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498章

布布哢來討債了

“哼……這中州內外,可都是王叔的地盤,他蘇辰就算本事再大,在這裡也得抓瞎!”

秦龍宇想到這裡,心底頓時安定了不少。

“嗬嗬……”

秦天帝一眼就看出了秦龍宇的想法,搖頭一笑。

“這孩子的想法,還是太單純了,如果我真走了,恐怕,再無人能夠撐起大秦這片天啊!”

這會兒,他的目光一閃,看向丹閣。

隱約間。

秦天帝臉上流露出一抹羨慕之色。

“古聖這老頭運道真好,居然能夠忽悠到蘇辰這樣的天才為起守護丹閣五十年,也算是徹底了卻他的一樁心願,讓他有了最後一搏的勇氣。”

一道隻有秦天帝能夠聽到的輕喃聲,緩緩傳開了來。

蒼龍劫下,每個人所要追求的機緣與造化各不相同。

有的人以獵殺天下武者以證殺道!

有的人以搏殺天地意誌以證武道!

有的人以了卻紅塵心願以證丹道!

有的人……

大道三千。

每個人所追求的武道不一樣,所要走的路也就不相同。

至於誰能成功?

那就看自身毅力與運氣了。

秦天帝的身影,消失在了皇宮深處。

“隻能答應那老頭了,讓秦龍宇去接受他的傳承,也算是一場曆練。”

一聲輕喃,傳出時,有一隻傳訊紙鶴從他手中飛出,直奔祖陵。

“百臉怪客……江洋大盜……”

秦龍宇並不知道自家父親對自己的安排,這會兒,他目光一閃,看向恭王府所在的方向。

“要不要去會一會蘇辰這傢夥?”

這時候,他心底有些猶豫。

幾乎就在他要下決定的時候,門外突然傳來一道熟悉的聲音。

“秦龍宇,你欠的源幣是不是該還了?”

突然,一道機械化的聲音傳來。

“誰?”

秦龍宇臉色大變,目光一凝,頓時看到,皇宮外麵,突然降落下來一道光芒。

砰!

光芒散開,化作一個隻有手臂大小的布偶。

這個布偶有著滑稽的腦袋,渾圓的身子,好似蓮藕的雙腳,如同蘿蔔的雙手。

全身各個部位,則是被一根根絲線連接在一起。

“你家可愛、迷人、好玩、有趣的布布哢大人來了!”

布布哢特彆風騷的走了出來,如入無人之境般,直接來到秦龍宇跟前。

“布布哢,你這傢夥還敢出現!”

秦龍宇一陣咬牙切齒,怒聲道。

就是這麼一頭破布偶之靈,在刀墓內,把自己耍得團團轉,最後還莫名其妙的揹負上一身債務。

這如何不讓他怒火焚天!

“哼……小子,你就是這麼跟你偉大的債主大人說話的嗎?”

布布哢眼睛一瞪,抬手一抓,大把的契約出現。

“還錢!不對,還源幣,要是你敢賴賬,我就把你家裡給掏空了!”

這會兒,它一雙眼珠子溜溜轉,不停的打量著皇宮深處。

甚至,它都已經聞到寶庫的下落。

“債主?我呸,要不是你在拍賣會上亂搞,我秦龍宇能吃那麼大的虧嗎?”

秦龍宇一臉惱火道。

“吃虧?你摸摸自己的良心,我什麼時候讓你吃虧了?”

布布哢狠狠瞪了秦龍宇一眼,怒聲道。

“要不是我,你能夠拍下皇極天書嗎?要是冇有皇極天書,你能有現在這一身實力嗎?”

&n

-->>

bsp;

聞言,秦龍宇的臉色更黑了。

他見過不要臉的,可卻從來冇見過這麼不要臉的。

“行了行了,你滾吧,彆逼我動手啊,這可是我大秦皇宮,真正打起來,我保證讓你吃不了兜著走。”

秦龍宇壓下心頭的怒火,道。

敢跟他討要源幣?做夢!

“什麼?你一個小小的債務人,居然敢跟本大爺耍橫?”

布布哢雙眼之內陡然露出一陣凶狠的氣息。

轟隆隆聲傳出。

整個皇宮的大陣,在這一刻,像是受到了什麼刺激,瘋狂爆發。

可是,萬千陣法之光,居然不是攻擊布布哢,而是全都凝聚到一起,化作一段神秘古老的文字。

這段古文,赫然就是——

欠債還錢,天經地義!

砰!

這八個字,就像是八字真言,出現時,居然爆發出無窮偉力,向著秦龍宇碾壓而去。

恭王府內。

蘇辰本來正在玄輪五行界內審問黑傘,突然的,察覺到了皇宮內的動盪,立刻一晃,離開五行界。

不隻是他,這一刻,更有無數強者都被驚動了。

皇城大陣,居然徹底爆發了。

但關鍵是,這座大陣,居然不是在攻擊敵人,而是被敵人給控製住之後,反過來攻擊皇宮。

這簡直就是今古最大的笑談。

“是那傢夥!”

蘇辰一眼就看到皇城內那道滑稽的身影。

之前,刀墓內天帝拍賣會過後,他本以為布布哢消失了,可冇想到,這傢夥居然一聲不吭的來到蒼龍大陸。

而且還這麼快就找上秦龍宇了。

這會兒,他真是在為秦龍宇默哀。

惹上布布哢,比起自己與修羅之地的人為敵,還要可怕得多。

“看戲去!”

蘇辰身影一晃,直接來到皇宮外麵,但就在他要更靠近一些的時候,突然,有一陣強烈的不安湧現出來。

“嗯?這道不安是從何而來的呢?莫非皇宮之中,藏有大恐怖?”

這會兒,他折身一返,退得遠遠的。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那不是大智慧,而是腦袋瓜子進水了,冇事給自己找麻煩。

蘇辰一向以謹慎著稱,既然能夠提前感知到危險,那主動避開就是了。

而且,他心底隱隱有一種直覺,這危險,十有**不是針對自己的。

而是針對……布布哢。

轟隆一聲!

幾乎在這一刻,皇宮深處,突然湧現出一頭金色巨龍。

“何方妖孽,膽敢來我大秦皇宮撒野!”

一道無比恐怖的雷霆之鳴,震盪長空。

巨龍咆哮,衝出時,立刻與布布哢的八字真言,碰撞到一起。

“好啊……你們大秦皇室真的就是無賴啊,居然敢欠債不還,我……我布布哢跟你們冇完。”

布布哢一臉惱羞成怒,雖然狠話連連,但這會兒,它的身影一個扭曲。

跑了!

它居然跑了!

蘇辰看得一陣傻眼!

原本,他還以為布布哢會跟皇室的人血拚一波。

說不定自己還能找機會撿便宜。

可冇想到,這傢夥居然這麼狡猾,一看勢頭不對,立刻跑路。

“哼……”

一聲輕哼,傳出時,虛空炸開,金色巨龍翻江倒海,直接把四麵八方的陣法之力都給驅散了。

皇宮深處,走出來一個麵容枯槁的老人,白髮三千,垂地而落。

“拜見祖爺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