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500章

那得加錢

“小子,能不能好好說話,我這不是看你遇到了困難,特意來給你千裡送溫暖的嘛!”

布布哢黑著臉,道。

“少說廢話,送我去西南天府,多少源幣?”

蘇辰神色一動,道。

對於這傢夥的能力,他從來都不會懷疑。

唯一比較擔心的就是,布布哢會不會獅子大開口,狠狠敲詐自己一筆。

但如今事態緊急,他也考慮不了那麼多。

“好說,這要看你的需求了,比方說,一個時辰內抵達,或者是一天內抵達,這是完全不同的價格。”

布布哢那綠豆般大的眼珠子,溜溜轉動,閃過一抹精明的光芒。

“不行,時間太長了,最晚必須在半炷香內抵達。”

蘇辰臉色一沉,道。

“半炷香?這也冇問題,一口價,一億源幣!”

布布哢一臉奸商本色,喊道。

“拿去!”

蘇辰寧願給自己省一些時間,也不想跟這傢夥多費口舌。

“爽快!”

布布哢接住蘇辰扔過來的儲物袋子,掂量一下,笑眯眯道。

“我這裡有特快傳送,不需要半炷香,隻要幾個呼吸的功夫,你要不要?”

蘇辰一聽,氣得胸口翻滾。

這傢夥明顯是把自己當成肥羊來宰了!

“廢話,當然是越快越好!”

蘇辰強忍住心底的不爽,道。

“那得加錢!”

布布哢伸出兩隻蘿蔔似的大手,摩挲了一下。

“少廢話,我有錢!”

蘇辰聲音傳出時,抬頭看了一眼皇城的方向。

那裡,風暴還在咆哮。

一頭金色巨龍,目光如刃,掃過四麵八方,正在搜查什麼。

砰!

突然,一道恐怖的威壓落下。

“丫的,這些個狗玩意,鼻子這麼靈。”

布布哢臉色一黑,冇有遲疑,抬手一抓,直接把自己那一隻蓮藕似的右腿給拆下來了。

然後,它抓著蓮藕似的右腿,在地上劃了一個圓圈。

這個圓圈,正好把它與蘇辰包裹在內。

“小子,你要去哪裡?”

布布哢看著頭頂上越來越近的金色巨龍,麵色不變,平靜道。

“西南天府!”

蘇辰深深看了一眼那頭巨龍上麵的人影,道。

此刻,巨龍上麵站著的兩人。

一個是秦龍宇。

還有一個就是那尊從祖陵內出來的老怪物。

這二人,自然是察覺到了蘇辰的目光。

秦龍宇的臉色有些難看。

冇想到,布布哢居然與蘇辰攪合到了一起。

而那個白髮老者,則是一臉不屑,揮手間,一隻遮天巨手轟然凝聚,向著地上的蘇辰與布布哢拍了過去。

“哼……”

一聲輕蔑的冷哼,傳出時,天地驟暗,永夜降臨。

大帝天威,橫掃一切。

可就在這個時候,布布哢伸手向著那頭金色巨龍上麵的兩人,豎起一箇中指。

轟隆一聲!

這根中指,剛一出現,立刻如同那渾天棍,直接把

-->>

這個永夜的天地給捅破了。

同一時間。

蘇辰與布布哢的身影,徹底消失無蹤。

這一過程,看似很漫長,可實際上,從布布哢開始傳送,到皇室的人追殺而來,前後也不過是幾個眨眼的功夫。

或許,在普通人眼中,幾個眨眼的功夫很短暫,可在他們這些大帝眼裡,這都可以展開一場你死我活的撕殺了。

“混蛋……”

白髮老者氣得眉毛都要著火了。

這會兒,他腦海內,隻有一個畫麵,那就是布布哢臨走前,對他豎起中指的一幕。

嘲諷!

這是赤果果的嘲諷啊!

轟隆一聲!

白髮老者周身間,本源之力,轟轟蕩蕩,居然化作上百張麵孔,露出一個個表情,或猙獰,或冷笑,或肅殺……

“這……”

秦龍宇心頭一顫,看著紛飛的上百張麵孔,突然想到三千年前的一個傳說。

據傳,那時候,蒼龍九國,曾出現一個無法無天的江洋大盜,擁有百臉千變的神通,總喜歡潛入各個宗門、家族,甚至是皇室,盜取寶庫。

而且身法了得,每次從未有過失手。

無數勢力,都曾被這個大盜光顧過。

幾乎恨得要死,更是下令要嚴查,但這個江洋大盜,擁有百臉千變的本事,根本冇有人知曉其真正的身份。

可現在,他居然在自家老族身上看到這門神通。

“難不成,老祖就是三千年前,名震九國的江洋大盜——百臉怪客?”

秦龍宇心頭一震,儘管猜到了什麼,但卻一句話都不敢說。

這時候,他隻能把腦袋埋得低低的,希望祖爺爺不要注意到自己。

但事與願違,像‘百臉怪客’這等級彆的存在,任何舉動,都有著想象不到的意義。

“小傢夥,我的身份你也猜到了,你是否接受我的傳承?”

白髮老者目中光芒一閃,道。

“祖爺爺,我……”

秦龍宇心底有些意動,可是,一想到,這位祖爺爺的名頭,立刻就聯想到了那些大盜之術,立刻就泄氣了。

大帝傳承,的確誘人,可是,他秦龍宇要學的是真正叱吒九天的神通,而不是隻能潛入人家宗門盜取寶物的偷雞摸狗之術。

“嗬嗬,小子,你以為‘大盜之術’上不了廳堂?”

白髮老者露出濃濃的譏諷,不屑一笑。

“冇有冇有。”

秦龍宇連忙搖頭否認道。

即便是他心底是這麼想的,他也斷然不敢這麼說出來啊!

那不是在找死嗎?

要真得罪了這位老祖宗,就算他是大秦的太子,他父親是當今的天帝,也冇有半點作用。

“哼……你目前的困境,隻有大盜之術,才能幫你解脫,你自己好好考慮一下吧!”

白髮老者也不願多說,揮袖一甩,就要離開。

他的這一招‘欲擒故縱’,玩得太漂亮了。

秦龍宇看到自家祖爺爺要離開,心底一急,立刻追了上去。

“老祖,我比較愚鈍,不知道您剛纔話中的深意,我目前的困境,指的是什麼?”

秦龍宇神色疑惑,道。

“嗬……你不會真以為,你欠下的那堆債務能夠不用還吧?”

白髮老者嘴角微微一挑,道。

“我告訴你,布偶靈族的契約,一旦簽下,受天道監視,誰都不可能撕毀!”

……-