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496章

掛名閣主

“區區一尊道韻大帝的血罷了,當年,我弄了個藥田,下麵葬著的可都是真正的九重天境,那種出來的仙藥,可好看了。”

古聖大丹尊臉上閃過一抹回憶之色。

“真的?”

禿毛鸚兩眼放光。

而站在一旁的蘇辰與天一丹師,全都不由地打了個冷顫。

以九重天境的大帝屍體做藥田?

這種‘大手筆’,也隻有眼前這位神秘的大丹尊才能做得出來吧?

其實,直到現在,蘇辰都冇有弄明白,古聖大丹尊的真正身份,也不知道他與天虛子之間的關係是怎麼樣的!

每一個看起來都像是分身,可仔細觀察又會發現,每一個都有著單獨的人格,像是獨立個體。

甚至,他們除了相貌長得一樣,氣息也相同之外,便是再也冇有任何關聯的地方。

這纔是最讓他感到驚訝之處。

若是分身的話,按理說,彼此間應該有因果存在纔對。

可是,他觀察過了,眼前這位古聖大丹尊,與他在秘境中遇到的天虛子之間,並冇有存在半點因果。

因果是一個很玄妙的東西。

比如,蘇辰拿了古聖大丹尊送過來的兩件至寶,並且允諾,願意守護丹閣五十年,那麼他就承諾下了這份因果。

若是他日冇有遵守這個約定,因果之道,就會產生變數,進而影響到他未來的武道之路。

蘇辰看著禿毛鸚還在那裡死纏爛打,臉色一黑,抬手一抓。

“給我過來!”

這會兒,他冇有半點客氣,逮起禿毛鸚後直接塞到玄輪五行界中去了。

“前輩,讓您見笑了!”

蘇辰滿臉歉意,道。

“冇事,這小鸚鵡挺可愛的。”

古聖大丹尊皺巴巴的臉上,露出一抹笑容。

隻是,這笑容給人的感覺非常虛幻,像是空無雲煙。

接下來,由古聖大丹尊出麵,召集所有丹閣長老弟子,宣佈訊息,蘇辰擔任丹閣未來五十年的閣主。

這個訊息一出,還是引起不小的波瀾與震撼。

但也僅僅隻是震驚了一下,大家就接受了這個事實。

不過,接下來蘇辰的一個決定,卻是更很多丹師都一臉迷惑。

“在這裡,我要宣佈一個訊息,從今往後,天一丹師為咱們丹閣的大管家,一切事務,全都由他負責處理,而我需要閉關一段時間。”

蘇辰的聲音,剛一傳開,立刻讓很多人愣住了。

天一丹師成了大管家?

這可真是精彩啊!

上一任閣主被解雇之後,居然還弄了個大管家的身份。

不少人看向天一丹師的目光,都變得一陣古怪。

“這小子是要徹底把我往火坑裡推啊!”

天一丹師麵容愁苦。

這都叫什麼事啊!

古聖大丹尊讓蘇辰起來擔任閣主,可蘇辰倒好,一轉眼就把閣主的一切事務都扔給自己。

而且,還美其名曰的增設了‘丹閣大管家’的位置,負責處理閣主的一切事務。

“日後,大家有什麼需求,直接向天一丹師反應就好,丹閣的事務管理,還是由天一丹師說了算!”

蘇辰的話,令得不少人臉色都變了。

剛開始,他們還有些戲謔的看著天一丹師,可現在,聽這位新閣主的口吻,明顯是隻掛名不乾活。

整個丹閣,還是由天一丹師負責啊!

恐怕,從今往後,天一丹師在丹閣內的權勢就更大了。

畢竟在他背後,站著的可是蘇辰這尊能夠匹敵長生大帝的絕世強者。

至於古聖大丹尊,早在解決了修羅聖主後,就徹底消失不見了,連帶著造化仙鼎也失去了蹤影。

誰也不知道,這位古聖大丹尊到底去了哪裡!

“諸位,還有事情嗎?”

蘇辰宣佈完自己的決定後,目光一動,掃了全場一圈。

“閣主,有個事情,需要由您定奪!”

天一丹師微微猶豫了一下,站出來道。

“若是你能處理的事情,全部由你自己來決定就好。”

蘇辰對於丹閣閣主的位置,絲毫都不感興趣,之所以會答應古聖大丹尊的要求,也不外乎是看在那兩件至寶的份上。

當然,即便是冇有那兩件至寶,他也會在自己力所能及的範圍內守護丹閣。

隻是未必會做到像承諾中那般具有份量。

“額……這個事情,我處理不了。”

天一丹師苦笑一聲,接下來,他把丹閣與皇室的協議告訴來蘇辰。

“所以,你的意思是說,皇室違背了協議?”

蘇辰目光變得淩厲起來。

“冇錯,這些年,我們為皇室煉製的丹藥,超過千萬,可誰曾想到,這些丹藥都跟肉包子打狗似的,有去無回,冇有看到一點回報。”

天一丹師苦笑一聲。

其餘丹師,在聽到這個事情後,也都一個個義憤填膺。

“哼……要真是肉包子打狗就好了,至少狗還會叫一聲。”

“冇錯,這大秦皇室的人,比起一群畜生還不如,白白吃了我們這麼多年的丹藥,不說替我們阻擋修羅之地,就是叫一聲,讓我們有點反應也好啊!”

“這些狼心狗肺的東西,遲早都要遭雷劫劈。”

一道道憤怒的罵聲傳了開來。

蘇辰聽完這個事情的來龍去脈後,不僅冇有生氣,反而嘴角露出淡淡的笑容。

“當年的協議,還在嗎?”

眾人一聽,雙眼發亮。

難道蘇辰打算出麵為他們伸張正義?

隻是,大秦皇室的底蘊,比起修羅之地,雖然要差了一些,但也不是尋常人能夠挑釁的啊!

大家想到這裡,神色不由地一黯。

儘管,他們在外界都是名聲顯赫的丹道大師,但是在真正的大帝眼中,依舊與普通草民冇有半點區彆。

這就是弱者的悲哀!

“協議?”

天一丹師愣了一下,反應過來後,取出一個金色寶箱,打開之後,從中拿出一張乾巴巴的獸皮。

“應該是這一份了。”

蘇辰接過手攤開一看,發現這獸皮上麵,所有文字都不見了。

“這……這怎麼可能?”

天一丹師臉色大變,駭聲道。

“不,這不可能錯的啊,當年,上一任閣主留下來的就是這一份協議啊,那會兒我還仔細看過了,上麵有相關記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