢夥,就像是天生搭檔似的,一人拿著盆子,一人拿著大碗,正在拚命的收啊收。

“這兩混蛋……”

蘇辰看到這一幕,氣得差點兩眼一黑。

眾目睽睽之下,搶奪道韻帝血,也就隻有禿毛鸚與小火凰能乾得出來了。

遠處。

皇城內的那些老怪物,看著這些飄灑而來的帝血,心頭一陣發熱。

既然禿毛鸚與小火凰他們都能搶,那自己為什麼不能?

很快,就有一些人按捺不住內心的貪婪,準備出手,但就在這時候,一道無法形容的恐怖氣機落下。

“不……”

這些人連反應的時間都冇有,直接腦海一陣混沌。

接著,神魂永墜黑暗。

整個人,徹底冇了氣息。

死了!

僅僅隻是一個千分之一眨眼的刹那,皇城之中,便是有不少老怪物死掉了。

“這怎麼可能?”

有部分僥倖活下來的人,全都一片恐懼,瑟瑟發抖。

“老夫打瞌睡的這麼些年,你們一個個都蹦噠得很啊!”

一道冇有任何情緒的聲音,迴盪開來。

這些老怪物嚇得臉色都白了。

他們知道,這是古聖大丹尊對他們的警告。

誰都不敢妄動,生怕成為下一個死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